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唐三米和金吸土
    唐多多的寝室在二期公寓宿舍楼g栋一楼最左边108室,坐北朝南,前后都是宿舍楼,左边是一个小小篮球场,篮球场前面是第一食堂,k大还有第二食堂,第三食堂,不过都在一期公寓那边。

    三个食堂中第一食堂是最大最豪华的,中午的时候,第一层是各种普通盒饭盖饭,比较便宜,五块钱就可以吃饱,第二层是各种特色小吃小炒,价格都比较贵,早上则只开放第一层,有清粥小菜包子馒头面条之类的,量大管饱,味道也不错。

    她们寝室属于全楼位置最不好的一间寝室,因为是一楼,又是最角落的房间,光线几乎全部被前面的楼给挡住了,白天阳光照不进来,必须要开灯,晚上又密不透风,蚊虫肆虐,在寝室点个蚊香,第二天醒来掀开蚊帐,往地上一瞅,密密麻麻全是蚊子尸体,得用扫帚给扫出去。

    最麻烦的是,宿舍楼电力设施比较老旧,还搞各种限电措施,导致宿舍频频跳闸,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四个电扇一起开,开着开着就跳闸了,只能陪着笑脸说着好话,让总是耷拉个脸凶巴巴的舍管阿姨来重新开闸,还总是被怀疑用了大功率电器,别提多憋屈了。

    唐多多垂头丧气的回到寝室,寝室是四人间,上面是床铺下面是书桌柜子,上上下下都得爬梯子。

    房间里有小阳台,小阳台左边是洗手池,洗手池上方有个脏兮兮满是水渍污渍的镜子,右边是厕所,厕所里有个蹲坑和一根水管,水管右边连着蹲坑冲水的阀门,水管左边弯了个直角,往上延伸了半截,尽头应该有个可淋浴的喷头,但是不知为什么已经被摘掉了,想洗澡只能去学校开的洗澡间,五块钱一次。

    阳台正中间是推拉式的银白色窗户,窗户最左边有个纱窗,平时是不敢开窗户的,深怕蚊虫大量飞进来,房间透气全靠这脏兮兮满是灰尘的纱窗。

    每个床铺上都挂着蚊帐,连入秋了也没有换下来,因为秋天的蚊子依然很猖獗,时不时还会想办法钻进帐子里,搞的人鸡飞狗跳,一晚上都是“啪啪啪”的声音。

    最心塞的是如果打蚊子打的一手的血,就要扒开蚊帐爬下来洗手,等重新爬回帐子里,就会发现又有新的蚊子乘机飞了进来,继续不知死活的“嗡嗡嗡”……

    寝室里的四个人都是大一新生,唐多多和金禾是动画班的,李柔和吴佳佳是油画班的,所以,寝室里除了堆着各式各样洗过或者没洗过的衣服鞋袜,还堆着各种凌乱的画具画架颜料纸张。

    因此室内空间十分拥挤,走道只能堪堪过一个人,两人交错走过的话,得贴在一起侧着身子擦过去,不然一不小心就会碰翻画架画板衣架等叮叮当当的东西。

    尤其是油画班的两位,把上课画的油画作品也堆在门边挨着镜子的位置,因为要不停的反复修改,油画总是湿湿的需要晾干,那亚麻油松节油的味道十分刺鼻,隔一段时间两人就得用小铲子,把死在上面的蚊子苍蝇一个个的铲下来。

    李柔和吴佳佳还没有回来,寝室里只有金禾正一边换衣服一边带着蓝牙耳机,和男朋友孙逸煲电话粥。

    金禾长的十分精致漂亮,尤其是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妩媚中带着一丝英气,小麦色的肤质看起来十分的阳光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光洁细腻微微透着粉红。

    “亲爱的,今天想不想我啊?”金禾脱下衣服,穿着粉色内衣裤拿着一条红色连衣裙在身上比划,不仅通电话的语气骚骚的,在镜子前扭来扭去秀身材的举动也骚骚的,一脸的春情涌动饥渴难耐。

    “想啊,那究竟是哪里想呢?哦呵呵呵,原来是那里想啊,小坏蛋,你可真是坏~”金禾抱着连衣裙突然笑得一脸荡漾,一条大腿站立一条大腿屈起,夹紧了相互轻轻摩擦,连脚趾都一伸一缩好像在做什么奇怪的运动。

    唐多多抱着浅紫色的双肩背包,一脸懵逼的站在寝室门口,满脑子问号。

    究竟是哪里想?

    你们在说什么骚东西?

    “你问我想不想你?当然想啊,哪里想?嗯~不告诉你,你自己猜~”金禾十分甜腻的“嗯”了一声,“嗯”得骚气满满,“嗯”得唐多多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掐她脖子。

    你快点说清楚!

    究竟是哪里想啊喂?!

    情侣的世界真是好难懂,想就想,还分哪里想?究竟是哪里想?!啊啊啊啊啊!究竟是哪里想?!!快告诉我!!!

