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chapter 52
    跟许柳见了一面, 没有任何收获。

    许柳拒绝交谈, 跟迟小圆、陆尧面对面, 像哑巴似的,嘴巴都没张过。

    另外一个倒是愿意开口,但也一问三不知,他承认绑架的事, 只说想勒索, 然而许柳杀过人的事,他否认的干干净净。

    迟小圆想施法, 却被陆尧拦住。

    警局里到处都是监控,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他不需要迟小圆为他冒险。

    离开警局时,两人在门口碰上了一名律师,差身而过,陆尧看了他一眼。

    神色冷了下来。

    观察到陆尧神色骤然变冷,迟小圆拉了拉他的袖子,“你认识他”

    “他是陆荣俞的私人律师。”

    陆荣俞的私人律师会来,是不是意味着陆荣俞也参与了当年的事如果是这样

    陆尧脸色阴沉的可怕。

    周航忍不住退了两步,站得更后面一些, 只有迟小圆没反应, 反而牵起陆尧的手,一晃一晃地往前走。

    “接下来要去哪里”他偏头问。

    陆尧说“公司。”

    上车前, 陆尧停下脚步, 转头叮嘱周航, “去查一查许柳有什么重要的人,再重点查一查他跟章芸之间的关系。

    许柳查不到,就从章芸下手,明天中午之前,我要所有资料。”

    周航点头,“是。”

    陆尧带着迟小圆回了公司。

    陆尧要上去总部开会,迟小圆乖巧地待在办公室里,从背包里拿出错题本,朝陆尧挥挥手,“去吧去吧,我等你。”

    周航不在,陆尧找了另外一名秘书照顾迟小圆,听他吩咐,就上了楼。

    下午三点,也就是一个小时前,竞拍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陆氏成功拿下土地开发权。

    与此同时,投标计划书泄漏的事,也传回了公司。

    “今天的会议,主要讨论这次杭城土地开发案投标计划书泄漏一事。”陆尧两手交叉,放在会议桌上,凌厉的眼神扫过在场每个人。

    “你们有什么想法。”

    下坐的都是陆氏的高层管理人员,几名董事也到了场,他们面面相觑,有些愤慨,有些皱眉,还有两个,垂眸心虚。

    他们都是被陆荣胜游说成功,参与了计划的。

    “会不会有误会”其中一名心虚的高管问。

    “不仅走向,优劣势分析,甚至评估预算都一样,误会你误会一个给我瞧瞧”说话的是一个较为年轻的高管,他瞪着刚刚开口的高管,激动地连拍了两下桌子。

    现场吵了起来。

    平时风度翩翩,西装革履的高管们吵起架来,跟三姑六婆不遑多让。

    陆尧并不打断他们,往后靠在转椅上,用审视的眼神观察他们,每个人的表情、动作、肢体语言,他都没有放过。

    被陆荣胜说动的那两个人神色越来越难看,一张脸几乎铁青。

    其中一名王姓董事在心里大骂陆荣胜、陆荣华,只想骂到他们自闭,做合同居然不知道避开相同点

    抹掉额头的冷汗,他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等杭城的人回来,问问具体情况,再来断定”

    “不用等,曾旭阳已经把事情都说清楚了。”时隔半小时,陆尧终于说话了,他轻飘飘地扫了那名董事一眼,食指曲起,敲了敲桌面,“我这里有证据。”

    一句话,如同菜市场一样闹哄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

    每个人都看着陆尧。

    心虚的两人冷汗冒的更加厉害了。

    “陆尧,你怎么不早说。”王董事汗流的可以拧抹布了。

    陆尧仅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将身后的幕布放下,打开投影仪,陆尧将u盘插入电脑,点开视频,将视频投影到大屏幕上。

    “看。”

    这是一段监控视频,地点大家都看得出来青山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而视频里的人,一个是青山集团的总裁,另外一个,是陆氏的一名员工,前一天刚辞职。

    将视频看完,心虚的几人统统松了一口气,幸好陆荣胜、陆荣华还没蠢到自己去透露计划书。

    “陆尧,这人已经辞职了。”一名董事皱眉。

    “嗯。”将所有人的神态变化都收进眼底,陆尧不紧不慢地又调出一份视频,同时从旁边秘书手里,拿来一份文件。

    他点开视频,然后将文件推到会议桌中间,“自己传阅。”

    这次的视频,员工还是不变,改变的是对象换了人,视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明晃晃将陆荣胜拍了下来。

    而大家传阅的那份文件里是银行证明,那名员工账户上多了200万,转账户头,是陆荣华的。

    翻阅完,大家又吵了起来。

    一名董事用拐杖敲了敲地面,“陆尧,可盗用我计划书的,不是青山集团。”

    “你们再看这份。”

    陆尧又拿出一份文件,这次是一份调查结果那家以他们计划书为模板的公司,是陆颜宇的公司。陆颜宇,是陆荣华的儿子。

    事情到这里,已经不用再辩解了。

    陆荣胜、陆荣华不仅被开除了公司职务,连董事的位置,也一并被取消了,从此他们只能拿到股东分红。

    另外,他们还要面对巨额索赔。

    而陆颜宇,陆尧已经让律师起草律师函,准备起诉他。

    他将要面临的,是更可怕的巨额赔偿。

    至于耳根子太软,被说服转立场的高管和董事,一个被陆尧调去了非洲,另外一个,在下一次股东会议上,也被从董事的位置上撸了下来,回家养老。

    至此,陆尧坐稳了陆氏掌门人的位置。

    会议开完没多久,陆尧接到了陆爷爷的电话。

    “孩子,你做得很好。”这是陆爷爷的第一句。

    他的第二句,是一声很轻的感谢,“小尧,爷爷谢谢你。”

    陆荣胜和陆荣华,至少保留了股东的身份,每年能够拿到分红。尽管他们手头的股份不多,但在陆尧带领下,公司收益每年都在翻倍,分到的红利,足够他们奢侈享受的过完下半辈子。

    “这是您期待的。”陆尧说着,又询问了陆爷爷的身体状况,得知现在已经能够每天慢跑十五分钟,笑容终于变得真切了些。

    “对了小尧,你跟青山联系过”陆爷爷已经知道了会议的全部内容,他不解的是青山集团总裁办公室那份视频的由来。

    那里的视频,除非是青山的总裁,席沐本人给的。

    “我跟席沐谈成了合作。”陆尧没有隐瞒,“席沐的本家在纽约,青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