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番外三
    此为防盗章  一念天堂, 一念地狱。

    这句话用来概括薛霁的近况, 简直再贴切不过。

    五个月前,她还是炙手可热的娱乐圈新星;五个月后的现在, 她已经成了全网黑的第三者,糊穿了地心不说, 还遭到了公司的雪藏。

    而这一切的起因,要追溯到电视剧《长梦》的开机晚宴上。

    当晚,薛霁作为《长梦》的女主角, 被经纪人罗欣推着在给一众大佬们敬酒, 谁知敬到她上头的老板赵凯时,画风突然变得有些不对——赵凯像是被酒浸软了骨头一样, 整个人都黏在了她身上, 手还不断贴着她腰后往下摩挲。

    薛霁是正经科班毕业的演员,大三那年正式接了第一部戏,演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配角。

    虽然只是个小配角,但架不住她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很快就被人慧眼识珠,挖去演了一个戏份颇重的女配。

    这个女配角色让她成功获得了不少人气,因而才刚毕业, 她就被一家颇大的娱乐公司——凯星娱乐签下。

    影视这一行, 有人好运当头,一蹴而就红透半边天;有人时运不济, 接个十几二十部戏都还在跑龙套。薛霁接手的第四部戏, 便是《长梦》的女主角, 单就这件事来说,她的运气着实不算差。

    大概正因为走得太顺,没经历过什么风浪,所以当赵凯的咸猪手在她身上摩挲时,行动快过大脑思维的她下意识做出了本能反应——一把将人推开。

    她手中还握着高脚的水晶酒杯,由于动作幅度太大,杯中的酒华丽丽洒泼在了赵凯身上。

    这一连串操作,颇有“不畏强权泼你一脸酒”的凛然风骨。

    刹那间,赵凯的脸黑了。

    罗欣的脸也黑了。

    而薛霁她自己,也傻眼了。

    赵凯是什么人?

    凯星娱乐的两大股东之一,薛霁的衣食父母,手握生杀予夺大权。

    就这么被她泼了一身酒……

    呵呵,她都忍不住想给自己点个赞,送自己上天。

    薛霁不知道当晚尴尬的局面是怎么收场的,等到第二天她回过神来,面对的就是罗欣堪比锅底的脸色,以及“女主角临时换人”的噩耗。

    俗话说,祸不单行。

    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网上曝光了一张她与当红小生陈元嘉深夜私会的照片。

    陈元嘉是时下当红的小鲜肉,也是《长梦》的男主角,原本男女主角闹点绯闻,也实属正常。可偏偏陈元嘉有个公开的女友,叫陶思韵,是圈内正火的流量小花,两人一度被誉为“金童玉女”,cp粉无数。

    《长梦》开拍前半个月,陈元嘉和陶思韵以性格不合为由突然宣布分手,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热度迟迟没有下去。

    这个风口上,薛霁和陈元嘉“私会”的照片曝光,无疑是往沸水里浇了一瓢油,让薛霁背上了“小三”的骂名,也让一众粉丝找到了宣泄怒火的地方。

    一石激起千层浪,事态很快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薛霁之前那些莫须有的黑历史全被扒了出来。

    什么整容、被富商包养、潜规则上位……甚至还有一篇几千字的长帖,洋洋洒洒分析了她大学时候跟陈元嘉的“前缘往事”,说她当年为了上位,劈腿某公司高管,现在见陈元嘉人红,又臭不要脸想求复合……

    林林总总,简直罄竹难书令人发指。

    对此,薛霁只想翻个白眼。

    她连前男友都没有,上哪儿去劈腿?