    “好好,我马上就出门,你再多等一下嘛,人家还要换衣服啦,嗯嗯,我先挂了,亲口,么~”金禾对着手机重重的吧唧了一下口水,才终于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究竟是哪里想啊?”唐.好奇心.强迫症.多多,连忙跑到金禾身边,瞪大眼睛盯着金禾雄厚的事业线,不耻下问。

    金禾挺了挺胸,大大方方的给唐多多使劲儿看,将手机和红裙扔到桌子上,又拿起一件浅黄色紧身t恤在身上比划,“哎呀,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等你交了男朋友,就知道究竟是哪里想了。”

    唐.单身狗.多多,再次受到了来自小伙伴的一万点伤害,表情碎裂,血条清零,果断触发了“复仇者”技能。

    “让你不告诉我!”唐多多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举起罪恶的魔爪,抓向了金禾雪白柔嫩的胸脯……

    “啊~不要~轻点~人家好痛痛~”

    “说不说?”

    “啊~雅蠛蝶~”

    “金吸土你不要叫的这么消魂,叫得我都硬了!”

    “唐三米,你再用点力嘛~”

    “沃艹,不要表现得这么享受啊,人家很没面子的!”

    “你不是自称唐三米吗?怎么关键时刻中看不中用啊。”

    “我已经很努力了!”

    “用力!快点!”

    “真的撸不动了,金吸土你太牛逼了,杂家手好酸……”

    唐三米完全不是金吸土的对手,最后满头大汗的败下阵来,单身狗和非单身狗的战斗力,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金禾提上裤子,爽完还要鄙视一下累瘫的小伙伴,“你这三米幻肢还是早点切了,捐献给有用的人吧,也算做件好事,物尽其用了。”

    “捐谁?”唐多多瘫在椅子上自暴自弃。

    “当然是卫空城那个大帅比啊,你不是和他关系很好嘛~”金禾对唐多多挤眉弄眼一番,“多多加强一下兄弟情谊,说不定能发展别样的基情呢?”

    “别闹。”唐多多摇摇头,“他有女朋友。”

    “我知道啊。”金禾一脸不以为然,穿上了一件蓝色低胸荷叶边雪纺衫,“可他换女朋友的速度不是很快嘛?刚开学不久就起码换四五个了,每星期宝马车上都坐着不同的女人,你这近水楼台的,机会还是很大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可得抓紧点。”

    “金吸土,我其实是你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吧!”唐多多狠狠一拍桌子,表示宝宝要生气气了!

    “明明知道他是个坑逼,还想把我往火坑里推,你一点都不爱我!离婚!我要立刻马上现在就离婚!”

    “离婚了,孩子跟谁啊?”金禾笑眯眯的,一点也不怕,还手贱的掐了掐唐多多气呼呼的小脸。

    “当然是跟我,你要每个月按时付赡养费!”

    “你又不能喂奶,还是跟我吧,母乳喂养的孩子比较健康嘛~”

    “咦,你有奶?”

    “有啊,要不要尝尝?”

    “好哇好哇~”

    ……

    两人很快歪了楼,就有没有奶什么味道之类的闲扯了至少十分钟,直到金禾的手机催命一样的响了又响,催促她赶快出门。

    金禾意犹未尽的提起亮晶晶的小包包,站在门口对唐多多挥了挥手。

    “我要出去了,今晚肯定不回来,阿姨要是来查寝,就说我跑肚拉稀生病住院,随便瞎扯个理由就行。”

    金禾转过身要带上门,又突然回过头意味深长的加了一句,“卫空城那脸蛋那身材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连我这种有夫之妇都心动的很,你就不想睡一睡?哪怕就睡一次那也是大赚特赚啊,简直可以放嘴上吹一辈子:想当年姐也是睡过k大男神的女人~啊啊,想想就爽的不得了,肯定羡慕死那群小婊砸!唐多多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吗?”

    说完,金禾没有等唐多多的回答,给了她一个妩媚的飞吻后,就扭着屁屁关上了寝室大门,将一脸懵逼的唐多多独自留在陡然安静下来的寝室里。

    ‘唐多多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吗?’

    唐多多捂住半边脸,沉默的坐在那里,时常带笑的娃娃脸,此刻却一丝笑容也没有,卷曲的睫毛缓缓垂下,遮盖住眼里所有莫名的情绪。

    ‘我们一起洗干净,就可以握在一起了嘛,不嫌你。’

    ‘知道了宝贝,等下就来,洗干净了床上等我。’

    骗子,烂人,花心大萝卜,脏死了,除了脸一无是处。

    超级讨厌你。

    才不要睡你。

    滚。

    唐多多抱住膝盖,将自己小小的身体蜷缩进椅子里,仰起头望着满是灰尘的天花板,紧紧的咬住嘴唇,强忍住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秋夜的风,忽然从纱窗外偷偷的潜进来,将雪白的画纸吹落一地。

    显得凌乱,又狼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