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 破城之前(第一更!求订阅!)
    人类的生死存亡问题,方云一从未去想过,他不是北荒大陆的人,甚至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是。

    不过眼前这活生生的血海,与染红的土壤都如此的真实,让方云一的内心微微有些触动。

    自与尺辉转了一圈,把自己的视线略微拔高了一定程度后,方云一发现,在每一个城池中,既有少年成名,入无尽功德碑的热血,有团战、队伍,为城中人类生死搏命的高歌。

    有人类修士被妖兽屠杀的悲凉,还有在妖兽兽潮下,转移城池,破城的慌乱。

    每一种感情,都不只是两个字,而是活生生地其他人在用其一生再演绎。

    自来到北荒大陆,不过短短半年,妖兽兽潮,方云一亲眼所见,不过三次,而方云一总共才转过四个城池!

    方云一也知道,这些妖兽兽潮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来,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离开,只是自己知道与不知道的区别。

    自己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而如今,即便是只距离北荒城不过两千里的落叶城,竟然是要流落到弃城逃离的地步。

    这个下场,是让方云一心里觉得微堵的。

    之前的阻击队伍,之后的猎妖队伍,再之后的军团,外出所战,无非就是为了保全落叶城,希望能够多一分安然。

    可即便是把自己的命填进去,依旧只换来这个结果。

    军团死伤殆尽,守城队伍寸步不离七座阵法,七座埋骨的阵法……

    这只是方云一目前所看到的,而这座城池的历史,已然有千年!!!

    历史的尘埃已经被历史扫尽,其中的辛酸,只有其中人才能尝够!

    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上得功德碑,被其他人记住。

    这一切的见证者,并不是方云一这样的少年,反而是像尺辉这样的老怪物。

    突破到苦海境后期后,他们便不得再入战场,每一次妖兽兽潮,必然像是行将就木的老者,送着一代又一代的后辈,出城而去。

    数百年时间的堆积,他们看过的尸体,他们经历过的酸甜苦辣,早已经将他们的心,炼成了铁石。

    是故,才能够在这城破之际,毫无内疚地就直接下达最为残酷的连坐杀令!

    一人伤,一条街人死!

    一人死,几条街人亡!

    并不是他们不在意人类的生死,而是这种生死看得太多,就知道活着的沉重,也就知道不珍惜活着的人,是多么的该死!

    ……

    这些话题太过于沉重,方云一想得出来,甚至是不由自主地去想!

    反而是有些羡慕在一旁,跟着他的,双手紧张握住拳头,眼皮一抖一抖地看着城下人被杀,而身子在微微僵硬颤抖的胡涂里。

    她想不到太多,就不去想。简简单单。

    她笨则笨,可也只需要为了胡小小的死亡而伤心,为了其他人的血战,而怜悯便可,根本不需要像正常人这么的沉重。

    尺辉似乎是把该说的都说完了,而后又道:“现在起,你与这小丫头,乃至所有参与军团的人,都无需再加入到战场!”

    “现在城内的每一刻安宁,都是你们换来的,我们虽然很需要有人再去拖延时间,但也绝对不会忘记你们的付出!接下来的战斗,交给接下来的人!”

    “你所有的功绩,我们都会整理成册,交与你们所在的学院。以后诸般事物,肯定都便宜些。”

    “特别是你,方云一!”

    “进入了功德碑,你的荣耀在此次战场中最高,可你所需要看到地也就越多!”

    “因为此战之后,你之名,必然名扬整个北荒,功德无疆,荣耀也无疆!”

    “不过,自此之后,你的任务和责任,也必然会发生改变!”

    “苦海境后期的修士,按理该成为一方导师,教化学生,将自己所学,将人类的传承,继续下去。不过你比较特熟,如何安排,还得由学院亲自来安排,我可没有资格!此其一。”

    “其二,你少年成名,便代表你前途无尽!若有可能,尽量不要去做送死的傻事!除非你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活下来。”

    “否则,一城一池的灭亡,绝对赶不到你活着能够给人族带来的贡献!”

