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坚果然能谋大事
    城南乐游圆,一处雅宅,平常里只见下人进出,不见有主人在家,左右之人皆以为此宅乃是哪位外放高官在京城的住所。却是左右邻近的住户,皆是小门小户,高攀不上如此人家,也就并不多管这家人的事情。

    今日这宅子中也未有什么反常,只是来了两车客人,一个车子头前就来了,一个车子入夜才到,倒也无人注意。

    甘奇在门外车架上等候,赵宗实一个人上前去敲门,身边连小厮都没有带。

    赵宗实敲门而入,随一个老仆直入一个小厅。

    小厅之内,果然就是韩琦,韩琦早已起身拜见“老臣韩琦,拜见皇子殿下。”

    早上才出的诏书,晚间韩琦就把赵宗实约出来秘密见面了。这份敏锐的政治嗅觉,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胆子也不是一般人有的。

    赵宗实也拱手大礼“原道是韩相公,晚来恕罪。”

    “殿下请坐!”韩琦作请,屋内也没有伺候之人,酒菜极简,韩琦亲自给赵宗实递上筷子。

    赵宗实既来之则安之,落座之后,接过筷子,也不多言。

    韩琦开口问道“殿下此来,隐秘否?”

    赵宗实点点头“隐秘,只带一人随行。”

    韩琦眉头一皱“事关重大,还请殿下恕罪。不知殿下带来之人是谁?可信否?”

    赵宗实没有多想,只道“此人自是可信,本就是至交好友,而今更是我一家之人,是那新科的状元甘道坚。”

    韩琦闻言,正在给赵宗实倒酒的手便停住了,忽然起了一个笑脸,加问了一语“殿下当真觉得此人可信?”

    赵宗实认真点着头“必然可信,倚为心腹,可谋大事。”

    “大事?哈哈……”韩琦把酒倒完,又道“倒也不知何为大事?刚刚及冠之人,又见过什么大事。”

    韩琦有些意外,意外的是赵宗实竟然把甘奇倚为心腹,对甘奇如此信任,还觉得甘奇可谋大事。在韩琦想来,倒也不知是赵宗实年少无知,还是甘奇年少无知,小年轻哪里见过什么叫大事?

    还有一点,韩琦今日,是来交好未来新君的,为将来打算。偏偏出了个甘奇在中间,这事情就有点问题了。

    赵宗实以为韩琦仅仅是怕自己做事不周密,便又解释一语“韩相公放心,甘道坚不同旁人。”

    对于赵宗实而言,能得当朝宰相私下里帮衬,正是他现在最缺乏的助力。哪怕是韩琦能在皇帝面前多多说些好话,也意义重大。

    只是赵宗实没有想到韩琦这么谨慎,连送他来之人的身份也要问上一问。按理说韩琦不必问这种问题,今夜怎么可能没有人送他来,那送他来之人也不可能知晓赵宗实到底见的是谁。

    连甘奇,都没有想过韩琦会问这些,也没有想到赵宗实会直接这么事无巨细去答。甘奇头前只想着如何隐秘地把赵宗实送出来。

    “殿下不知人心,那甘道坚之辈,小小年纪,哪里见过什么大世面。并不能倚仗太甚,容易坏事,老臣今日请殿下来,所为之事重大,事关许多人的身家性命,殿下当多思多虑。大事者,沉稳谨慎为妙,年少之辈,不可倚仗过重。”韩琦今夜见赵宗实,本来是要表达一些看好看重之意,也表达自己对赵宗实继承大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