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如果,你是我的劫难。
    姜芷歌,以后,我来替你,挡风雨。

    青瓦屋檐之下,烟雨带着浓香的酒意泼墨而开,染上了荒芜的乌发间,令姜芷歌一时间,怦然。

    她因惊讶或是感动,甚至是自己都捉摸不定的情感而呆立在原地,只觉这样的被保护的感觉来得好温暖。

    “荒芜,你醉了……”

    姜芷歌目视着成雾的烟雨,亦令她一眼看不到远方,亦如她的心,在此刻,微微开始动摇,却也只能以这样的借口说出——他只是醉了。

    “是吗?酒不醉人人自醉罢了……”

    荒芜有些昏昏沉沉地说着姜芷歌听不懂的话,身子也愈来愈沉重,以至于,最后整个人都倚靠在了姜芷歌的肩上。

    丝毫没有他应该有的防备。

    他的呼吸有些均匀,似昏睡了过去。

    “荒芜……?”

    姜芷歌试探性地唤道,然而,荒芜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姜芷歌探头向着荒芜望去,这一望,令她忍俊不禁。

    ——堂堂一个五洲之主竟然醉得像个孩子一般,昏睡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真不知道,要是让你的子民知道你竟这番嗜酒,还放不放心让你做王。”

    姜芷歌轻笑一声,无奈地将已经昏睡不省人事的荒芜扶进了殿内,掀开了帷帐,将他鞋靴脱好,安放在了她的床榻之上,又小心翼翼地将云被盖至了他的修长脖颈处。

    微风轻摇过细雨,穿檐过窗地零星几点打了进来,落在一旁插瓶的淡淡梅枝之上,一片暗香。

    香味游离走窜至轻纱帐前,使得荒芜的发间亦带上了好闻的花香,混着酒意,甚浓。

    姜芷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睡着了的荒芜,将手轻轻地隔空放在了他的眼前,想要去触摸他长长的睫毛,却又怕惊醒他,便最后也就如此作罢。

    “一个大男人的,长得这般好看,不怕被女孩子嫉妒吗?”

    姜芷歌忍不住多看了荒芜几眼,颇为嫉妒地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

    恰巧此时,“咚——”的一声,有人似乎拿着什么硬物撞击在了殿门之上的声响!

    “谁?”

    姜芷歌转头,竟看见了迟暮一手持着酒坛挂在了殿门之上,跌跌撞撞地整个人靠在了门上。

    他看见姜芷歌朝着她看,龇牙咧嘴地一笑,笑得十分灿烂地说道:“姜芷歌,哈哈,你怎么也在这里?来来来,喝一杯!”

    说罢,迟暮便拎着酒坛一步一摇晃地笑着朝着姜芷歌走来,步伐之间混乱无比,显然已经喝醉了。

    “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有什么事值得你这么高兴的。”

    姜芷歌头都大了,一个刚躺下又来一个,暗自思忖着今日到底是个什么日子,怎么一个一个地都醉成了这副鬼样子。

    姜芷歌伸手要去扶迟暮之际,却见他一个踉跄向前扑倒去!

    “啪——”

    迟暮四仰八叉地摔了个彻底。

    他随身携带的青叶杖,亦在此时,咕噜噜地从他身上滚落到了一旁,酒,也洒了一地。

    地面上的一片暗湿很快便蔓延在了一旁的青叶杖之上,只见青叶杖的杖端,微弱地发出了光芒,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一名妙龄女子沉睡不醒的身影在若隐若现!

    姜芷歌第一次见到青叶杖这样,心中好奇万分,便缓步靠近了青叶杖,正要拾起青叶杖之时,却被迟暮一把重重拉过,跌倒在了他怀里,只听道他呓语般地说道:“这回,抓到你了。”

    而于此时,青叶杖中那道微弱的光芒连带那个女子的身影瞬间一收,不见了光影!

    姜芷歌回头望去之时,青叶杖又恢复了原样,一切就像是她看错的一场梦。

    “刚才,那个,是什么……”

    姜芷歌迟疑,难以置信地问道,她感到自己的呼吸一阵收紧窒息般地难受,却又说不上,这阵难受,到底来自何处。

    而喝醉了的迟暮却在此时松开了她,自己则翻了个身,一手抓过了青叶杖护在了身前便倒头呼呼大睡了起来。

    还不忘,砸吧了一下嘴。似乎这美酒很美味。

    “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难不成,我这儿倒成了两个醉鬼发酒疯的地方?”

    姜芷歌又好笑又好气,她见地毯也温暖的很,便另外拿了一床云被,就地就给迟暮盖上了。

    盖完云被,姜芷歌望了望窗外的烟雨蒙蒙,又看了看两个醉得不省人事的极品帅哥,叹了口气道到:“你们两个是约好的吗?”

    她站起,伸了个懒腰,亦打着哈切坐到了一旁的贵妃椅之上,双眼开始沉重地打着架,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着这冷冷的清雨,姜芷歌便也这般,就沉睡了过去。

    她却不知,于她睡着的那一刻,原本躺在地面之上醉得不省人事的迟暮,缓缓,清澈地睁开了双眼。

    他手中的青叶杖散发着比方才更加强大的光芒,在他紧握的手中颤抖不已!

    “师父,您说,天金之城星海逢逆雪,不生妖,便生凰。那么,她到底,是妖,还是凰?”

    迟暮皱着眉,极力压制着青叶杖之中的逆流之气,即可坐起,暗念真诀,才将这股汹涌之气给压制了下去!

    然而,再看迟暮之时,他已经虚弱得很。

    “师父,我不愿意相信,她是妖。所以,我愿意赌一赌,她是凤凰。”

    迟暮深深地望了一眼姜芷歌,轻声说道:“即使,搭上我的修为和性命,我竟也觉得值得。这,大概便是您说的,我的劫吧。”

    他轻叹一声,原地缓缓起身,拿起姜芷歌方才替他盖上的云被,走到她跟前,轻轻替她盖上,动作轻柔到如同在她梦的云端,永远不曾有悲伤的色彩……

    “姜芷歌,如果你是我的劫难。那么,我大概已经应劫了。我不怕,你,亦无需担忧。”

    迟暮淡淡温柔一笑,替她捻了捻被角,深深凝望着她沉睡的面庞,紧紧握住了青叶杖,转身,跨过了高高的门槛,便往那无边无际的烟雨之中,缓缓走去。

    烟雨茫茫,他的身影由浓转淡,一步一深浅,渐渐,湮没在无尽的烟灰色之中,再也难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