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降B大调第27钢琴协奏曲》
    元霄没找到遥控器, 直接把电源拔掉, 投影屏便立刻黑掉, 不堪入耳的声音也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空气寂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静默几秒, 阿尔忽然大步迈出去,他腿长,步子大, 三两步就走出卧室。元霄心里一跳,赶紧追上去:“……崽崽!”

    阿尔的背影稍作停顿,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 他头也没有回,从楼梯下去。

    元霄站在楼梯上, 就看见他把手伸进沙发缝隙, 掏出一把散发着冰冷光泽的枪来——

    看清楚那东西是什么,元霄是真的吓傻了, 刹那间甚至不会呼吸了, 危机意识冒出来, 以最快速度冲过去,而阿尔已经娴熟地把枪上膛,黑黝黝的枪口抵着紧绷的下颚,他双目垂下, 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元霄扑过去, 抓住他的手, 但不敢用力, 生怕因为自己的错而擦枪走火。

    “你听我说……”元霄汗都冒了出来,从没这么心慌过,他既害怕又心痛,他当然不会认为这是玩具,那黑黝黝的玩意儿看起来有种摄人的危险性,元霄看过电影,知道这东西只要轻轻一扣扳机,大脑瞬间开花。

    白问霖怎么会持有这种东西?还藏在沙发里,元霄根本没时间细想这些。

    “崽崽,你听哥哥说,这个不好玩,把这个放下好不好……”元霄抬头望着阿尔,语气小心翼翼,“我们把这个放下,我们出去玩,给你买玩具,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把它放下,放下来……”紧绷着神经,元霄盯着他的眼睛,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可阿尔似乎很难放松,他下颌完全绷紧,牙关紧紧咬着,喉结滚动,整个人都在发抖。

    而且他的力气力气很大,元霄很小心地试着把他的枪分开,但是很难,又怕吓到他,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声音轻轻地安慰他:“没事了,不要怕,没事了,我想听你弹钢琴,弹莫扎特好不好?我们把这个放下,弹钢琴……”

    听见“钢琴”两个字,阿尔似乎松动了一下,元霄牢牢地注视着他,一看他有缓解,便再接再厉:“我们一起弹钢琴好不好?”说着,他一点一点地,把阿尔的手指扳开。

    枪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让元霄腿瞬间软掉的“铛”。

    此时,他浑身冒的冷汗多得像洗了个澡,一脚把枪踢得远远的,元霄一把将阿尔抱住,大口地喘着劫后余生的粗气。

    阿尔就像个孩子那样,把头垂在元霄的肩膀上,他太高了,深深地躬着身子,像一只熊在拥抱他的爱人,又仿佛是缩小了,像站在手掌心那么小,把自己埋进元霄的心脏里。

    元霄吐出一口气,仰着头对着他的耳畔说:“弹钢琴吗?”

    “钢琴。”阿尔沙哑的声音说,“Mozart。”

    元霄又一次听见他说话,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得把人安抚下来再说。

    “对,Mozart。”

    对于在黑暗中行走的人,莫扎特是永恒的光。

    降E大调,A-B-A三段式,元霄没有去干扰他,迅速发了个短信出去。当阿尔坐在钢琴前,他是宁静的、庄重的,演奏是平和的、克制的,像油在流,是古典主义的理想典范。

    他演奏的这一首《降B大调第27号钢琴协奏曲》,是莫扎特生命最后一年所作的最后一首钢协,但从中却丝毫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暮色。阿尔的手指灵巧地放在钢琴上,低垂着眉眼,在第二乐章时,侧头去看元霄。

    元霄看见他对自己笑,如同他的琴声一样干净纯粹又甜美的笑容,连心脏都要融化掉般,却没由来地涌上一种酸楚,元霄深呼吸一口气,忍住没有哭,也对他笑。

    第三乐章时,门铃响了,元霄犹豫了下。

    他知道来的是白问霖的医生,元霄刚才通知了霍克医生,他觉得阿尔现在的状况,是他不能独自处理的,要他打一针镇定剂才行,不然随时会出事。虽然白问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可他的精神状况,显然比阿尔要好一些。

    门铃响了两声后,就停了,元霄站了一会儿,瞥了一眼被他踢到厨房那边的枪,思索着阿尔跑过去捡起那把枪的可能性非常小,他跑不了那么快的。

    元霄转身去开门,同时不住地回头看阿尔。

    打开门,第三乐章在元霄身后唱响终止符,接着便是沉闷一声巨响,那响声震撼人心,迸发出鲜艳的血花。

    音符仿佛还飘在空气中。

    时间仿佛静止,元霄回过头去,感觉浑身冰凉不能动,心脏抽疼,失去力气,他跪在地上,悲恸地将整张脸埋在手心里,泪流满面。

    霍克医生冲上去,对他大吼:“叫救护车!”

    元霄发着抖,只能重复着他下的命令,他告诉自己不能慌乱,要冷静,不能慌乱,可眼泪就是停不下来,心脏疼,胃疼,太阳穴仿佛锥刺一般,心口钝钝的,仿佛压着千斤巨石。

    霍克医生飞快快速地对阿尔进行了急救。

    五个小时后,一架直升机停在医院顶楼,几个医生神情严肃地走下来,疾步进入手术室,这时,手术已经进行了一半,子弹还没取出来,病人随时会没命。

    中途,几个从东京参加完国际医疗会议的专家换了上去。

    元霄就坐在手术室外,胳膊肘撑着膝盖,深深垂着头,就那么蜷缩着,神情茫然无措,极度自责。

    菲利普告诉他,白问霖的父亲、老罗伊斯几个小时后就会到,来把白问霖接走——无论他是死是活。

    又过了六个小时,手术室门开了,元霄立刻站起,因为坐太久,站起时差点站不住晕倒。

    医生说:“子弹成功取出,还没脱离危险。”

    白问霖被推着进了重症监护室,元霄跟着进去,病床上的问霖戴着呼吸机,眼睛深深地闭着,睫毛垂着一动不动,异常地脆弱,元霄想碰他的手,又不敢。

    呆呆地看着他,过了十五分钟,元霄被请了出去。

    在手术室外等了许久,滴水未进,什么也没吃,这下——元霄看起来也像个生命垂危的病人。

    没多久,老罗伊斯来了。元霄之前在网上查过他,见过照片,知道老罗伊斯是个英俊非凡的绅士,常给人一种笑面虎的感觉,那眉眼和白问霖很相似,都是蓝眼睛,从照片上,丝毫看不出他已经六十岁了。

    亲眼所见,更是如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