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你学了几年阵法?
    血海长廊之后,金色大门已经洞开,乘黄消失于门内。

    秦弈深深吸了口气,运起清心诀,冷静思绪。

    这次的任务他和流苏是有共识的,就是怪。乘黄明显是对所谓豺相和“虢国”有所谋算,但这表面看来却仿佛什么都没准备似的,只是让自己守阵别让人进去打扰,就这样大咧咧地开始进去修行了。

    跟个傻白甜似的。

    哪有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

    但是想来想去乘黄也没有害他的必要,还同时害夜翎真要害他们又何必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对她又有什么意义

    完全想不明白。

    他不敢大意,甚至连走到门口看看山下状况都不敢,直接开启了阵法,一刻也不敢离开阵心,静待变故。

    这个阵法的强度,其实是出乎意料的低。

    原本秦弈认为这种守护圣地的阵法应该是当年那些领袖布置,会是超级强大、强到元婴化神的程度才对,可流苏的判定是

    “威力也就跟凝丹圆满差不多,但很均衡,等于每一处攻击威力都是凝丹圆满全力一击,还可以多种攻击同时进行,还叠加了很多特殊能力所以其实是相当于有很多个凝丹圆满的强者在这里守护,低于这个实力的是肯定入阵即死,只有同级强者敢借助各种宝物来闯一闯。”

    “其实也还算可以了”按这个强度判断,之前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阵法的,是此地被白国占据之后,白国妖怪们布下的阵,那种时候妖怪早都已经沦落到没圣地可进的状况了,自然也强不到哪里去。

    没圣地可用的情况下,又是被憋在谷底、连出去历练的机会都不多,资源也相对贫瘠,想单靠自己突破关卡的天才恐怕很难出现,所以凝丹圆满应该是三国的国王基准线,大家都突破不了,维持着平衡。

    会来闯阵的,只可能是对方的国王亲至

    阵法这种东西,从来不会是彻底的死阵,都会留“一线生机”,给人破阵的机会。这既是吻合“天道”本身的概念,也是避免自己坑死自己。

    本来很正常,可一旦有内奸泄露了破阵解法,就有可能让阵法形同虚设。

    这就是秦弈守阵的意义所在,一个懂阵的人在操纵阵法变化,能让预知的各种破阵方式很难临场对应得上。

    夜翎有些无聊坐不住,正想出去看看,就被秦弈拉了回来“大阵已开,你想作死么等会若是有敌人出现,你每一个行动方向都听我传音,切不可踏错分毫。”

    话音未落,山下就传来地动山摇的震颤感,紧接着就是山下的守卫惨叫声,伴随着暴虐的狂笑。

    “来了。”秦弈握紧了狼牙棒。

    来人似乎也是带了部下的,山下依旧在厮杀,而来人已经直闯上来。不过顷刻,大殿门外的守卫便惨叫着被击飞而入,然后落入阵中,迅速触动阵法,火焰轰然而起,数名守卫同时被烧成了灰烬。

    夜翎有些不忍地看着阵中的焦尸这是自己人啊

    秦弈面容平静,看着出现在洞口的身影。

    不是一个,是两个。

    两个都是人形,一个彪形大汉,面目狰狞,双手却呈虎爪之形;一个瘦弱得仿佛风刮就倒的瘦子,只有一只眼睛,背上有四只翅膀。

    虢王与嚣王。

    这是虢国与嚣国联手而来

    可以理解,鲲鹏紫府这样的圣地,两国都不会愿意白国独享。之前凑不齐令牌空有圣地不能进也就算了,这回乘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