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第97章
    陈旧的木门随着屋内之人轻轻的推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好在声音并不算太大, 还没有达到被外面的人听到的那种程度。

    顾朦看着温楚溺对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下意识地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了。

    不去回应汤月的呼唤,甚至还低下了头,让自己的头顶低过开的位置有些高的房子内唯一一扇窗户。等到这些动作一溜儿的全部做下来,她后知后觉地看了已经不再出声的温楚溺一眼, 就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楚了他脸上温柔又宠溺的表情。

    反应过来刚刚做了什么, 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她刚刚这是怎么了,怎么表现的比另外一人还要急切的样子?

    房子外头, 汤月已经找到了芦苇丛那边,很快就发现了被顾朦丢下的钓竿也一桶晒得恹恹的龙虾,她心下疑惑,又有些担心,看顾朦一直都没有回应她,她索性就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顾朦正庆幸外面没有声音人可能已经离开的时候,就察觉到裤子的口袋一阵震动,随即耳朵里就听到了悦耳的手机铃声,她一个激灵,行为已经先于思想把电话给挂断了。

    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 顾朦忍不住在心里祈祷刚刚的声音可千万不要传了出去, 不然她不好解释为什么会和温楚溺孤男寡女两个人躲在这里不应声。

    想了想,她偷偷摸摸地把手机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 先把手机的光调到最暗, 然后才给汤月发了消息过去, 找了个借口说是自己肚子不舒服先回去一下,晚点再过来,拜托她先把钓竿和桶拿回去。

    汤月很快就收到了这个消息,站在原地不知道嘟哝了几句什么,但是也没有产生怀疑,很快就带着东西回了原来的地方。

    隔着布满灰尘的透明玻璃窗,顾朦看到汤月的身影从那片芦苇丛中消失,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完事后,她看温楚溺全程一直乖乖地站在她的身旁没有其他的动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都怪他,要不是他把自己拉进这个地方,她怎么可能会看起来这么狼狈?

    和平常的她完全不一样。

    莫名其妙被喜欢的女孩瞪了一眼,温楚溺不仅没有任何的伤心难过,反而对着她笑得更欢了。

    顾朦有些怵他这个笑起来的样子,问了一句:“有什么好笑的?我还没问你呢,你把我拉进来干什么?”

    温楚溺有些分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喝醉的状态还是清醒的状态,因为先前顾朦小声的一个“嗯”字,他到现在都有些飘飘然的,双脚似乎是才在棉花上,软绵绵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满足。至于顾朦问的为什么要把她拉进这件空屋,他可以跟她说是因为自己想要再确认一下吗?

    就算刚刚的对峙只是一个梦好了,他也想把这个梦无限延长。

    所以才会在有人来找顾朦的时候想也不想地就把人给拉了进来。

    温楚溺最终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高大的身影弯了下来,全身像是没有骨头地倚靠在顾朦的身上,却控制着自己的力道不会真的把人给压狠了。

    顾朦虽然还是有些害羞,但是她想着既然他们都已经表明了心意,那么这样的互动还是可以被接受的,因此在温楚溺靠下来的时候就没有回避,反而还贴心地稍微踮了踮脚,让人不至于太累。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从外面突然打开门的话,就能看见在这间积了厚厚一层灰充满了潮湿和腐朽味道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住人的空屋子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俯身弯腰搂抱着显得娇小的女孩,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抱在一起,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也不知道会不会让人吓一跳。

    不过幸好这间空屋子在这个地方并不算稀奇,也不会有人好奇之下走过来查看里面的情况。两人在里面呆了差不多小半个小时,等顾朦第N 1次告诉温楚溺之前发生的事情真的不是他在做梦后,温楚溺才算是松开了她。

    同时,顾朦也发现了一个一开始忽略的点。

    “你是不是喝醉了啊?”她耸着鼻子在他的嘴边嗅了嗅,果然是闻到了一股啤酒的味道,证明她之前并没有感觉错。

    在对比了下今天温楚溺的各种反常,她觉得这人肯定是喝醉了的。

    温楚溺还在嘴硬:“没有,我没有喝醉,我清醒着呢。”

    喝醉的人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顾朦对于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直接哄着人把人从这间小黑屋里带了出来,又牵着他的手往他们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一边走,她还一边耐心地劝着:“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

    在从屋里出来之前她特意观察过了,周围并没有人,所以她才能够放心大胆地牵着人的手出来。

    至于温楚溺住在哪栋房子……顾朦理应是不会知道的。但是谁让她虽然心里想着要疏远一下,但是却会忍不住默默观察和他有关的情况呢。

    知道温楚溺住在那,那就是很容易说通的事了。

    当他们走到民宿门口的时候,季杭刚好有些放心不下从里面走出来,三个人就这样撞上了。

    低头看了眼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季杭情不自禁吹了一声口哨,看着温楚溺问道:“这是在一起了?”

    当发现他和顾朦的周围出现第三人后,温楚溺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正经了不少,最起码那种傻乎乎似乎周围冒着粉红色爱心泡泡的笑被他给收了回去,听到问题他嘴角向上一勾,矜持地点了点头。

    季杭当即就高兴地走过来猛拍了他好几下肩膀:“可以啊兄弟,没想到行动力还挺强的嘛!”

    夸完温楚溺,他又转过头去看向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顾朦:“顾朦妹妹你眼光不错的,咱们楚溺洁身自好在你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