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二章
    因为聂宴最近几天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亲自处理,没有太多时间和陈渊再交流演戏方面的经验,导致陈渊在片场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到酒店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对此陈渊并不放在心上,但张成华还关心了几句。

    他演戏的天赋得天独厚,合作的这段时间让张成华惊喜不断,也不太能理解他之前的几部电影怎么就能烂到那么地步。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张成华太久,“是没遇到好导演。”他眯眼笑道,“肯定是没遇到好导演。”

    邓佳言站在他身旁看向远处正在穿威亚服的陈渊,深有同感,但她补充一句:“也没遇到好剧本。”

    刚刚和龙套演员讲过动作回来的严才捷看他们一眼,“……”

    他还没说话,邓佳言就喊道:“开始了开始了!”

    摄影师已经就位,现场渐渐安静——

    陈渊单手握着归鞘长剑,他甩手卷起长袖负在身后,飘身从高台飞落到众人近前,衣摆随风而起,一如他轻松的神色,不带丝毫吃力。

    下一刻,他脚尖先触地,接着顺势往前走了一步,说出一句台词:“诸位,好久不见。”

    嗓音惯常低沉磁性,却掺进了玩世不恭的味道,那双以往疏离淡薄的漆黑眼睛里,此时盛满令人心跳加快的温柔笑意,薄唇抿起的弧度是漫不经心的洒脱。

    摄像机恋恋不舍把他这张脸换了角度拍个遍后,镜头慢慢移到了他对面的方向。

    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一条过。

    张成华赞叹地摇了摇头,“他简直就像天生会飞,我从来没见过有谁拍吊威亚的戏能过得这么简单。”

    这次轮到严才捷深有同感,“他天生会武术。”

    邓佳言接口说:“陈哥天生就是个天才。”

    刚才在镜头前配合拍戏的男主角听到三人的聊天内容,眼含厌恶地冷哼一声,转身走到另一旁休息。

    在他身后的男演员见状,心里微动,抬脚跟了上去,“邵哥,等等,下一场戏有段台词我还不太熟,我们对一下吧?”

    邵元洲回头看他一眼,“哪一段?”

    “我翻一下,”男演员作势排开手里的剧本,他走近时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这个陈渊究竟哪里好,不就是拍几个耍帅的镜头,看把张导和邓编剧高兴的。”

    邵元洲皱了皱眉,但没有阻止他,只说:“林海娱乐的太子陈渊,你不知道吗?”

    “太子?”男演员低声笑了一句,“林海娱乐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他还算什么太子!不过说起这个,他前段时间跟聂家那位结婚,也真是让人惊讶,邵哥你还不知道吧,和他结婚的,就是当年被林海娱乐封杀的那个聂宴。大家都说,聂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

    邵元洲眼底又有厌恶的神色一闪而过,“两个同性恋这么大张旗鼓的结婚,也不怕丢人现眼,聂宴是谁我才不感兴趣。”

    男演员眉头一挑,他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转而说:“谁说不是呢,我就是觉得奇怪,之前林海娱乐还有资源的时候,给陈渊拍了那么多烂片,扑得一文不值,现在张导竟然还让他进组,这是找不到人了吗?”

    邵元洲远远看了一眼陈渊,语气不屑,“他耍帅耍得不错,邓编剧也喜欢那张脸,一个花瓶而已,有没有演技很重要吗,这有什么值得奇怪。”

    “邵哥说的也对,”男演员赔笑一句,他装作不经意开口,“就是不知道,张导和邓编剧那么喜欢他,会不会给他加戏?我总觉得他的戏份好像比之前剧本上写的不一样了。”

    闻言,邵元洲脚步一顿。

    他皱眉更深,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加戏?开拍之前就已经定好了戏份,怎么可能给他加戏。”

    “邵哥别在意,我随便那么一猜而已,”男演员笑得开朗,“就是看邓编剧到现在还留在剧组,还对陈渊那么关注,难免想多嘛。”说完他拍了拍邵元洲的肩膀,“算了算了,不提他了,咱们对戏吧。”

    邵元洲却已经无心对戏了。

    两人聊起的人却对他们的交谈没有半点关注。

    陈渊脱了威亚服,接过助理递来的水只喝了一口,对手戏的女演员就微红着脸走上前来,询问他有没有时间排练。

    聂宴抽出时间赶到片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他冷着脸走上前,知道两人关系的女演员只好退开了。

    “你怎么来了,”陈渊走到桌前坐下,“不是有事处理吗。”

    聂宴说:“我是来告诉你,这件事有些麻烦,我明天要赶回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

    “嗯。”

    聂宴等着他继续开口。

    但等了半晌,陈渊也没有继续开口的打算。

    聂宴黑了脸,“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话?”

    陈渊抬眸看他,“你想让我说什么?”

    见陈渊这么无动于衷的模样,聂宴心里莫名不快,“这段时间你不见人影,我给你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陈渊微蹙起眉,“你不要无理取闹。”

    聂宴英俊脸上冷厉的神色更浓,他反笑一声,“无理取闹?”他有生以来还从未听过这种指责,这让他的理智迅速回笼,“那我和你无话可说。”

    陈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严才捷,“既然没话说,那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几个动作要学,你有什么事晚上我回去再说。”

    聂宴:“……”

    他顺着陈渊的视线看过去,胸膛内勉强压下的恼火复又翻腾,他深吸一口气,“你今晚早点回去,我的确有事要跟你谈。”

    “嗯。”

    聂宴抬腕看表,转脚时又想起什么,“还有,你的手机不要总是静音,如果你不喜欢把它放在身上,我给你安排一个助理。”

    陈渊已经站起身来,“可以。你去安排吧。”

    聂宴深深看他,“其他的事,我们今晚谈过之后再说吧。”话落,他转身离开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