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40 我喜欢你
    chapter 40

    郝安脚下一软。

    年段长越听越觉得荒唐, 没想到印象中乖巧的郝安竟然会做这种事, 他怒道:“郝安, 高博,还有甘念你们,你们都给我下来办公室一趟!”

    办公室里。

    年段长和郝蓓蓓看了一遍高博手机里的聊天记录,气得摇摇头:“你们成何体统!”

    郝蓓蓓看向郝安, 脸色也冷了几分:“这个网上的甘念到底是谁?”

    郝安此刻还死鸭子嘴硬:“老师, 真的不是我,左雪是胡说八道, 这就是甘念和高博合起伙来栽赃陷害!”

    甘念:“老师,我可以发誓,这个人确实不是我。我的手机周一和周五都放在家里,您可以现在打电话给我妈妈,她会替我作证。”

    高博开口:“老师,我有个办法。虽然那个网友把我给删了,但是我可以重新申请加好友。你们可以看看郝安的QQ是否有显示。”

    “郝安,你既然想证明你自己,就拿出手机咯。”

    郝安心里咯噔一下,但是众目睽睽之下, 她不拿代表心虚, 她只好掏出手机,打开QQ聊天界面。

    高博把好友申请发了过去。甘念眼疾手快拿过郝安的手机, 找到她的关联号, 点了进去。

    新朋友那里一个红红的数字1, 已经证明了一切。

    郝安千算万算,忘记考虑到还有关联号一说的事,她平时大号小号切换,需要关联。

    点开好友验证,还可以找到之前的漫游记录,铁证如山。

    班主任和年段长的脸色乌青,一时间办公室陷入可怕的沉默。

    紧接着发出的,就是郝安的一阵啜泣声,她早已红了眼眶,哽咽开口:“老师,对不起,我不该做这样的事……”

    这话相比于一分钟前她声嘶力竭的反驳形成鲜明对比,成了最可笑的笑话。郝蓓蓓和年段长都是知道郝安的为人,他们眼中乖巧好学的她,竟然会做这样的事,令人感到寒心。

    年段长斥责道:“不好好学习,整天就知道搞些矛盾。郝安,老师没想到你竟然会做这样的事去陷害其他同学,你也高二了,你以为还是小孩子吗?!”

    “老师,是我一时糊涂,就想着开个玩笑……”

    “开玩笑?!你拿其他同学的名字开这种玩笑?这就是个恶作剧!还有高博,你今天在楼上闹得是哪一出?!”

    甘念替高博圆场:“老师,这件事高博也是受害者。他之前来找我,我还误会他了。”

    高博低头道歉:“老师,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

    班主任对年段长说:“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年段长点点头,先离开了。班主任就让甘念和高博、左雪先回班级。自己单独和郝安谈一谈。

    他们都走后,班主任抽了几张纸放到郝安手里,“先擦擦眼泪,别哭了。”

    她问:“能告诉老师,为什么要针对甘念吗?”

    郝安咬唇,始终不敢说出自己是因为许怀深的缘故,她也知道如果告诉班主任许怀深和甘念之间的关系,班主任不会信,搞不好还会更讨厌她。

    班主任叹了声气:“其实女生之间有些矛盾是正常的,但是你做的这种事未免显得你心太过阴暗了。你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如果把心思都放在这些勾心斗角上,你将来会后悔的。”

    “我知道了老师……”

    “我不希望再听到这种事了,还有下一次,我就请你的家长来。”

    甘念回到班级,就看到许怀深在门口等她。

    她快步走过去,他比她先开口:“事情解决了吗?”

    “嗯,被骂的可惨了呢。”甘念无奈笑笑。

    “都是她咎由自取。”

    “对啊。不说了我好饿,我们先去吃饭吧。”

    第二天早晨,阳光静静洒在一中的土地上。

    临近早读课,郝安才来到班上。她一坐下来,旁边几个女生看到她,立刻缄了口,往旁边又挪了一个位置,和她保持距离。

    郝安用余光瞥见,曾经这些一来就热络地和她打招呼的朋友,经过昨天的事,都开始和她疏远,似乎还在背后悄悄议论她。

    “你说郝安怎么那么恶心啊?没想到她骨子里那么骚,还会勾引高博了。”

    “对啊,她还骂甘念怎样呢,我看最恶心的就是她了。”

    “以后离她远点,省得她在背后算计你,说不定还惦记你男票呢。”

    郝安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过了一会儿就再也容忍不下:“你们说够了没有?!”

    她朝他们吼过去。

    其中一个朋友看着她,冷笑两声:“我们聊天关你什么事?神经病。”

    “你……”

    女生们结伴起身离开。

    郝安拽紧手里的书包带,瞪着她们的眼睛又发红了。从昨晚放学后开始,似乎所有的人都开始孤立她,厌烦她。

    过了一会儿,她也去装水,去到装水房,就看到甘念从洗手间走出来。

    甘念朝她勾唇一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她走到郝安身边,脑袋一歪,嘴里感叹道:“某些人,就喜欢做些拙劣的手段,本以为能瞒天过海,其实就是个跳梁小丑。”

    “甘念——”

    “别叫我,我可不敢再跟你有任何的瓜葛。”

    “给你一个警告。这就是你惹我的下场,还有下一次,会比这个更惨哦。”

    甘念故意没有把这件事直接报告给班主任,猜测学校会顾及郝安是个女孩,面皮薄,私下警告过后就息事宁人。于是她和高博一起,在众人面前上演了这场剧,使更多的人知道事情真相。

    经过这件事,平时许多看不惯郝安的人变得明目张胆起来。其实郝安绿茶的性格已经惹得很多女生讨厌了,索性现在都撕破脸皮。

    甘念转身离开,走回班级,许怀深此时已经来了。

    她坐到位子上,趴在他桌上小声撒娇:“许怀深,马上就半期考了,考完有没有打算去哪里放松一下呀?”她又补充了一句:“是约会哦?”

