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3章 大哥哥长得真好看
    乔临的速度很快,来人一开始也没有防备,毕竟一开始他收到的消息,就是看守的人,只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大少爷,却没有想到,这个大少爷更本就不是一个善茬。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脆弱的脖子已经被乔临拿粗糙却牢固的麻绳勒住了,而且乔临还是把他往死里勒,下手丝毫不手软。

    男人的脸快速的涨成了深红色,呼吸极度困难,死亡的窒息感向他袭来。

    死亡的恐惧,让男人眼里都出现了泪花,手指扣着脖子上的绳子,想把自己的脖子解放出来,喉咙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来,连字音都吐不准确。

    “方放凯”马小辉眼睛开始翻白,离死不远了。

    乔临眯眼,手中的力道松开,马小辉跌坐在地上,猛烈的咳嗽。

    “咳咳咳咳!”

    “你不是绑我的那群人。”乔临冷眼看着地上狼狈的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儿把人给杀了。

    刚刚从死亡的边缘逃出来,马小辉一张脸涨的通红,脖子上一圈勒痕隐隐有些泛紫,可想乔临用的力气有多大。

    马小辉惊魂未定,听到乔临的声音,下意识的颤抖,这个人实在是太狠了,下手丝毫不受手软的。

    “我我和绑架你的那伙人不是一起的!”

    乔临:“我知道。”一个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就没了丝毫反抗能力的人,不可能是绑架他的那些人。

    绑他的那群人身手可不弱,只是看那一身肌肉都能够看出来,而且那些人的身上有一股血煞之气,手里多多少少都粘过一些人命。

    “说说,你为什么在这里,那些人都去哪儿了?”

    乔临盯着地上狼狈的人,眼中没有丝毫的波澜。

    马小辉总觉得面前这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人看,那双眼睛跟黑洞一样,吓死个人。

    “我我只是收了他们给我的钱,帮他们看着你而已。”

    本来那些凶神恶煞的男人离开的时候,说过,不准他开门进来看,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好奇,好奇这个空屋子里,究竟关着谁。

    趁着那些人都都不在的时候,马小辉就开门进来了,谁曾想,里面的人速度这么快,扑过来就直接勒他的脖子,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自己刚刚差点儿死了,马小辉摸了摸自己刺痛的脖子,上面勒的地方都肿了。

    妈耶!真恐怖!

    乔临:“他们那些人呢?”

    马小辉摇头:“我不知道,刚刚坐车全都走了,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乔临没有说话,走近马小辉,马小辉被吓的连连往后缩。

    乔临:“”身为能不能有点儿骨气?

    如果马小辉知道乔临内心的想法,一定会很想说:你来试试突然被人拿绳子勒住脖子,往死里勒!试试看!

    “起来!”乔临抬腿踢了踢马小辉。

    马小辉不想起来,连连摇头,怕自己起来乔临会揍他,毕竟乔临的眼睛里写满了“没有人性”。

    当然只是马小辉是这样想的。

    乔临眯眼,冷声威胁:“不起来,我就揍死你。”

    这话一落,马小辉利落的从地上蹦了起来,起来的一瞬间身体有些慌,显然刚刚差点儿被勒死,身体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还是乔临伸手,扯了马小辉的手臂一把,马小辉才没有跌倒。

    马小辉下意识的道谢:“谢谢。”

    这两个字落下,屋子里的气氛,诡异的安静。

    马小辉:“”他是个傻逼吗?!竟然对着前一秒说要揍死他,前前一秒差点儿勒死他的人,说谢谢谢谢

    给人道谢,这个从小他奶奶就在教他,乔临拉了他一把,马小辉下意识的就说了。

    乔临挑眉,没想到这小子,心还挺大的。

    “出去带路。”

    他刚刚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投透过窗户的小缝隙,看了外面的情况,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哪里,需要一个人带他出去,马小辉出现的正好。

    马小辉敢反抗吗?自然是不敢的,了解一下现在还疼的脖子。

    外面是紧紧挤在一堆儿小平房,其中夹杂这一两栋双层楼,看起来很老旧,各个房屋中间狭窄的过道里,牵着绳子,挂着一幅,路边摆着水盆。

    乔临出来,站在二楼,看到外面的环境,眉心蹙了起来,着还是他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从小就出生在乔家,这个背景深厚的家庭里,乔临从来没哟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即便是他离家出走,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内心深处有了触动。

    马小辉走在前面,嘱咐乔临下楼梯。

    “你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着点儿,这个楼梯踏坏了好几个地方,一个不小心就得甩下去。”

    楼梯是修在外面的,木制的,踏上去还会发出声音,存在的年头已经不短了。

    “这个二层楼,原本的人家几年前就已经搬走了,现在没有人住,是一个空房子,今天那些人突然过来的,那个时候他们身上扛着你,我看到了,可是我不敢管,在这边徘徊的时候,那些人有事要找我看着你,还给钱,我就同意了”说到这里马小辉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他这是属于“见死不救”还“助纣为虐”,脸红了红,“我我缺钱。”

    马小辉很缺钱,却医药费的钱,他唯一的亲人,奶奶住院了。

    乔临没说什么,也没有追问,他看的出来马小辉的生活并不好,身上的袄子虽然完整,没有补丁,但是会颜色都已经洗的有些浅了,裤子太短,露出了半截脚踝,在寒风中冻得通红,脚上穿的鞋子也好不到那里去,一双单鞋。

    乔临目光落在马小辉的鞋子上,低头看到自己脚上黑色的长靴,两个差距太大,有些刺眼。

    这之后看到的场景,乔临的内心更加的震惊。

    在s市还有这样的地方吗?!

    今天飘了雨,现在的地面上全是泥浆,踩的一鞋子都是,室外的温度都是零下了,谁不是把自己裹得越厚越好,他却看到几个小孩子,身上只是穿着单薄的衣服,虽然穿了好几件,但是根本就不抗冻的,一张笑脸冻的通红,偏偏还在笑着。

    一个小女孩看到马小辉,迈着小短腿扑了过来,搂住马小辉的腿,挂在他腿上,仰头笑着喊人。

    “小辉哥哥!”

    随后转头好奇的看着旁边的乔临,乔临身上穿的衣服很好,和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小女孩眨眨眼睛,好奇的看着乔临的脸:“这个大哥哥是谁啊?长的真好看!比我们这里的人都好看!”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