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崩 将军的医疗包(入V通知
    23

    到了晚上,沈默开始准备行李了,也接待了哭哭啼啼的雅芙,沈默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这次是他第二次安慰落泪的女孩。

    沈默第一次安慰妹纸,是在网络上,妹纸失恋了找他哭诉,沈默一顿安慰,妹纸一个劲埋怨前男友,夸沈默老实,性格好。

    但是那时候情商几乎为零分的沈默愣是没看出来对方对自己有意思,硬是发了好人卡。

    拍了拍雅芙的肩膀,安慰了她许久。沈默才把她稍微哄得稍微开心点,沈默保证自己肯定会回来的,因为他只是看病,不用上阵杀敌,不会有危险,但是沈默知道,自己应该是不会再回来的了。

    哎,男人的假话。

    雅芙只能点点头,低下头,突然没了声音,等雅芙再抬起头的时候,突然上前,轻轻的拥抱了一下沈默,或许是有些害羞,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叙哥我会等你的。”

    其实拥抱的感觉并不算好,但是包含着妹纸的心意的沈默也没有太过于反感,但是心里叹息,自己如果现在是真的是宋叙,大概会同这个妹纸在一起的。

    临走前,雅芙从兜里掏出一个香囊,正面绣着芙字,反面绣了一个叙,沈默没有拒绝,就收下了。

    看到沈默贴身放着自己的香囊,雅芙终于笑了一下,转身跑入夜色中。

    大概过了三四日,征兵终于开始了,也不过几日,符合征兵条件的壮汉都被选了出来,无不是健硕宽肩,膀大腰圆,沈默虽然不矮,但是混在这群人中,感觉特别像是一群蘑菇里面插了一根豆芽。

    送行的人在镇口相送,无不是只有一脸的担忧,拥抱在一起。

    沈默看到了雅芙,她在人群中偷偷的抹眼泪,沈默朝她挥挥手,这姑娘,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

    沈默

    辛亏他们镇上离要达到的大本营不算远,要不然徒步走过去,沈默可能会挂掉,当然是不会有马车这种奢侈的东西,沈默走了不到一天,几乎快要跪着走了,他气喘吁吁,已经是面色如土,落到了队伍的最后,苟延残喘。

    他的脚上磨出了好几颗大水泡,看看同行的其他人,倒是显得很精神,因为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做重活的,这些体力活来说他们不在话下。

    这时候走在末尾的一位队长同沈默并行,看到沈默这个年轻的模样,开口“你是大夫”

    沈默点头,指了指嘴,表示老子说不出话,然后淘出自己之前就写好的个人简介的那张纸,上面写了他的名字宋叙,十八,大夫。

    他知道了沈默是哑巴之后,眼神变得有些同情,大夫向来是军营里面最受欢迎的一个职业,因为战场死伤是不可避免的,这时候大夫就很重要了,因为他们是决定战士们生死的角色

    他们营本来就分了一个大夫,助手也有好几个了,想来宋叙是要分到主营的,因为那边紧缺助手。

    沈默拿出小毛笔,舔了一口,在纸上写大人,我们还需多久。

    “大概深夜能到,不过你的话,大概要前往主营。”

    沈默

    “我们这边已经够了,应该会把你分到主营,那边还缺。”

    沈默一听,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他已经两腿颤颤,还以为胜利就在前方,结果还要走。

    看到沈默这个模样,他笑了,说道“无妨,我会命人骑马送你过去。”

    沈默当即感激涕零,差点要开口喊爸爸了。

    系统我决定下个时空监督你锻炼身体。

    沈默握拳我一定要强过任务主

    系统呵呵。任务主教你做人

    沈默到了入夜之后,瑟瑟发抖,靠着两位壮士半拖半扶这才到达目的地,而为了节约时间,几乎是刚到,就要前往主营。

    看着眼前的大马,沈默有点像跪下去叫爹的冲动,队长叫了一位骑兵带着沈默。

    沈默几乎是被扔上去,好不容易骑上去,前面的人大叫一声抓稳

    还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瞬间起飞。

    刚开始,沈默就感觉到生疼,磨得难受,刚走过几分钟,沈默已经神魂颠倒,看表情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到了中途,那骑兵也难得照顾一下沈默,停了一会,沈默几乎是摔下马的,朝一边小树林跑去,把隔夜饭都呕出来了。

    “你这也太弱了。”骑兵是个大汉,目不识丁,性子粗犷,说出来的话都比较不中听。

    沈默苍白着脸,很想白了他一眼,但是有些怂,这荒郊野岭的,喊破喉咙也没人救。

    心道我要是有你这体型,我就去拳打北少林,脚踢南派三叔了。

    骑兵看他呕的厉害,有些嫌弃,不满道“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大夫,老子才不带你。”

    沈默忍着,那汉子说了两句,见他没搭话也就没说话了,等沈默恢复了一些,这才上路。

    临近凌晨,沈默这才看到了希望,大本营遥遥在望,面色如土的沈默已经是在用意志支撑着自己了。

    终于,在一声吁的叫声下,他们到了大本营的营口。

    这时候出来几个人,汉子递过一份证明,把刚下马的沈默一推,拱了拱手,转手上了马,头也不回的策马归去。

    沈默和上千来的两个兵哥哥大眼瞪小眼,对方等他说话,他等对方说话。

    那人看了证明之后,才知道沈默是哑巴,这才开口“宋大夫跟我来。”

