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九章 偶得师傅一枚
    考古娘子做皇妃正文第五百六十九章偶得师傅一枚对着颜筠舞无碍一笑,淡淡说道:“好,我现在就去,母亲你也有事要忙吧?快去吧,别耽搁了。”

    她眼尖的看到颜筠舞身后的婢女拿着各式各样的布料,就知道绸缎庄的生意是该去照料了。这几天都把功夫放在她的身上,怕是有很多事要忙的吧。

    见她如此懂事,颜筠舞心中欣慰不已,可一想到刚才给洛云逸的一巴掌突然又内疚起来。怕刚才下手太重,给洛云逸心中带来什么不好的阴影。

    算了,等忙完有空再去看他好了。不知,那时他是不是还在赌气。

    目送颜筠舞离开,洛倾颜很听话的回去清洗伤口,还好伤口较浅,根本不需要包扎。当看上去还是触目惊心,毕竟是擦破了层皮。

    夜幕降临,百般无聊的洛倾颜突然想去看看洛云逸罚抄的怎么样了。他性子生来就倔,但对颜筠舞却是顺从的很。

    现在恐怕还是在埋头苦抄吧,又倔强又调皮的洛云逸,她真是不好治呢。没办法,只好拿母亲这尊大佛压着了。

    还没走到洛云逸的住处,洛倾颜远远就看见她的母亲大人正拿着食盒在洛云逸的房间门口徘徊不定。

    房间内点着烛光,洛倾颜很明显的看到窗子上映着洛云逸狂抄的影子。她嗤笑出声,着小子,也没有想象的桀骜不驯嘛。

    不过他肯定还在和母亲赌气,那她这个做姐姐的,只好帮忙化解这僵持了一下午的冷战了。

    洛倾颜上前,趁颜筠舞还没反应过来,便拉着她推门而入:“逸儿,姐姐带着母亲来向你赔罪来了。”

    几人的视线对上,颜筠舞是窘迫,洛云逸是逞强,洛倾颜则是笑嘻嘻。为了避免气氛再次僵硬,她上前,拿掉洛云逸手中明显慢下来的笔。

    “好啦,不用抄了,你有那个心就好了。饿了吧?母亲拿了点吃的给你,你趁热吃了吧。”

    洛云逸半信半疑,但委实是饿了,也就没拒绝她们的示好。不过要知道,要哄好他的话,不可能是简简单单口头上的。

    在洛倾颜的调解下,几人气氛缓和。不一会就开始无话不谈起来,洛倾颜知道了原来是他觉得学堂里的教书先生枯燥无味,才选择屡次逃学。

    没办法,洛倾颜只好开出条件。学堂是要继续去的,不过等他回来的时候,洛倾颜会将他学来的知识用生动易懂的话再教育他一遍。

    于是,洛府便上演了一场姐弟俩一起友好学习的一幕。洛父每每看见,就觉得欣慰至极。

    接下来的生活幸福美满,可洛倾颜依旧有后顾之忧。为了避免灭门惨案的再次发生,洛倾颜只能逼着自己变强。

    而变强的唯一途径,便是习武。她制定了一系列锻炼计划,终于满意过后,在第二天便屁颠屁颠跑到洛明磊面前,撒娇让他带自己去武场。

    天微未全亮,洛倾颜算到这个时辰洛明磊会早起,便抓住机会硬逼着自己从暖和的被子爬起来。

    用冷水洗净充满倦意的脸,意外地清醒几分。她换上一袭青衫,长发束起,像极了一个柔弱公子。眉宇之间,竟有几分男子的英气。

    凭着许久以前的记忆,一身男装的洛倾颜摸索着找到了洛明磊的住处。一进院子,就看见他如自己想到一般,早早起来独自一人在那练武。

    这让她看着就起了玩心,洛倾颜低着头走到洛明磊面前,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老爷,该用早膳了。”

    根本没察觉到异样的洛明磊停下动作,拿了一旁的布擦了擦汗,眉目柔和地看了一眼面前紧闭的房门。

    随后转身对被认为是家仆的洛倾颜小声说道:“嗯,走的时候声音小一点,不要吵到里屋的夫人。”

    满满的狗粮,洛倾颜暗暗白了一眼,都老夫老妻了还在外人面前这么腻歪,真受不了。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呢。

    她抬起头,露出脸来,故作埋怨:“父亲真偏心,只惦记着母亲,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才看出她的模样,洛明磊如梦初醒道:“颜儿,你怎么在这里?还这副打扮?是想做什么?”