    他顿了顿神色,眉毛一挑,“想去哪里?”

    “我知道市中心开了一家猫咪咖啡馆,我们可以去那里撸猫,然后喝喝下午茶,你觉得呢?”

    许怀点点头,用笔尖指指她的桌子,声音含笑:“先把考试考完了再说。”

    甘念蹭蹭鼻尖嘿嘿一笑,“行~”

    几周之后,就迎来了半期考。对于这次半期考,甘念准备得自认为很充分,可是最后一科理综考完走出考场,她面带愁容,脑袋垂得低低的。

    “甘念——”

    一个低沉的男声把她从低压状态中拉了出来,她抬头一看,“诶,许怀深你怎么来了?”

    许怀深倚在栏杆边,蓝白色校服干净整齐,双手插兜,从她出班门开始就看到了她。

    他随口解释:“出来的比较快,就下来找你了。”他的考场在楼上。

    甘念朝他委屈巴巴眨了下眼睛:“我感觉这次我要考砸了。”

    “怎么了?”两人边说边往班级走。

    “选择题做的太慢,后面的题目就做的很赶,好多我都不确定,哎一首《凉凉》送给可怜的小甘念。”

    许怀深笑了,“没事,等成绩出来了再说。说不定其他科考得好。”

    甘念点点头,也只能这么自我安慰了,“我准备回宿舍收拾一下,等会儿就回家。”

    “……嗯。”许怀深心里有些不舍,但也没说出口。

    看出他表情的失落了,甘念得意地说:“怎么,某人这是舍不得我了?”

    许怀深把目光移向别处,惹得甘念笑得更嘚瑟,“舍不得就舍不得,别不敢承认。放心,明天我要能出来,你就约你。”

    第二天早晨,许怀深早醒,坐起身来靠在床头发了一会儿呆。糯米被他吵醒,就爬到他胸前,嘴里呜呜叫着在撒娇。

    许怀深揉了揉它的脑袋,把它举起来逗它玩了好一会儿。

    “嗡——”

    床头的手机发出振动。

    许怀深拿起,看到甘念的名字显在上面。

    他接起,“喂,这么早就醒了?”

    那头传来甘念郁郁寡欢的声音:“许怀深,我吵醒你睡觉了吗?”

    “没,怎么了?”他听出她声音的不对劲。

    甘念此刻在被窝里,她翻了个身,闷声开口:“我昨晚作死去对了理综的答案,发现我考的特别差,物理估计要不及格了,化学和生物靠得也不好,你说我是不是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啊?”甘念昨晚知道室友都对了答案,向来考完试不对答案的她,心里越来越觉得不靠谱,就忍不住对了一下。

    不对还好,对完心里更难受了。

    “怎么这么想?这只是一次考试而已,这次理综确实比较难,很多都是新题型。下周见面我给你讲一遍?”

    甘念感动,但还是为自己的不争气感到心痛:“谢谢你,是我自己太笨了,唉。”

    许怀深从小到大,身边有很多人都在他面前抱怨过自己的成绩,同时羡慕他的成绩,他都无动于衷,因为他觉得学习是自己的事,他安慰几句能让别人多考几分吗?可是听到甘念如此难过,他也心疼,仿佛自己考砸了一般。

    安慰了她好一会儿,许怀深想起一事:“你上次不是说半期考后要去猫咪咖啡馆吗?”

    “啊?你还记得呀。”

    “嗯,一起去?我也想出去放松一下。”

    甘念考虑了下,答应了。心情不好,干脆别闷在家出去玩玩好了。

    因为半期考刚考完,甘念和甘青说要出去和同学玩,甘青也没拦阻。

    于是下午两点,两人约在了市中心的一家猫咪咖啡馆门口。

    因为路上堵车,甘念迟到了十分钟,到的时候许怀深已经在了。

    他一身白色T恤,外面穿着蓝黑格子的衬衫外套,黑色的九分裤,更显身型修长。

    甘念特地溜到他身后,从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嘿~”

    许怀深转头就看到她语笑嫣然的模样,他唇角轻勾,“走吧,进去。”

    “嗯。”

    两人走进店里,发现里面装修的很温馨,墙壁刷成纯白色,地板是木质的,灯光是暖白色的,各种品种的猫咪有的在猫爬架上,有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里简直就是猫奴的天堂啊。

    甘念眼睛都放光了,拉着许怀深的袖子激动道:“哇哇你看那只橘猫,好可爱啊好肥啊……”

    许怀深揉了揉她的脑袋:“先点喝的,嗯?”

    “对对对。”

    甘念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许怀深就让她先去洗手,剩下的他点。

    甘念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用消毒水洗了手,又带上鞋套,走进猫咪活动的区域。甘念找了个猫多的地方坐下。

    有只白色的小奶猫就特别黏人,看到她,就开始蹭了上去。甘念弯下腰去摸她,那一刻心就融化了。

    什么半期考什么理综啊,在撸猫的这一刻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许怀深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甘念就说:“你看这只,萌爆了!”

    许怀深摸了摸小奶猫毛茸茸的身子,眼底笑意更甚。

    他看着甘念逗弄着小猫时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午后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