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假装这是个标题(34)
    与此同时,客栈那边。

    “扣扣扣!”房门被人敲响。

    感受到敲门之人的气息,花橘橘的圆瞳瞬间变回竖瞳,一个瞬移到门前,他抽开门闩拉开两扇门,只见一名白衣男子映入眼帘。

    该怎么形容这人呢?

    他似乎以璞玉铸身,非不含丝毫瑕疵的璞玉不足以比拟出他的身姿三分;以梦泉温水塑形,非暖人春秋的梦泉温水不足以借喻出他的风姿寸余;以光影云雾炼神,非可见不可及的光影云雾不足以描绘出他的神韵毫厘。

    一身白衣超然物外,淡金色简单的纹理勾边,衿贵之气不露而显。

    墨色过腰长发仅用一支白玉簪束于脑后,任凭它如瀑布一般流泻了一背。

    一张银质面具覆住了白衣男子大半张脸,只露出双眼跟鼻子以下的位置。

    他的双眼好看得不像话,金色的眼瞳如阳光般温暖,唇瓣薄厚恰到好处,唇色却要比常人要淡不少。

    总之,哪怕白衣男子戴了面具,也让人毫不怀疑他长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

    花橘橘没有多看对方一眼,只是淡淡收回目光,脚下往旁边走了一步,让出进房间的路来。

    倒是白衣男子似乎认识花橘橘,当门打开时发现开门之人是花橘橘,他的眼中划过了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意外。

    进房间的路已经让出,他收敛起心思,冲花橘橘轻点了下头,算是谢过,随即提步走进房间。

    一眼看见躺在床上漫不经心把玩着鸿蒙珠的荼莲,白衣男子走到床前,姿态恭敬地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