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未知的五楼空间
    第八十五章:未知的五楼空间

    “去你的!”修理工正在疯狂跪拜的时候被一个男人一脚踹翻在地, 这个男人正是刚才误食人肉的其中一个, 他吐的脸色发青这才刚缓过神来又看见修理工在那里大呼小叫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从旁边冲了过来。

    他双目通红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修理工, 如牛一般喘着粗气,然后在鹿尧尧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抄起旁边的一个瓶子就往修理工的头上砸去。

    瞬间瓶子破裂的声音让在场众人都一个激灵,这时胖子离的最近。他冲过去一把将男人拉开蹲下来去查看修理工的情况。修理工一直看着月亮的方向,即使倒下的时候也保持着那样一个唯一的姿势, 头部歪着双腿蜷起十分虔诚。

    几秒钟后他失去了呼吸。

    胖子探了探修理工的鼻息摇了摇头。

    “不行, 死了。”

    所有人都看着杀了人的男人,他有些愣神, 刚才脸上的那种疯狂逐渐褪去,就连他自己可能都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鹿尧尧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些吃了特质肉的人似乎在逐渐被同化,这个男人刚才脸上露出的表情和修理工先前的一般无二。

    看来以后得跟这些人分开行动了。

    鹿尧尧在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

    “看什么,不过就是一个npc而已,我就杀了怎么样!”感受周围人异样的眼光男人强词夺理般的说完就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

    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鹿尧尧将房间门打开通风,顾锐也坐在房间门口等待着天亮。

    没过多久天亮了。

    鹿尧尧听见了楼下不断传来的脚步声显然那些人在经过一夜的搜查之后开始怀疑起了顶楼。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鹿尧尧站起来背上了她的背包。

    “去哪里?”顾锐问,实际上就算鹿尧尧不说他也打算提出离开了,因为那群人查到顶楼是迟早的事情,不如他们自己主动离开。

    “五楼。”

    鹿尧尧的这话把其他人吓了个够呛, 五楼是什么地方, 那些怪物专门将其锁起来不敢入内里面一定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地图上也专门把五楼标记出来说明其危险性, 鹿尧尧一行如果去五楼颇有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意思。

    他们要找死吗?

    鹿尧尧可并不是想找死, 她对五楼有一个很奇异的想法。

    整栋酒店大楼都是遍布着危险的, 而五楼却被单独封闭了起来,那么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五楼非常危险,危险到那群怪物也不敢入内,另一种就是五楼里面有出去的秘密。

    鹿尧尧在看见那只地狱犬之后更倾向于第二种。

    那只地狱犬是安全的,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没有攻击自己。

    “那我们跟你一起去五楼。”顾锐站起来,胖子也立刻收拾好自己的包站起来。

    胖子自从吃肉事件之后就对其他队伍的几个男人有了心理阴影,看着这些人脸上稍纵即逝的狂热表情他感到一阵胆寒,早就巴不得立马离开了。

    “行,那我们就在此分道扬镳了。”鹿尧尧乘势和那群人说了再见,就在这时一直缩在角落里的另一个男人说话了。

    “我想跟你们一起。”他是唯一一个当时因为钱不够所以没有从鹿尧尧那里购买食物的,也是除了鹿尧尧队伍以外唯一一个没有吃人肉的。

    鹿尧尧看了他一眼道,“随便你。”

    毕竟她也没有权利去阻止一个人跟着他们不是。

    楼下的脚步声越来也大,他们似乎在四楼进行搜寻马上就准备上来了,顾锐先找来了两节短绳,然后他顺着管道下去了,鹿尧尧在上面和陆琪一起将原本五楼和六楼之间连接的梯子缓慢放了下去。

    顾锐用两只腿夹着管道,另外两只手将梯子用绳子暂时固定住,另一头稳稳的搭在左侧五楼的窗台入口。

    “我先过去,然后在那边接你。”

    这是个极危险的行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只要用绳子固定的梯子松动顾锐就很可能掉下去。

    鹿尧尧的心悬着,几秒钟后重重落地。

    顾锐成功的一只脚迈进了五楼窗户内,接着是鹿尧尧,她的腰上栓了一根绳子另一端连接着顾锐,就算她因为抓不稳掉下去了顾锐也能将她拉进五楼。

    一个,两个,顾锐一行挨个进入到五楼走廊中。

    就像两个娃娃说的那样,五楼的装饰确实不同,比起其他楼层要显的诡异许多。

    空荡荡的走廊上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人,紧锁着的安全门外面甚至可以清楚听见那些怪物在五楼门□□谈的声音,他们已经打算去一楼搬梯子进入六楼了。

    鹿尧尧注意到了走廊中的画。

    他们每一个都栩栩如生,仿佛里面的人都是有灵魂的。

    81……

    顾锐看见了话上的数字,那是一个穿着破烂的孩子,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举着一个小小的号码牌,他的背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头顶之上有一个太阳,不远处的人群中站着一个鹰头人。

    又往里面走,鹿尧尧看见了很多数字,每一个数字都对应着一个人,这些人的灵魂被收集在了画中永远受阳光普照一样的微笑。

    忽然鹿尧尧停下了脚步,她的面前还是一幅画,但这幅画很不同。

    画面的背景是一个修道院,院长站在最中间他脸上有很和蔼的笑容,周围有几个孩子围绕着,孩子们旁边有一只毛茸茸通体漆黑的小奶狗。

    而老院长的背后就是这栋现在名为湖中屋酒店的房子。

    这幅画被挂在中间,很大,无比显眼。

    而这幅画最特别的地方在于,画上没有太阳。

    这个特点在别的地方也许算不上什么,但在这栋酒店却是一件无比奇怪的事情,因为那群怪人信奉所谓的阿波罗为神明,为什么唯独这幅画的太阳被藏了起来。

    正当鹿尧尧站在画前思索的时候,众人几乎同时听见了一个异样的声音。

    那是野兽威胁一般的低吼,和鹿尧尧曾经任何一次听见的都不一样。感受到危险的顾锐拉着鹿尧迅速打开一个房间的门藏了进去。五楼的房间都不是封闭的,不需要钥匙就可以打开,这点顾锐早就实验过了。

    这是地狱犬的声音,整个五楼也只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