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来,张嘴
    夜晚十一点多,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有的地方只有路灯亮着,一个人走在那儿只有低头看自己影子的份。

    秦柏羽开车到达简家,带着蛋糕走下车,站在简家门外。他知道简丽雅这时候基本都没有休息,站在楼下,他看到了她房间的灯还亮着。

    于是他直接打电话给简丽雅,语气温和,“我在楼下了。”

    “要睡了,你自己吃蛋糕吧。”简丽雅走到窗前,看到楼下的人,却没有打算去见秦柏羽。就算要按照剧情跟他谈恋爱,那也不是现在,现在还是得按照原著剧情走,让他回去,“现在这个点,吃什么蛋糕,你要我发胖吗?”

    “不是。”即便对方的语气不大好,但秦柏羽还是受着,“是我来晚了,你休息吧。”

    “早点回去,别站在那里,回头我妈又得说我了。”简丽雅不耐烦地道,“说我刁难你。”

    “好,这就回去。”秦柏羽应声,他到现在还没有察觉出简丽雅有什么不一样。因为简丽雅依旧是一如既往地拒绝他,对方的喜好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而他也不曾跟踪她,不曾去真正了解她细微之处的差别。

    况且现在的简丽雅跟原先的真的就不是一个人吗?有原主的一些记忆,在别人怀疑她的时候,还能说过去的那些事情。一听过去的那些事情,谁还去怀疑她。

    简丽雅看着秦柏羽坐上车开车离开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在现在的男主角对她没有霸道,没有一定要上来。说实在的,秦柏羽对原主真的很好,可对方注定跟小白花女主在一起,还是厌弃了原主这种类型的女子。

    说什么,太刁蛮,总是让他做各种事情。而他跟女主在一起则非常轻松,女主很容易满足,娇娇软软的。

    简丽雅对别人的男人不敢兴趣,特别是这种注定会属于别人的男人。她不能动心,就算他们在一起,他遇上女主之后还是会跟她分手。

    他应该差不多跟那个女主遇见了吧,在原著里,男主一开始遇见女主,却没有喜欢上女主。后来跟原主在一起,见原主总是那么作,又不爱他,慢慢地寒了心,后面才跟女主在一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小白花女主也不算小三,秦柏羽也不算是渣男,因为秦柏羽在跟原主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跟小白花在一起,顶多就是朋友。

    可是原主在后面还是刁难女主,说女主是小三。

    简丽雅感觉到自己的心,一抽一抽地疼痛,等到失去后才后悔,又有什么样。原主不爱秦柏羽的吧,只是不想曾经属于自己的温柔,变成别人的。

    转弯处,秦柏羽停下了车,他坐在车里,拿起蛋糕,大口大口地吃下去。

    他只是想见一见她,却没有见到她。他知道她爱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可他还不想放弃,想要再试一试。

    秦柏羽吃蛋糕的动作很快,一会儿就被呛到了。咳了几声,把蛋糕弄到了衣服上,他没有去看身上的蛋糕,而是拿起矿泉水喝水,喝完水之后,把蛋糕放在旁边,没有再继续吃。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只是一件坚持这么久了,要是现在就放弃,他们又怎么可能在一起。

    林旭泽根本就不爱简丽雅,秦柏羽目露冷光,他一定不让林旭泽伤害简丽雅。

    此时,被简丽雅当成小白花女主的云舒已经回到家里,她还跟傅琛说了蛋糕店门口发生的事情。

    “这人怎么那么蠢,要是再来几个就好了。”云舒把秦柏羽当成了一个傻子,竟然一出手就给人那么多钱,那些钱可以买好多食物了。

    傅琛听完云舒的叙述,嘴角微扯,“他是在拿钱侮辱你。”

    “那就多侮辱我几次吧。”云舒表示不掉肉,拿钱侮辱就侮辱呗,不用劳动就有人送钱,有钱就有很多食物,就应该开心,而不是不高兴。

    “你是精怪吗?”在傅琛的印象中,有很多精怪遇见这样的事情,都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个精怪,怎么能被人类那么侮辱呢?

    “神兽!”云舒回答,“吞天鼠,超凶,超厉害的!”

    “……”一只吞天鼠会听到猫精就吓得瑟瑟发抖吗?显然不会啊。傅琛很难相信面前的这只小仓鼠是吞天鼠,上古时期确实有寻宝鼠伪装成吞天鼠吓唬人,因为这样就可能争取到逃跑的就。

    眼前这一只小仓鼠也是寻宝鼠吧,然后就说自己吞天鼠。

    “好,吞天鼠。”唉,自己养的鼠,就这样吧,要伪装就伪装吧,傅琛心想,不就是伪装成吞天鼠嘛,没什么,自己这只饕餮分分钟就能帮她伪装成功,反正这只鼠又不可能去吞天。

    “是真的!”别不相信她,云舒顾着嘴巴,又想拿着小pp对着傅琛。

    她从傅琛的手心跳到地步,一下子变成一只一米高的大仓鼠。

    “我,厉害!”看到了吧,随意变大变小,就是人类模样也能随意变化,还不留鼠耳朵,云舒表示自己比那些鼠厉害很多,伸出大爪子,一爪子就能把这位哥哥的脸给抓花了。

    傅琛伸手抓住云舒的爪子,幽幽地道,“莎莎啊,你是不是该去洗澡睡觉了?”

