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备胎对象
    距离延庆国与丰安国之间的边境已远,在两国之间有一条宽阔的官路, 那一向是运送物资时, 让易碎的物品不至于因为颠簸而破碎。是两国之间连接的纽扣, 除非有特殊的通关文书,否则一般是不允许普通人家从此而过。而此时,却有几辆马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官路上, 霸占了整条宽阔的官路, 浩荡的军队围在马车的前后左右,士兵不断地监察着周围, 时刻留意着是否有危险。

    在马车之中,最中央那辆最是华贵,黑漆木塑造着马车的车身,在金色阳光下折射出黑亮的光泽, 如同上好的布料丝滑,让人禁不住想要抚上车身。车轱辘线条圆润, 滚过地面, 几乎没有颠簸,防震极好, 轮子滚过地面如同汉白玉轻轻敲击的声音。四周的车身镶着昂贵华美的丝绸, 车顶之上迎着阳光还反射这一抹亮光,那是镶嵌在车顶的宝石反射的光芒。

    前方骑马带路的将军策马奔到华贵的马车窗旁,恭敬地说“六皇子, 是否要停车休整一下”

    隔着厚厚的帘幔传来男子清越的嗓音, 淡淡的语气道“不必了吧。还有多久到盐京”

    “大约还有两日。”

    “嗯, 那就继续赶路罢。”

    将军恭敬地应是,接着转头高声命令全军继续往盐京前进,不再休息。丰安国的军队立马全部打起精神,没有任何怨言,认真地执行。

    只有奉命出来护送这位邻国的六皇子的盐京军队有些不满,他们一接这六皇子后,就不断地被命令着赶路,期间就只有短暂的几次休息。等到天黑了才能投官路的客栈,天没亮就又要赶路了,他们在盐京都没有这么辛苦,此时自然有怨言。

    领军的黄将军甚至看了一眼那厚厚的帘幔,从边境护送这位六皇子的马车队伍时,他就没见过这人的真正面目,偶尔撩起帘幔的一角,也瞥见那清瘦的手背,然后一群下人士兵围上去,那人影便已经上客栈去了。

    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

    莫非这六皇子长得奇丑无比

    还有这没日没夜的赶路,这六皇子当真这么喜欢盐京,想要早点到达吗

    “黄将军。”刚刚那位问是否要休整的将军瞥了他一眼,含蓄地提醒“我们只管赶路便是。”言下之意是不要过多好奇。

    黄将军呵呵笑了两声,便不再看,但是心里却是对这个连累得他不能休息的丑八怪六皇子十分厌恶,想着到了盐京定要跟兄弟们说说这个六皇子。

    “主子,这个黄将军似乎对你不满,是否”一个声音出现在华贵的马车内。

    “无妨,随他。”声音心不在焉,依然专注着看着马车里挂着的一幅画。

    “是”亲卫出去之时,瞥了一眼马车里的男人,马上收回了视线,生怕被发现后被处罚。

    上次就有一人多看了那副画两眼,六皇子发现后,面上和煦,带着笑容问“好看吗”

    那亲卫不明所以,只说“属下不敢”

    “我问你画里的人好看吗”

    “属下不知道。”

    “那你抬起头再看看。”

    亲卫不敢违抗命令,只得抬头看向挂在马车里的挂画。

    画里画的是一个少年,坐在一火堆旁,微微偏头看来,递出一个水囊,黝黑的眸子映着火光,发丝微乱,脸上有几处尘土,依稀眉目如画,秀美的脸蛋,可惜的是面无表情,毫无半分人物画的灵动。

    亲卫琢磨了片刻,权衡利弊,还是说“此人长得甚美。”

    萧正越带着笑,依然和煦,看向那副画,眼底被点亮,有些小得意,说“这是我画的。”

    亲卫早就听说六皇子擅画,不过这人却怎么被画的没有半点表情。

    看着六皇子的心情甚是不错,亲卫松了口气,萧正越却转过头,依然笑得温煦,却说“可是我不愿意让别人看他,你下去领罚吧。”

    “是。”

    经此一事,亲卫们都知道进入马车里千万不能乱看,尤其这幅被六皇子放在心尖上的画。

    萧正越看着画中之人,入了神,不由喃喃着“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忘了我要是能在盐京见到你就好了”

    李垚和范意致两人当天便赶往盐京,廉将军还为她们挑了三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护送他们。

    这三人在军队中也是一把好手,身形健硕,练武之人,自然手脚功夫不差。

    准备妥当后,便让他们立即启程。

    李垚却看着这三人,说“不行。”

    廉将军不解“为何”以为他是怀疑这几人的武力值,说“这几人皆有一身好本领,定能护你们到盐京。”

    李垚依然坚决“就是好本领不行。”

    其中一个壮汉见李垚高高瘦瘦的身子,甚是没有威胁力,以为他在挑刺,于是说“小兄弟,你要是不相信我的本领大可跟我们来比试比试。”

    李垚没施舍他一眼,直接道“你不行。”

    这句话无疑引爆了这人的自尊心,眼看着李垚不过是个黄毛小子,自己居然还被看不起,一旁的两壮汉看着只觉好笑,其中一人见他气得眼睛瞪得铜铃大,劝着“你生什么气,我们是要保护人的,将军不是让我们跟人置气的。”

    刚去收拾了包裹过来的范意致便看到了这情形,而事件中心人李垚却依然表情冷漠,看也没看生气的那人一眼。而廉将军也一副不解的表情站那。

    范意致心里不禁感叹,这李垚看着乖巧平时也不多话招人喜欢,但是总能瞬间挑起事情来,偏偏他还一副与我何干的表情。

    范意致不禁轻叹一声,感慨这一路去盐京肯定不太平。

    “将军,发生什么事情了”

    “范校尉你来的正好,李垚说这三个人不行,可这三人是我悉心为你挑选的。”廉将军甚是不解。

    “这三人”范意致开始仔细打量这三人,不由皱起眉,接着看向同样不认同的李垚,他已经明白了李垚的意思。

    他不由笑得无奈,看着李垚说“你为何不肯多解释几句”

    李垚瞥他一眼“这些人蠢,说不完的。”

    众人“”

    眼看着又要燃起另一场火,范意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