    “我带你来看这些,并不只是让你看到人族的艰辛,更要让你看到我们人族的各自使命!!”

    “所有人都不该死,所有人都有自己该做的事。可以以残躯负重前行,可也要最顺心地活着。”

    “活着,才是希望,活着,才能够看到明天。”

    说到这里,尺辉又是话音一转地道:

    “其实,并不是我们真想要去看到他们去死。苦海境后期的人,都躲在城后,变成老乌龟,贪生怕死。”

    “反而,我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我们这些人一旦出手,他们,都会被殃及池鱼!”

    “这才不得出手!否则人妖两族的惨烈,何止于此?”

    说完,尺辉似乎觉得自己该说的,该做的就做了,轻轻摆手,与方云一道别:“此去方少郎必然荣誉无疆,成就无限,某在此提前恭贺方少郎!他日有缘!”

    “再见!”

    尺辉飞遁而走,就只把方云一和胡小小二人,放在了城墙上。

    胡涂里身子这才从紧张变得略松弛起来,抬眉头看了方云一一眼:“队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胡涂里平日总喜欢找胡小小商量主意,不过自从来了落叶城后,一直都是方云一帮她拿主意,所以便成了一种习惯。

    “还能怎么办,回去休整,准备回到北荒学院去!”

    “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哦!”胡涂里立刻点头,嗯了一声,转过身子,不让自己看到那副血腥的场面,她觉得有些恶心。

    只是军团守则第十五条便写着:军团之中,不得贪生怕死,不得恐怖死亡。

    她一直都背着。记得很清楚。

    方云一可不知道胡涂里到底懂不懂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了这几个字的份量和其中的意思,对胡涂里说了一声走吧两字后,反而是由胡涂里,带着方云一御空飞行到了所在的知秋客栈。

    在客栈的门口,黄杉等人被无数人围在中间,有车马相迎。

    有大家族的长老钱老恭贺,并且邀请他们,一共坐车马,往传送阵,离开落叶城!

    边落秋已然不在客栈中,她也回到了自己的家族,具体所向,暂不明确。

    樊盛和广胜二人的家人,早就在知情人第一时间给保护了起来,然后在知秋客栈,与二人汇合,还有大家族的人,在探听着胡涂里的消息……

    云字队,唯有方云一,没人提及。

    倒不是没人想面见方云一,而主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这个机会,没有到达那个与方云一正面拉拢的机会,便不费这个心思。

    胡涂里和方云一是从空中落到了客栈里,收拾了东西后又从后门处,起身离开了客栈,往传送阵处赶去。

    落叶城整个城池的人,都在转移,他们也是时候出发,离开这个地方了。

    初来时,还繁花似锦,无数修士行走的落叶城,将在不日后,变成一座枯城,一座死城,然后在妖兽的强攻之下,诛灭阵爆炸,残留这世上落叶二字最后的烟花!

    会带着无数人的相依相伴,连同着一起,埋藏在北荒的一角,若非刻意,恐怕经年之后,再有人能提及!

    ……

    方云一和胡涂里二人并不需要插队,至少迷宫境界的修士,是不需要走与普通人相同的层面的,他们完全可以通过空中的飞行元器,钻入到传送阵法中!

    身影一没,眼前的所有景象,便再次一变!

    这里是北荒城!

    北荒大陆,最为安全的地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有过妖兽兽潮攻击的地方。

    外面一片景象,和谐安然,吃酒斗鸡的民众,依旧在安然和谐,走马佩剑的修士,依旧出城而去,带着憧憬踏向远方,与亲朋好友告别,说:

    “妖兽兽潮攻城之际,正是我等立功之时。待我前行而归,必然归!”

    心高气傲,满怀壮志地往北荒城外,趋马而去,去到半途,改马换飞行青舟,离地而去。那骏马,则是自动归到了北荒城附近的驿站中!

