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血色试炼(七)
    周仓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一头雾水,却不敢反抗。畏畏缩缩,点头哈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被欺凌的人心里留下了永远的伤口,可施加了伤害的人却连事情本身都不记得。

    这让韩林恼羞成怒。

    世间的任何事物,追求时候的兴致总要比享用时候的兴致浓烈。

    周仓知道,原本自己是要死的。

    在那刀还没落下来的时候,他就连忙趴在地上跪地求饶。

    他修炼了神通《通煞诀》,一个照面就知道面前这个面具男人是多么可怕。那一身煞气,而且都是很新鲜的黑色……

    幸亏他相信了自己的判断,没有相信那狗屁极品防御法器。后面死的那些人,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那防御法器就和纸糊的一样。

    他还年轻啊,他还没到五十岁。他不想死……

    他甚至怀疑这人,莫不是哪个门派隐藏的灵子。他面对韩林的时候,只感觉浑身法力都被凝住,如同青蛙遇见了蛇一样。那一瞬间,周仓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凡人。这种感觉,只可能出现在那些堪称妖孽的灵子身上。

    他不知道,那是引力术的极致。

    当时,刀悬在头上,死亡的浓郁气息,更让他浑身战栗。他趴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他把储物袋举过头顶,嘴里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了。我把采集到的灵药全部献给你。”

    对方就真得停了刀。待看清楚了自己的脸,用一种很怪异和别扭的声音说道:“我不在乎灵药。你们才是宝贝。”

    “我……我……我不是宝贝。”他突然脑子一抽,似乎记起来了什么,连忙说道,“我是猪……你看……哼哼唧唧。噜噜。求求你放过我吧……”

    竟真学着猪圈里的肥猪,在地上爬着,不停扭动屁股,发出猪叫。

    他真是为自己的机智而鼓掌!

    这招是他从韩林身上学到的。

    当时他看到韩林拍李少主马屁那一幕,又是嫉妒又是羡慕,没想到这么快就现学现用,还有模有样。这不是耻辱,而是绝境妥协的智慧。

    前有一马儿,现有一猪儿。

    韩林一愣,竟真的把刀收了回去。带着笑声说道:“有趣啊有趣,你是怎么想到的?学猪求人饶命?”

    听到对方的话,他如释重负。这才停了滑稽的动作,抬起头来,认真地说道:“您看。您不是带了个猪爷的面具吗?我就是您的猪子猪孙。噜噜。哼哼……”

    “你这家伙,倒是有点意思……那你就暂且跟着我吧。不过,为了防止你是假意投降,你要把储物袋先给我。”韩林目光一闪,起了兴趣。

    啪。

    一声轻响,韩林将周仓的储物袋骗到手中。他迟疑着。对方手无寸铁。

    他本来想趁此良机直接动手,暴起杀人。

    可是眼角的余光看到对方那张讪笑的脸,上面布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一种病态的报复之心升起。

    他知道这样不好,很不理智。

    但是他想要放纵自己一回。

    周仓天真地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可这只是非人虐待的开始。到了最后,他还是死了。

    他还是没有学会什么叫做“认真工作”。如果他能好好学猪,韩林可能、估计、大概会放过他吧。

    他死在了一群青皮猪的手里。准确地说,是死在了一群发情的青皮母猪里面。

    韩林玩得厌了。他看到周仓的脸就烦。对方越是谄媚他就越烦。这总让他想起不好的回忆。没有愤怒,就是单纯的烦躁。

    他打算杀了他。

    他指着旁边兴致勃勃的青皮母猪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真的让它们觉得你是猪,做到了那点。我就决定不杀你。”

    周仓赤身,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处好地方。面对着一群热情如火的青皮母猪。它们喘着粗气,既温顺又暴躁。它们硕大的下体暴露着,显示着它们迫切的需要一条种猪。

    周仓满含恐惧地问:“你的意思是,是要我……做那等事情吗?你这不是羞辱我吗?”

    面具男人冷漠地说道:“是的。我就是羞辱你……你应该庆幸,我还给了你机会……我从来不给其他人机会的。”

    他们俩人还不知道,在另外一个地方,有无数弱小的人族,其中的男男女女,排着队倒贴,心甘情愿地等候着被妖兽临幸。

    周仓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在考虑还是懊悔。他脸上的表情非常有趣,想哭又想笑。复杂程度,堪称变脸。

    见状,韩林取下了面具,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周仓,接着说道:“你知道吗?有很多人充满了戾气和恶意。是因为他们从未被人温柔对待过。但是他们不应该把这些又发泄到其他人的身上……”

    周仓看清楚了韩林的脸。

    他下意识地捂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成为修士之后,见到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你……你是……金刀客?韩林?”他的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问道,“为什么是你……怎么可能是你……”

    如果面具男是陌生人,也许他还能保留一点理智,还能劝说自己,这一切发生得无人知晓。也的确如此,只要出了这个禁地,谁还记得呢?

    可是没想到,自己一直卑躬屈膝、苟延残喘的对象,竟然是自己从来都看不起的小人物,韩林。

    看到那熟悉的龅牙,他突然明白了。对方为什么问他,什么叫做工作……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修士的记忆力都还不错。

    他那天心情不好,见着正在打扫卫生的韩林。看着那龅牙就烦,便指使了其他杂役,拿扫把打韩林的脑袋。当时韩林被打翻在地了好几次,满脸都是灰尘和泥土。嘴里却说着,请不要再打我了,我正在工作,对不起。爬起来后,依旧认真仔细打扫着卫生。

    当时觉得好好笑呀。直到后来被向师兄呵斥制止。

    他打韩林,没有任何理由,单纯就是因为他不爽。

    可现在,还是一样的龅牙。正充满戏谑得看着他。

    这一幕摧毁了他最后的坚持。

    他捏紧了拳头!脸色骤然苍白,眼中闪过一丝惊怒。

    最后,修士周仓还是选择了保护自己唯一的自尊。

    他挥舞着拳头,赤手空拳地朝韩林袭来。

    “可惜了呀。这人!如果他真的能和自己一样,忍辱负重,找自己报仇也不是不无可能。”

    韩林并不喜欢虐待别人。从上摧残一个人,永远不是他所想的。他并没有从这场虐待中获得足够的快乐,甚至觉得很无聊。

    可惜这里条件有限。他的游戏只能进行到这一步。

    几天的娱乐,到底结束。

    韩林目露一丝寒意。一挥手,便见得手中葫芦里冒了几道落雷,对准了周仓的头,把他半边脑袋炸得血肉模糊。脑浆也顺着流了出来。

    “这件法宝胚子还挺不错的……就是这里面韵养的落雷果,年份差了点……”他把青口葫芦放回腰间。才到手几天,用得还不够熟练。

    算算时间,应该也快要到第五天了。

    骑上了鬼面蜘蛛。他望着远处直耸云霄的尖塔。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磨蹭了。

    那里,有最大的乐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