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章 太过分了
    “简直太过分了。”牧禾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道愤怒的咆哮,接着就见乐嘉容大踏步的走了进来。许是因为走的太快,牧禾觉得她走路都带着风。“他怎么能这么过分。”

    一直以来,就算她再怎么的任性胡闹,再怎么的讥讽挖苦他,但始终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也许是为了最后一丝的血脉亲情,总之,她还保留了一点点的温情。

    但是现在,她觉得她的温柔完全是喂了狗,那男人根本就不懂得怜香惜玉,不管是对他的女人,还是对他的女儿。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乐嘉容走到陆季雲的身边,这才发现了他手上的上,她更加的怒不可遏,转身就往外走,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像是要去和谁拼命一样。

    “嘉容,你去哪里?”牧禾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追,生怕这脾气火爆的大小姐再去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陆季雲没动,他现在心乱如麻,脑子里面更是乱糟糟的一片。

    “嘉容嘉容,你冷静一点。”牧禾拉着乐嘉容的胳膊,生怕她去干什么傻事。可是乐嘉容一直抗拒着他的拉扯,无奈之下,他只好大声对陆季雲喊道:“季雲,你会劝劝嘉容啊。”

    陆季雲这才像有了反应一样,他机械的转过头,对着乐嘉容小声了一句,“嘉容,过来。”

    那声音很轻,若不是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可是刚才还在拼命反抗的乐嘉容,像是被施了定身符一样,站着不动了。

    “嘉容,过来。”牧禾拉着乐嘉容的胳膊准备将她带过去,可是乐嘉容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哀伤的看着陆季雲,眼睛里面氤氲的雾气,让她的眼睛变得朦胧起来。

    自从上次陆季雲为了保护她而被乐云生刺伤之后,她就发誓,再也不会让他因为她再受一次伤害。可是她失言了。

    陆季雲手上的血让她的崩的最紧的那根弦彻底的断了,那第一次对自己的懦弱感到无比的愤恨。

    “嘉容,过来。”陆季雲冲她招了招手,眉眼含笑,语带缱绻。

    有那么一瞬间,乐嘉容特别想哭。她猛地走了过去,一下子抱住了陆季雲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不要哭了。”

    陆季雲知道刚才他的失神让乐嘉容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轻轻的拍着乐嘉容的背,安抚着她已经崩溃的情绪,温柔的在她的耳边呢喃,“我没事了,这是我刚才不小心弄的。”

    乐嘉容苦着说,“你说过,永远不会骗我的。”

    陆季雲对着牧禾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老实的说,“嗯,这伤确实是我自己弄的。”

    牧禾递给陆季雲一张纸,然后就坐在了他的对面,直白的看着陆季雲,眼神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今天他要是不说出一个甲乙丙丁来,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乐嘉容也抬起头,抽抽噎噎的说,“那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才不会那种闲的没事干就去找自虐的人呢。”

    陆季雲犹豫了一下,最终在两双眼睛殷殷的注视下,缓缓地开了口,“我只是担心爸妈而已。”他淡淡的说,“与我而言,我最亲的人只有他们两个了,我只是担心他们出事而已。”

    “我不会给他伤害爸妈的机会的!”她的忍耐早已经到达了极限,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

    乐嘉容说完站起来就准备找男人好好的聊一聊,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走出一步,又被陆季雲拉了回去。

    “别去,”陆季雲对着她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合适的机会。”

    牧禾沉默了好长时间,这才轻声说,“嘉容,你要是相信我的话,现在最好不要和义父起争执,因为他真的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虽然现在一直忍着你,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肆意的忤逆他。”

    “我没有忤逆他,而是他一直在找我的不痛快。我也不想闹这么僵,这一切都是他逼我的。”

    见她情绪这么激动,牧禾忍不住摇了摇头,温声安慰道:“嘉容,你先听我说完,我觉得义父不会去找伯父伯母的麻烦的。”

    “你为什么那么的肯定?”

    牧禾不自然的笑了笑,“其实我没有那么肯定,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我总觉得义父对伯母还有一丝的情分,所以,他不会伤害伯母的。”

    乐嘉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没有任何的科学根据。”

    乐嘉容无语的摇了摇头,觉得她刚才居然认真的听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简直是有病。她没好气的瞪了牧禾一眼,“你是不是在拿我寻开心啊。”

    “并没有,我是真的这么想的。”

    陆季雲一直没有说话,他单手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牧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