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章 一吼碎劫云
    “未到花开之时,神血不洒人世!”

    悠悠的声音再次响起,无上的道痕,穿破苍穹之上的乌云。一缕金色的神芒,向下方幽静的深谷撒落而下。

    “咔嚓……”

    与上次的沉静完全不同,回应那如同上古魔咒的,是自滚滚魔云中,砸落的血色神雷。

    天地一片血红之色,重组的虚空再次崩溃。神雷仿若怒龙,蜿蜒而下的影像,携带灭尽人世间、横扫九天界的无上神力。

    “吼……”

    那巨大无比的兽影仰天怒吼,声音之大,如贯耳之雷。方圆千里,除却脚下,全部化为湮粉。无论是参天神树,亦或万丈巨岳,尽皆尘归尘,土归土。

    苍茫大地碎裂,沟壑永恒交错,不计其数。无上神威席卷九天,万鬼哭嚎,神魔低泣,天地间,一片愁云惨淡之色。

    太虚山脉如同迎来末日,无数惊世的存在,接连醒来。

    一双又一双惊惧的眸光,望穿虚空,投向这里。可是入目一片刺目之白,无一人或兽,能够将它看透。

    令人闻风丧胆的葬神岭,终日煞气弥漫,云雾缭绕。幽魂飘荡,鬼哭神嚎。

    铺天盖地的阴森白骨,是此处唯一的标志。各式各样的兵器,经过时间的侵蚀,都早已腐朽。

    干涸的血液,将大地染成了黑色,如此刺目、阴森、幽冷,让人感觉仿佛来到了幽冥地狱般。

    可是在今日,轰动九天,震荡幽冥的鬼啸竟然全部停止。唯有惊人的煞气。依旧飘荡。整片山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轰动一时的死亡剑峰,气势磅礴,如同利剑。引来无数热血冒险者,吞噬无数人的生命,被誉为继葬神岭之后,又一大绝地。

    可是在今日,这处令世人既爱又恨的神峰。竟一扫之前的沉静,冲天的血气蜂涌,这遮挡一切,令世人难以望穿。

    当一切恢复平静,死亡剑峰竟然凭空消失了。就如同无声无息的显化时那般,一切都显得无比诡异。

    荒天中心地域,一马平川的苍茫大地之上,两座怪模怪样的山岳并排而列。这两座山岳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凸起平台,显得有些另类,但是却又浑然天成。

    仔细看的话,会震惊的发现。这与人体内部结构,是多么的相像。

    距离此处不远之地,有一个方圆数丈的巨大深坑。深坑内条条宽大的裂痕布满了岁月的痕迹。整片区域没有一草一木,满目苍凉,毫无生气。

    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干涸的深坑内,突然裂开一条细小的裂痕。一股充满澎湃生机的泉水,自地底深处喷涌而出,此地顿时充满了盎然的生机。

    依旧是荒天,一处不知多久未曾有人踏足之地。一块百余米高的巨大古碑,碑体之上。清晰的刻着一个古老沧桑的字体:墓!!

    巍然耸立的巨碑,像是大山一般透发着无比强大的威压。

    在“墓”字上方,竟然雕刻着一副栩栩如生的人物图,图中是一位男子。

    他身姿伟岸,气宇不凡,他身披白色长衣,头戴皇冠,虽然是石刻图,但是眸中仿佛流露着睥睨天下的神光!

    这沉寂无数岁月的墓碑,在今日竟然发出了阵阵剧烈的震颤。仿佛要拔地而起,莫大的威压,令整片南域,都陷入恐怖的晃动。

    东土!

    “吼……”

    一声声惊天怒吼传出,震动了整个慕容家族。缭绕滔天的乌黑魔云,几乎在一瞬间便遮盖了苍穹。

    “万古弹指一瞬间,戎马阴界三生途。魔剑所向,古尊避让。魔威所至,九天震荡。”

    “血雷已现,吾即将重见天日!吼…哇哈哈……”

    那恐怖的魔息越发浓烈,蕴藏着难以控制的狂笑。

    整片天地,在这一刻,都陷入了急剧的恐慌。世间大道瞬间紊乱,无数不明所以的修炼突破者,吐血昭示着失败。

    “天地欲乱!”

    敏感者第一时间发现异常,稍一推算,顿时说出了一句震惊世人之言。

    当然,这一切,身在太虚山脉的萧天,自然不会清楚。此时的他,正目瞪口呆的望着发怒狂吼的巨大兽影。

    他有种感觉,此时他们若不是身在金色光罩内部。恐怕那无法阻挡的恐怖威压,早已将他们撵成碎肉。

    “吼……”

    一吼动彻山河,一啸轰动九天。漫天黑压压的乌云,如同遭受到某种可怕的撞击,被轰的四分五裂。

    一缕缕刺目的金色的阳光,穿透浓重的乌云,撒落而下。不多时,苍穹之上,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清明,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一串诡异的血花,自九天之上撒落而下。可未曾落地,便被那庞大的兽影,金色的眸光扫中,化作虚无。

    做完这一切,庞大的虚影缓缓的淡去。硕大无比的头颅,望了一眼下方依旧迷糊的雪白小兽。眸中闪过一丝无比复杂的神色。

    一吼震碎劫云,这是多么可怕的威势。兽影只是一道神念,便有恐怖如厮。那倘若本体降临此处,那岂不是可以直接洞穿九天?

