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 章
    德州bck监狱。

    纯男性的监狱里,弱小漂亮的男子自然会被当成泄欲的玩具,男人们的怒火与精力总是过剩的,除了拳头的发泄,还要有另外的途径发泄肉体的占有。

    “听说新来了个志愿讲师,嘿,我的兄弟都快等不及了。”黑人特有的白牙在昏暗的灯光下异常显眼,手伏在胯上比了个下流的手势,其他人跟着嘿嘿的笑着。

    “你这该死的黑鬼,上次那娘们被你玩的只剩下一口气,害的我们大半年没见过女人了。”男人浑浊的眼里露出奇异的光芒,“可惜了那张脸。新货这次该我们先挑”囚犯们发出猥亵而兴奋的笑声,互相比着下流的姿势。

    半年前德州男子监狱发生了一件事,也算不得大,新来的志愿讲师被一群砸坏门的男人差点玩死,外间狱警离开监管室轮班休息,整个过程只有十分钟,那女人被救出来时子宫已经破裂,人只剩下一口气。

    男子监狱里的女人就像高岭之花一样罕见,短仓里的皮肉生意却是公开的秘密,女狱警偶尔会向她们看上的犯人出卖肉体,价格每次可达到130美元,比起每月那点工资也算是很不错的收入。

    昆廷是被上铺生猛的摇晃给弄醒的。

    他睁眼盯着头顶上的木板,上面的家伙还在奋斗,兴奋的吸着鼻子。

    四分钟后,“嘿,兄弟,纸。”上铺探出个头,满脸潮红,伸出只手。却见昆廷并无搭理,无奈的抹在了大腿上。

    “昆,早课开了,听说新来了个女讲师。”

    坐牢也要学习,看来文化教养始终是所谓社会和谐的重要支柱,虽然顾初浅并不认为这群渣崽真的需要。

    必经之路在围绕着高栅栏的操场边上,操场上挤满了人,泾渭分明地分成两边,顾初浅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长椅上坐了几个熟面孔。

    扑哧、扑哧,身后响起奇怪的声音,顾初浅慵懒的掀起眼皮,正巧看见那群贴在铁网上扯长了脖子往这边吐口水的男人,“嘿,要不要爸爸给你喂点奶看这里”滑稽而可笑。

    狱警们提着警棍,狠狠地用电棒敲击在铁网上,男人脸上如顾初浅所愿般看到一阵呲牙咧嘴,“你们这群该死的白皮猪,吃饱了就给我滚回操场上晒你们的屁股”那名狱警冷酷的唇边划开满意的森冷笑容。囚犯们发出猥亵又兴奋的笑声,低声讨论着顾初浅的身材,用粘腻的眼神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有人隐蔽在角落注视着她,身为最优秀狙击手的敏锐直觉告诉她,一定有人在看着,似有若无的打量,与周围一切猥亵下流不同,那是一种淡淡的杀意。

    而后,像灵魂抽离了身体,那种强烈的存在感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般。

    似乎这次碰上了意外的收获呢。

    昆廷看着新来的讲师走过操场,她很有意识的朝这边看了一眼,眼神冰冷而淡漠,北派的接头人出现了吗出乎意料的是个美人呢。

    新设立的讲堂转移了位置,囚犯们与讲师分开的彻底,加固的铁栅栏里是排列的整齐的桌椅。

    圣经十诫。

    第六诫,不可杀人。

    顾初浅说完这句话,下面便哄堂大笑,低俗下流的谩骂和调侃不绝于耳,顾初浅耸耸肩,这里面被判一、两百年刑期的变态杀人犯大有人在,说实话,这里的人大部分信仰撒旦。

    顾初浅在满目狼藉里一眼看到了昆廷,安静,却又奇异的显眼。

    “昆廷赫尔曼”目光在他的囚服前掠过,带着浓厚的英式英语带着点花腔的味道从顾初浅嘴里吐了出来,有一丝迷人却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的慵懒。

    昆廷颔首,“听说你以前是警察,在听证会上私自杀了嫌疑犯”,大仓里有的是卧虎藏龙的人,像他这样俊美却没有被当作“宠物”的人却很少,这该归功于他fbi的出身吧。顾初浅拉了拉衣服,缓缓走到离昆廷一米外的铁栅栏外站定,嘴角带着温柔的笑。

    每个人在这里都有一个隐秘的故事,没人喜欢揭开它。

    “呵。”

    “我记得我的卷宗是保密的吧。”昆廷嘲弄的看着她,眼底缓缓泛起一丝寒意。

    “既然你这么关心我,那我也该给你一个忠告才是。”手迅速伸出铁栏外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拉向铁栏,顾初浅早有先见之明地隔住自己细细的脖子,阻挡着昆廷大的不像人的力道。

    身边出奇的安静了两秒,随之而来的是一片震耳欲聋的尖叫和口哨声,兴奋的囚犯们激动地拍打着桌子,

    “哈,把她脖子扭断,昆”

    “把她拽进来我的老二简直等不及了,哦天使”

    昆廷看着她丝毫不见惊慌的眸子,笑了。

    “所以,什么忠告”顾初浅缓缓开口,丝毫没有被人掐住脖子的自觉。

    昆廷凑上前嗅了嗅她的脸,“以后来大仓,不管你是做什么,不要穿裙子,不要丝袜,不要高跟鞋,懂吗”

    顾初浅微笑,“典狱长可不会愿意看见一个不穿制服的讲师来给你们的心灵净化的。”可是他却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

    “呵,真想看你脱掉衣服的样子。”昆廷左手暧昧的摩挲着她的脖子,放开了她。

    顾初浅回到县镇上暂租的房子,黯淡的天色半明半暗的打在开门进房的人影上,镀上了层幽暗迷离的颜色,房间里隐隐有些烟草味,黑暗里像是藏了鬼魅,隔壁房间传来女人色情的尖叫。昏暗阳台上安静的人影半支着脸颊,因为陡然变亮的刺眼灯光微微眯起眼,缓缓睁开幽黑的眸子。

    “你给我的资料里并没有告诉我fbi的人在里面。”顾初浅看着他,身边烟灰缸里的烟蒂散发着灰白烟雾,模糊了她淡漠的眉眼。

    “在娜塔莎小姐只身前往臭名昭著的德州bck时就该知道,万事皆有可能。”以利亚看着她,双手插兜往前迈开一步,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衬衫,消瘦的身形显得越发的俊秀挺拔。

    “以利亚,插手别人的生意不是好习惯。”灯光打在她的睫毛上,乌发柔顺的垂落,光线明暗不定。

    “你知道有时候人只是雨林里一株小小的植物,总要背靠大树好乘凉。”以利亚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你说的好乘凉的代价是指,全球军火走私百分之二十让利给你”

    “或者你更想暴露身份被处理掉,被fbi认出来的话,国家公敌可不好当。”

    顾初浅心里憋了一团火,有时候想过平凡生活就是这么艰难。

    “典狱长收了钱,万圣节之夜会在大仓里举行舞会,准备好劫狱了吗亲爱的小娜塔莎。”以利亚似笑非笑道,目光落在窗外灰暗的路灯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