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5章 无耻之尤
    听到有人找自己,苍海从床上翻了起来趿拉上了鞋子,走到了门口,在挑帘子出的那一刻伸手弯了一下腰,把鞋子穿好了。

    挑开了帘子,苍海出了门便看到两个陌生人带着一个约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了门口。

    原本苍海以为来的不是文一道就是自己的高中同学,但是这二老一小找自己,让苍海有点摸不着头脑。

    两个老人看到苍海,开始上下打量起来。

    苍海虽然不是相面的,但是一看这俩老的便觉得全身不舒服,老汉长着一张长脸,额头略窄下巴尖尖的,眼睛细长,眼睛之间的距离也略显得有些长,鼻子长的到是挺不错的,很挺拨,两片嘴唇很薄,最为主要的是两腮无肉,一看就觉得是个精于算计的人,而且还是那种心胸狭窄之辈。

    老婆娘也不是一副好长相,四方脸招风耳蒜头鼻,脸胖胖的,两腮的肉都快打褶子了,这还不算,脸上的两只眼睛长的太让人纠结了,大是大了不过是金鱼眼,还是那种死鱼眼,一般的死鱼眼也就算了,这两只眼睛还离的近,整个五官像是挤在了一起似的,看这面相就不是什么良善人,长着一脸刻薄样。

    两人之间的小姑娘长的到是挺漂亮的,削瘦的小脸,大眼睛高鼻梁,只不过小丫头现在的肤色不怎么好,而且看上去有点儿弱不经风的模样,整个小身板也是瘦瘦弱弱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明显小姑娘比较害怕,看到苍海之后小身板一个劲的想往两个老人的身后藏,只可惜两只小胳膊被两老人抓着动弹不得。

    除了这两老一小之外,还有师薇与胡师杰,师薇现在和苍海一样,同样是一脸的懵圈,只有胡师杰冷着个冷,似乎从面上能刮下来二两寒霜似的。

    无论是老汉还是老婆娘,现在脸上都挂着一副让人很不舒服的讨好表情,这两副模样让苍海不由想起了讨食的野狗。

    “您二位找我?”

    苍海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扫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眼胡师杰,觉得这事情怕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既然人家来找自己,那么自己也不能不闻不问啊,于是张口问道。

    “你是苍海?你好,你好!”

    老汉说完侧了一下身体垂头冲着手中拉着的小姑娘说道:“大丫头,叫哥哥,这是你的哥哥!”

    苍海听了直接愣住了,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妹妹。

    小姑娘现在很害怕,并没有依着老汉的话叫哥哥,而是扭着小身体继续想往大人的身后躲。

    苍海回过神来,冲着老汉说道:“我说这位老师傅,您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我可没有妹妹!”

    说完,苍海转头看了一下胡师杰。

    胡师杰见苍海望自己,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冲着老汉说道:“你们于家这么牛逼么,怎么着欺负我们四家坪村上瘾是吧?”

    “这说的哪里话,胡老哥,咱们这也算是亲戚,走动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再说了苍海原本就是大丫头的哥哥嘛,我可说的可有一丁点不对?”老汉看了胡师杰一眼之后理真气壮的说道。

    胡师杰听了嘿嘿一笑:“好你个姓于的,快二十的事情,我们不找你们算帐已经是仁义了,怎么着?你们特么的有脸过来攀亲戚,这是见海娃子出息了想占便宜?我跟你们说想都不要想,我们村的钱就是喂了狗,也特么的不给你们于家一分,再特么的啰嗦老子今天就草叉伺候!弄死你们两老子抵命!”

    苍海正云里雾里呢,见胡大爷爷这火有点太大了,这得是什么仇啊,于是抬头拦住了胡师杰:“胡大爷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弄的我都有点儿懵了”。

    胡师杰说道:“这老东西姓于,儿子叫于传友!”

    苍海一听更懵了,因为他一下子没有想起来于传友是哪只鸟!脑海里又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想起来这于传友到底是哪根葱。

    于是苍海只得又看向胡师杰,想让他解答这个人到底是谁。

    胡师杰说道:“于传友的婆娘就是赵美欣!”

    苍海听了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胡大爷爷一副有人欠钱的模样,这可比欠钱要厉害多了。所谓的于传友就是苍海母亲的第二任丈夫,眼前的这位老汉便是苍海生母改嫁后的公公,不用说这老妇就是那位婆婆了。

    “咱们算不得亲戚吧!不光算不得亲戚,而且我们姓苍的还和你们有仇”苍海立刻冷起了脸。

    对于苍海的父亲来说,和这姓于一家有夺妻之恨,对于苍海来说这仇偏偏又不能报,总不能和自己亲娘过不去吧,不过仇虽不能报,但是并不是说苍海就要玩什么以德报怨,心中打定了主意老死不相往来。

    “这说的哪里话,你娘叫赵美欣,她是我们的儿媳妇”老妇人这边立刻说道。

    不得不说这老婆娘的声音真是难听极了,还不完全是公鸭嗓子,像是公鸭子被人弯住了脖子正在拨毛开杀之前的声音,那听了之后心上都能起一层毛。

    “您这话说的有意思了,我姓苍,我不记得我们家有一门姓于的亲戚,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这世上真特么有脸皮厚到你们俩这样的,还蹬门认亲!”苍海很不屑的说道。

    老婆娘一听立刻怒了,伸出手指着苍海说道:“你这人怎么那么没有教养!”

    “我去你x的教养!”苍海直接骂出了口。

    这一句去你x的,直接把鲁姝和师薇给吓愣住了,在她们的印象中,苍海几乎就是笑眯眯的形象,哪怕是被人奚落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笑着不搭理别人,连冷脸给人的时候都少的又少,哪里听过苍海骂人。

    “虎头!送客!“

    随着苍海一阵呼喝,趴在厨房的虎头立刻站了起来,冲着两老家伙便吼了起来。虎头这边一吼,整个村子的狗都一边怒吼着同时奔将了过来,不到十来秒钟,村子里所有的狗都围着两个老东西,开始冲着两个不知羞的老家伙狂吠不己。

    ”我们和你没关系,但是这孩子你能说和你一点关系没有?大丫头再怎么说也是你娘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老婆娘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是冷着脸拽了一下小丫头的细胳膊,把小丫头带了一个趔趄,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苍海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被吓的如同小鹌鹑一样的小丫头,现在这个小丫头已经被吓哭了,不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