    原本已经做好再次重伤垂死的萧天,张大了嘴巴,望着眼前梦幻般的一切。冷俊的脸颊之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咿呀!”

    望着逐渐淡化,直至消失的兽影,雪白小兽猛的抬起了毛茸茸的小脑袋。两只长长的耳朵,不断的忽闪着。

    见状,虚空兽影竟露出了一个人性化的微笑。晶莹剔透的双眸,闪过一丝宠溺,而后彻底消散在天际。

    “嗷吼……”

    随着兽影的消失,刀魂周身的金色光罩也消失不见。嗷的一嗓子,丈长的龙驱,在虚空盘旋了起来。

    “小子,快,用你的元神攻击刀大爷。”

    “楞着干嘛?你是聋子,还是瞎子?让你攻击,你就攻击,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的?”

    金色的夕阳撒落,西方天际,漫天红云层层翻涌。药草的幽香弥漫天地,莫名的令人精神一震。鸟兽遇人不惊,整片山顶,充满了祥和。

    远方连绵不绝,似乎接连天地的黑压压山脉。给人灵魂上,一种莫名的威压。

    “嗷吼……混小子,你还真下得去手疼死刀大爷了!”

    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将这如诗如画的一幕,尽数破坏。

    只见一条约摸丈许的乌黑龙体,不断的上下翻腾,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在它身前,一名着上半身,古铜色的肌肤,宝光流转。此时正一脸无奈的盯着眼前的龙体,一双冷眸中,乳白色的神芒一闪而逝。

    “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艹他大爷的,这么说来,适才那道兽影,是何来历?本体又将恐怖到了何种地步?太令刀不可思议了!”

    望着恢复平静的虚空,萧天也同样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一吼碎裂劫云,令天地都为之变色,自己何时才能修炼到如此可怕的境界?路,还很长。

    “咿呀!”

    雪白小兽,那向来晶莹剔透的双眸,此刻却显得有些失去神采。其完全可以肯定,适才显化的兽影,与自己定有莫大的关联,可是无论如何回忆,它都想不起来,有关那兽影的一丝记忆!

    这一人一兽一刀,此时皆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都被适才的一幕,深深的震撼着。

    “哎……苍茫大地,悠悠万载。众生信念,亘古不变。神魔寂灭无永生,红尘轮回又一世!”

    “嗷吼!此兽究竟是否存活于世,很难说清。经历的越多,世间之事,便越是复杂,无人胆敢再妄下断言。”

    刀魂一时陷入深深的沉思,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乌黑的龙体,虚空漂浮,周身魔云翻滚,仿佛出世大魔。

    “曾经的无上存在,是死是活?是他们一直在暗中布局,试图最后的博弈?天地大变,与他们的消失,有什么联系?”

    这一刻,萧天想了很多,但是毫无例外。丝毫头绪没有,在他看来,自己就如同一颗早已被人安排好的棋子,又似乎是一只无头苍蝇,没有起点,没有终点的飞行着。

    “嗷吼……”

    突然,断刀似乎想到了什么。嗷的一嗓子,将沉思的萧天与雪白小兽,吓的浑身一哆嗦。绿幽幽的双眸,猛的爆发出两道恐怖的光芒。

    “小兔崽子,嘿嘿……刀大爷问你个问题,你刚才给那小子吃了什么东西?”刀魂猥琐的一笑,虚幻的龙嘴也裂了裂,看着地面憨态十足的小兽,轻声细语的问道。

    “咿呀!干嘛告诉你?”小兽闻言,撇了撇嘴,一双宝石般的眸子,瞪了一眼刀魂,不无鄙视的说道。

    闻言,刀魂一愣。尤其是小兽那奶声奶气的声音,令它心底顿时生起了一种罪恶感。自己就仿佛化身一名怪老头,在骗小孩子手里的糖块。

    “嗷吼……那个……你知道吗?其实小兔崽…啊…呸…小家伙,像你刚才那种使用方法,根本完全没有考虑药草的感受。暴殄天物已经不能形容你的罪恶了,那药草如若有灵,恐怕也会指着鼻子骂你!”

    “拥有如此神效的药草,被你当做草根,这就好比,一个黄花大闺女在新婚当晚,被人强爆了一样。这种憋屈,你永远都不能理解!”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