    游荡在北荒城中,方云一还听到有一个个少年,背着行囊,兴高采烈地望着四处的风景,讨论着美食。

    说:“这就是北荒城,北荒学院所在之地,北荒大陆的圣府!”

    “以后的数年十几年,我就将会在此地度过,到那时,我的修为,肯定会大不同与现在,待到修炼有成,再外出与妖兽为战,这一辈子,也就值了!”

    “是啊!北荒学院,多少人梦寐以求,苦修了数十年,都进不来的地方,若不好好地带些东西回去,岂不是辜负了这些年的闭关?”

    “我!陈珍虚,一定会成为最强的剑修,一柄飞剑,取敌人首级于千万里外!到那时,好不潇洒!”

    另一个瘦子则说:“这有什么潇洒的,要我有钱了,有灵石了。我就走遍北荒,吃尽这北荒大陆最好的美食,像什么天阶妖兽肉,天阶妖兽羹,肯定特别美味!”

    “那我要娶北荒学院最漂亮的女人好了,听说冰控系,我们这一届,出了一个特别有名的冰山美人!”

    “瞧你这骚劲儿!”

    “还不都是跟着你们学坏的。”

    “哈哈哈,喝酒,喝酒!”

    一群少年,在酒肆中,谈天论地……

    还有一副宅院外,一大队车马整齐排列,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在训话。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如今正是兽潮将过,万人归来之时!家主给你们手中托的拜帖,一个不能拉,给你们备下的厚礼,一份不能回地给我送过去!”

    “就算是丢到他家的院子门口,或是直接放在门口,人可以回来,礼物不能回来!”

    “要是谁敢把东西带回来,就直接在门口给我脱了衣服滚出李家!李家不需要养这样的废物。”

    “北荒学院,天才不尽,此去兽潮各地,必然是功勋无尽而归,每一个大人都是我们家主需要结交的上层人物!可别在我耳旁听到有什么仗势欺人的事儿?”

    “只要我听到半点风声,你们中任何人有这种事儿?直接分尸喂了家里的那些马儿!”

    “赶快滚!诸位大人归期不定,早些去待着!找个好地方,把礼物送进去。”

    “要是谁能够为李家的小姐寻了一门好亲事,后面的重赏,绝对少不了你们的!足以让你们荣华富贵,安然一生!”

    管家说完,吩咐众人离开。

    “我家小姐啊,可不知道到底会被哪位大人看上,可怜家主最近一月是日日未睡,都在整理着各大城池地回信!”

    ……

    远处,胡涂里摸着头:“他们在说啥?”

    “没说什么!乱七八糟,别听他们的。”方云一哭笑不得,心里暗许:你这样子要是以后嫁了人,估计能把你连带着你嫁的人给蠢哭吧?

    方云一不禁想到前世的一个段子,说是两个傻子结婚当晚,然后女方第二天回家去告状,男方被踹到门外睡了一晚的故事……

    再行几步。

    方云一二人还看到,有孩童调皮地在巷子中逃来逃去,笑声不断。

    不时后,院子里响起一阵他们母亲的狮吼声:“都这时候了,还不归家?小心妖兽把你们捉了去,把心挖出来吃了。”

    “听说那些妖兽,都是极为喜欢抓小孩子的,特别是不回家的小孩子!”

    “然后一口一口地吃,从胸口一直吃到里面!”

    吓得孩子们的声音立刻从淘气的笑,变成大声的哭。

    各自回到院子里后,一阵背诵功法的声音和训声,从里面传来。

    “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啊,那个陈二胖子都已经开始练气了,你看看你,功法第一层都还没记住,你有什么出息?有什么出息?”

    “啪啪啪!”鞭子抽手的声音从院子中传出!

    “哇哇哇!”哭声四响!

    还有偶尔经过的马车中,有女子的声音在谈论:“听说这次妖兽兽潮波及范围之广,百年未见,其中可是出了几个俊秀的少年郎,实力天赋皆是万人之上,人品修为,也是当世无双!”

    “那些大家族的公子暂且不论,且说我们北荒学院的解山系,有一个师兄,这次在……”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