    网上铺天盖地全是骂声,薛霁估摸着再挖下去,强大的网友们可能连她小学三年级跟男生打架且以一敌二的“光荣事迹”都能挖出来。

    大概是看她太惨,也有可能是怕被扣上“渣男”的帽子,陈元嘉终于发声澄清,表明分手的事与她无关。奈何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们早已被怒火冲昏了头,压根不相信这条声明,舆论依旧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着。

    人一旦倒起霉来,喝凉水都塞牙。

    鉴于她刚得罪了赵凯,公司连基本的公关都没给她安排,反而借着这个势头,顺理成章地将她雪藏了。

    旦夕之间,薛霁前途尽毁,接的戏、代言、综艺节目……通通都被取消。

    刚开始,薛霁还没觉得有多严重。

    她从小运气就不怎么好,抽奖从未中过,无论干点什么也都颇多坎坷,签约凯星,接下《长梦》的女主角,算是她过往生涯中最走运的一次。

    她甚至想过,如果《长梦》拍完之后能大火,说不定她就因此一炮而红了,想不到最后还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真真是再好的脸,也顶不住逆天的衰气。

    衰神附体太久,薛霁早已习惯了各种变故,因而心态还算乐观。

    然而,在被雪藏了五个月之后,她终于绷不住了——

    雪藏意味着没戏拍,没戏拍意味着没钱挣……看了看卡上的积蓄,再想想每个月要交的房租,她深深觉得,自己再这么堕落下去,恐怕要饿死街头了。

    深思熟虑半个小时后,薛霁换上自己最不起眼的一套衣服,准备出门。

    出门前,她端详着镜子里那张精致明艳的脸,犹豫片刻,戴上了帽子、口罩,还有一副墨镜——

    虽然现在是文明社会,但作为被命运“眷顾”的孩子,万一碰上个中二脑残粉,泼她一脸硫酸就不妙了。

    留得美貌在,不怕没柴烧。

    即使被雪藏,她也不能轻易认输。

    薛霁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大叔看见她做贼一样的打扮,不由频频向她投去奇怪的眼神。

    薛霁无视他的目光,全程保持高贵冷艳的形象,惜字如金。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本市颇负盛名的一家餐饮会所外。

    会所有一个风雅的名字,叫“春日宴”,消费水平极高,来往多是富商巨贾和娱乐圈的人。

    华灯璀璨,正是酒色香浓的时候。

    进入“春日宴”后,薛霁没有去吃饭的包厢,而是直接去找了营业部的副经理盛妍。

    盛妍挽起一头秀发,穿一身月白色刺绣旗袍,仪态优雅地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随口问:“喝点什么?”

    薛霁小心翼翼看了看左右,才将墨镜口罩摘下来:“来杯白开水吧。”

    盛妍:“……”

    薛霁:“我现在的穷,你难以想象。”

    最开始得到被雪藏的消息时,她也跑到这里来借酒浇愁过,结果一晚上花掉了将近五万!

    事后她简直悔青了肠子,好好的,学人家借酒浇愁干什么?洗个澡冷静一下不就好了?

    “行了,今天我请你。”

    盛妍无语地瞥她一眼,脸上写满了嫌弃。

    薛霁立马作西子捧心状,泪眼婆娑道:“亲爱的美人,你这是准备包养奴家吗?”

    “太贵,养不起。”盛妍微微皱眉,换了认真的神情,“说真的,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坐以待毙?你跟凯星可还有三年多的长约,艺人耗个三四年,再想出头,就难了。”

    薛霁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这不正找你商量办法吗?”

    盛妍想了想,眼底闪过一丝挣扎,说:“不然,我去找一下陈元嘉,让他发公告还你清白——”

    薛霁忙道:“不用不用……”

    因为曝光的那张照片,外人都以为她跟陈元嘉有什么爱恨纠葛,其实,她只不过是阴差阳错替盛妍顶了包。

    薛霁跟盛妍认识多年,算得上无话不谈的好姐妹,而陈元嘉则是盛妍的前男友,所以当得知《长梦》的男主角是陈元嘉时,薛霁的心情一度十分复杂。

    不过,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谁知,陈元嘉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跑过来纠缠不休,询问她盛妍的近况,大有“旧情难忘”的意思。

    那张两人“私会”的照片,就是那时候被人偷拍下的。

    “公司雪藏我,归根到底是因为我得罪了赵凯,陈元嘉的事只是个借口。”薛霁说道,“况且,陈元嘉早已经澄清过了,可惜没人相信。”

    “那要不然……你去向赵凯服个软认个错?”盛妍又道。

    薛霁沉默不语。

    要真是认个错就能解决,她也不至于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盛妍看了看她的神情,无奈道:“算了,依你的性子,估计也折不了这个骨头,别回头惹出更大的祸……实在不行,我先借你点钱周转一下?”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