    沈默跟了进去,军营里能识字无非就那么几个人,眼前这位的打扮比较像是策士,也就是军师这种类型的,不是主要军师的话,至少是一个智慧型人才。

    进入帐篷,篷内有几张床,以为年纪大概在四五十岁上下的老者正在执笔写着什么,看到他们进来,抬头询问。

    知道是来了助手,这才露出了笑颜,像是老树开花,脸上褶子被挤成一团。

    “来人了就好,这边人手紧缺。”他看到沈默满脸苍白,知道是长途跋涉,赶紧招呼他进去,而后才得知压是个哑巴,还是个天生的哑巴,有些可惜啧啧啧了好几句。

    安顿下来之后,沈默终于吃到热乎乎的食物了,一碗蔬菜汤治愈了他,他脸色回暖了不少,要来了药粉,沈默把自己的摩擦出的伤痕涂上了药,感觉一下子不火辣了,很清凉。然后再把自己脚底的泡挑破也才算是万事大吉。接下来只需要睡一觉,就可以元气满满。

    第二天,沈默好了很多,脸上血色也恢复好多,开始了入手分类药材的活。

    主治大夫姓周,原本是一名御医,本应该锦衣玉食为皇帝看病。他后来应征入伍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儿子,他儿子是副将手底下的一名大员,本是得力干将,前途一片光明,只是在打战的过程中受了重伤,因为人手不足,救治得不及时而牺牲了。

    沈默唏嘘,叹了一口气。

    不过周大夫却没有太多的悲伤,只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救治不过来的情况。

    沈默认真的工作得到了周大夫的欣赏,很欣慰的说“前几次缺人手的时候,我喊了几个识字的兵伢子来,结果把我药弄得乱七八糟。”

    里出发还有小半个月,各地的征兵正在努力往这边赶。

    系统有任务要给你发布了。

    沈默秦奕呢

    系统任务主吧,现在还在首都朝堂之上,过几天才会来。

    沈默下面是啥任务。

    系统成功上位,成为秦奕的贴身小医生。

    沈默我虽然是个天才,但是我现在还不足以成功上位到当将军的医生吧

    系统没关系,按照我的推算,你只需要再加百分之五,就可以成功上位。

    沈默那我先想想这个百分之五这么来。

    系统很简单啊,你只需要承认你也是个弯。

    沈默你走开,本大爷直的很,要不是任务,我可能已经把雅芙给收了。

    系统走着瞧。

    沈默被系统的这三个字搞得有些心慌慌,但是硬是硬气的一哼回答走着瞧,如果我弯了我回到咱们时空我立马找个男朋友。

    系统滴。已录音。

    沉默

    过了好两三天,秦奕还没有到,等来了本营除了秦奕威望最高的军师,陆衣晟刚到了军营,居然直奔他们的帐篷,他年纪不大,青色丝绸勾丝长袍,冠起了长发,手拿一本蓝皮书,不算高,同沈默一般削瘦,但是眼里则是一股子智慧的源泉。

    看到了沈默,犹如见到了亲人,上来就搂住沈默的肩膀,知道他是哑巴之后也没有太过于惊讶。

    “听说咱们这儿来了一位新大夫。”

    周大夫点头“宋叙读过私塾,在医馆也经常搭手看病,做事很利索。”

    陆衣晟当下便开心大笑,沈默疑惑了,至于么,自己又不是神仙下凡,至于这么开心么。

    后来才听到陆衣晟娓娓道来,原来上一次战事里,陆衣晟因为太久坐着写文件,脖子劳损,那天一歪,直接就扭到了。

    但是当时周大夫在给另外的一位副将治疗,生死攸关,没有办法来看这个小毛病,所以他就只能找在这边实习了几天的助手,哪位原本是一位后勤兵,力量巨大,本来只是给他按按摩,结果差点把他脖子给拧断。

    到最后,本来只是普通的扭伤,硬生生的躺了半个月。

    所以呢,陆衣晟这才会因为沈默的到来激动不已。

    那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大本营内反而缺少人少呢

    陆衣晟给他解惑,其实是因为上次的小助手,舟车劳顿,不幸患上重疾,一时半会治不好,只好返乡治疗,而当时已经是在边境了,要从其他城市找大夫过来时间上已经是不允许的,所以只好找了一个识过字的后勤兵来帮忙,然而那个后勤兵只是仅仅会识字而已,细活根本不知轻重。

    其实他们大本营分了好几块,他们这一块则是周大夫负责,其他的则是为自己的区域负责,人手一直都不是特别的充足。

    这时候周大夫突然问起“将军何时来”

    “再过两日吧,繁杂之事已料理好,可轻松上阵。”

    周大夫这才点头“那便是可喜可贺。”

    陆衣晟点头“麻烦事解决了,畅快了些许。”

    沈默从他们这两句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秦奕估计已经把朝堂的事情料理好了,所以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得上前线。

    这日傍晚,陆衣晟亲自上门,同沈默和周大夫大吃了一顿,好酒好菜,气氛特别融洽。

    沈默这陆衣晟看起来很关心自己的身体

    系统那是当然,有个啥香港脚,蚊子咬,头皮屑过多什么的小毛病,不是还得仰仗你们。

    沈默

    系统这些小病打战的时候谁给他治不和你打好关系能行吗

    沈默那我现在是香饽饽

    系统是的,谁都想咬两口。

    陆衣晟说错了,并不是过两日,隔日,沈默就听说了秦奕到营的消息。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