    “……”云舒眨眨眼睛,不再看看她多么厉害吗?她能做很多事情的,超级厉害的。

    为了让他看看自己厉害之处,云舒从空间里拿出几块极品灵石拍在桌子上,哥哥,看,极品灵石!

    傅琛看了一眼极品灵石,嗯,是真的,寻宝鼠嘛,当然能找到极品灵石了。而且她当了九月宗那么多年的镇山神兽,总得有工资。

    “……”这眼神是不相信她吗?云舒又从空间里拿出一株五百年份灵植,再高年份的不行了,她会心疼的。

    看,鼠,超凶,超厉害的。

    “莎莎,这是你的伙食费和住宿费吗?”傅琛微笑地看着云舒,“这里不是九月宗,你出来了,也该知道,外面都要花钱。瞧瞧,你跟我还这么客气,真乖。”

    云舒睁大眼睛,看着这位哥哥收走了她的极品灵石,还有那株灵植,感觉心脏停止了跳动,不能呼吸了!

    叽叽叽,那是我的,都是我的啊!

    云舒肉疼,想要哭诉,欺负鼠啊,啊啊啊啊,她要叽叽叽。

    下一刻,傅琛把那株灵植塞到了云舒的嘴巴里,嘴巴张那么大,想他投喂吗?顺带合上她的嘴巴,鼠都变成这么大,还不知道咀嚼吗?

    “咬住,要掉了。”傅琛道。

    云舒感觉到了嘴里的灵植,咬了咬,嗯,这是她的食物,美味的。

    吃完之后,云舒又看向傅琛手里的极品灵石,她的牙齿很尖锐,能吃灵石,咬得动。

    “莎莎,不付伙食费,就得露宿街头,没有包子了。”傅琛感慨,“我吃住也都要钱的,没事,大不了我们一起,不玩游戏,不睡软软的床……”

    “不,给你了!”云舒拒绝,鼠要睡软软的床,不能没有软软的窝。还有包子,她也要,“伙食费。”

    “嗯,伙食费。”傅琛点点头,所以九月宗以前就是那么忽悠鼠的吧。莎莎这么傻气,难怪总被人忽悠住,两个包子大于一株灵植,也就只有这只傻鼠会这么算。

    寻宝鼠啊,总是能寻找到宝贝,不把灵植当一回事也正常啊。

    难怪寻宝鼠那么少只,分明就是蠢死的。至于比寻宝鼠更少的吞天鼠,傅琛表示也许吞天鼠正在哪个角落啃泥土呢,也有可能再外太空流浪,跑去当星空兽。

    而九月宗的掌门正让弟子在玄学网发布寻精启事:我家的小仓鼠丢了,提供线索并找到仓鼠者,给一斤葵瓜子,ps:带灵气的葵瓜子。

    “掌门,发出去了。”年轻的弟子开口道。

    “这年头,找一只鼠都这么艰难了。”李掌门感慨,“你们这些人,就不知道多看着一点吗?一个母鼠在外面,也不知道会不会生一窝小鼠回来,那得要多少粮食才能养得起啊。”

    “……”年轻弟子不知道该怎么说,镇山神兽不是一般的鼠,怎么可能随便生一窝鼠回来。

    现在动植物都那么难成精了,镇山神兽出去也得跟一个精怪待在一起,再来一发,才可能生鼠吧。要是跟别的精怪在一起,生下来的是不是鼠还不确定呢。

    最重要的是镇山神兽真的没有那么蠢的好么,年轻弟子心想,都是因为掌门太抠门了,要是早一点多喂镇山神兽,镇山神兽哪里可能跑掉。

    现在好了,还得耗费带灵气的葵瓜子去寻找镇山神兽。

    “宗门艰难啊。”李掌门幽幽地道,“当掌门更艰难,你们吃穿住行不要钱吗?”

    我们每个月都有交伙食费和住宿费的好吗?年轻弟子无力吐槽,“师兄要下山了,我去问问他有什么好活计,我……”

    “你干嘛啊,上网盯着。”李掌门猛地拍了一下年轻弟子的头,“先找到镇山神兽再说,我又没比你去赚钱。”

    是谁说要上交这个月的伙食费,要提交工作月报的啊,年轻弟子表示他还能再撑着,其实他们掌门抠是抠了一点,但还是挺可爱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