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零章 蠢(三更)
    书院街的宅子里,沈彤听阿治讲得口沫横飞,她看一眼正在做鞋子的芳菲,问道“这是给谁做的”

    搬过来后,许安请了一位姓袁的大婶料理家务,芳菲跟着袁婶学会了做鞋子,已经给沈彤和许安各做了一双。

    “这是给双喜哥哥做的,昨天双喜哥哥给我买糖吃了。”芳菲美滋滋地说道。

    沈彤失笑,对她说道“做一会儿就到院子里踢踢键子,别伤了眼睛。”

    阿治在一旁阴阳怪气地问道“芳菲,我也给你买了山楂糕了,为何你不给我做啊双喜哥买糖你就给做,我买的山楂糕你也挺爱吃的。”

    “双喜哥是大人了,你是小孩,小孩要让着大人,孔融让梨你不懂吗”芳菲冲着阿治皱起鼻子,像只要打架的小花猫。

    “我是小孩你居然说我是小孩芳菲,你跟谁学的啊,你到西安以后就学坏了,没大没小的。”阿治气急败坏,他十八了好不好。

    “我才没有学坏,是跟小姐学的啊,小姐说你还是个孩子的。”芳菲理直气壮,根本没有看到自家小姐已经黑了脸。

    阿治的嘴角抽了抽,有点委屈,又有点难过,他十八了,却被两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背地里叫小孩

    在一旁喝茶的许安岔开了话题,他看向沈彤“沈姑娘,依你看太皇太后这件事会不会是西安这位做的”

    西安这位,当然是指秦王周桓。

    沈彤听到这件事后,她的第一个念头也是想到了秦王。

    可是就在刚才,芳菲说起“小孩”这两个字时,她想起了另一个小孩。

    萧韧。

    自从来到西安,她就没有见过萧韧,这些日子秦王府里有丧事,萧韧应该很忙,忙到忘了他们几个人。

    当日在京城,她曾经对萧韧说起过,她不相信萧韧去杨家会是秦王的命令。

    当时萧韧没有回答,但是沈彤可以肯定,她猜对了。

    四个月前,秦王世子薨逝,世人都知道,秦王世子留在京城是做人质,他死了,秦王就没有了顾忌。

    可是沈彤记得很清楚,前世的这个时候,秦王还没有反,他是几年之后才反的,至于是出于什么原因,沈彤就不知道了。

    秦王是在长子死后几年才起兵造反。

    明明这会是一个能令世人同情的理由,可是秦王却没有利用,反而是在长子薨逝几年后才起兵,这就说明,以他现在的实力起兵,并没有胜算。

    秦王是个谨慎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既然不会派出萧韧到护国公府捣乱,更不会在当下这个风口浪尖上,去砸烂一口大锅,令太皇太后被人垢病。

    如果这件事情是秦王的手笔,那么无疑是败笔,是一招烂棋。

    一个能够忍辱负重十几年以图霸业的人,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

    “不会是秦王,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应该在京城。”沈彤说道。

    “在京城京城里谁能有这么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