    不打算多周旋,洛倾颜直白道:“父亲,你带我去武场看看吧?我保证,不会乱跑的。”

    软磨硬泡许久,洛明磊才答应她这个无理的要求,只不过建立在她不乱跑的基础上。要是她到武场不安分的话,洛明磊会立马让人送她回去。

    跃跃欲试的洛倾颜自然是乖巧的,可到了武场就不一样了。她开始雀跃地到处东看看西瞧瞧,完全不会腻。

    触景生情间,洛倾颜便要求道:“父亲,都说女子不得习武,可我觉得太迂腐了些。不如,父亲交我习武吧?”

    奈何洛明磊并不想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如此粗犷像,只得拒绝:“不行,你乖乖待在家学女红就好了,这些不适合你。”

    早知道他不会爽快答应,洛倾颜只好使出杀手锏,装可怜博取同情心:“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父亲都不能答应,唉,父亲果然对我没以前那么好了。”

    摸着良心,她说这话的确是有点过了。但为了能习武,能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洛倾颜只能出此下策了。

    洛明磊无奈,只得给她找了一位武功较好的女师傅来教她习武。毕竟女子来教,会比男子来教的阴柔淡然一些。

    “我叫流月,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师傅。我不会因为你是洛老爷的女儿,洛府的小姐,就对你有所松懈。”

    女子生的不错,眉目也柔和的很,但洛倾颜总感觉她的气场很强。看来很不简单,那她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了吧?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洛倾颜欣欣然拜了师,便开始了辛苦的习武之旅。只不过刚开始都很艰辛,才过了几日,便给人一种日渐憔悴的感觉。

    起初还好,并不明显。可是日子就久了,便会被察觉,颜筠舞见了很是心疼,洛倾颜起早贪黑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才几日而已,她就变了模样。

    虽不像之前那样病娇娇的,可疲惫的样子却惹人生怜。颜筠舞担了心,便去求洛明磊好生管管似走火入魔的洛倾颜。

    洛明磊自然是会听自家夫人的话,但为了避免洛倾颜不开心。他只能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流月只教她强身健体内容,并且缩短时间。

    刚下了这个命令,洛倾颜就听到了风声,怎么会同意。当天夜里,辗转反侧之间,她终于忍不住披了件外袍往洛明磊那跑。

    她出于礼貌敲了门,但并未听里面是否回答,就推门走了进去说道:“父亲,请你收回白日的命令吧。我是真的想习武……”

    见洛倾颜莽莽撞撞闯进来,洛明磊叹气,看了一眼颜筠舞,她脸上明显的是不同意洛倾颜所说的。

    于是,只好果断道:“颜儿,为父就知道你会感到不满。可是这已经是为父让的最大一步了,女子本就不能习武,我让流月教你已是对你好了。”

    她现在哪听得了大道理,直接出言顶撞:“可师傅不是也是女子吗?不是照样能习武吗?为什么我就不行呢?我们难道哪里不一样吗?”

    这反驳的话令洛明磊一时语塞,突然觉得自己的宝贝女儿是如此的伶牙俐齿。可碍于颜筠舞的面子,他只能用威胁地语气说道:“好了,颜儿不必多说,父亲心里有数。你快些回去歇着吧,要不然以后你还是待在闺房里熟练女红好了。”

    洛明磊话中的意思很是明显,无非就是不顺着他的意,他就不让洛倾颜习武呗。

    两人气氛僵硬间,颜筠舞只得上前打圆场道:“好啦,你们两父女都不要吵了。颜儿,你父亲说的对,习武之事以后慢慢来吧。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知道吗?”

    等她说话的时候,洛倾颜的理智才算清醒,近日来她的确算是疯狂的了。早起晚睡的,根本没什么精神。也好,是该借此休息一下了。

    没再强求,洛倾颜软下来答应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服从父亲的命令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珠子突然一转,一个不错的坏主意涌上心头。她可以背着他们让流月教她别的功夫呀!反正他们也看不见是不是?

    而且只要她减少锻炼的时间,不减少量的话,她还是可以学到自己想学的。

    一想到这,洛倾颜还是开心的。愁眉不展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来,她看了一眼面前一直以来为自己担忧的父母。

    微微欠身:“颜儿都想明白了,父亲母亲说的对。你们早些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小闹剧过了以后,便迎来祥和的静谧。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静谧过了。

    洛倾颜望着那抹好看的弯月,突然勾唇,巧笑嫣然。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圆满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