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7章 问题少女
    很早很早以前,蔡美纹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家里曾经养过一条小狗,不是她想养的,只是有一天放学回家之后,看见屋里多了一条小狗,父母解释说是她姨家的狗,因为搬新家到六楼,每天爬楼梯遛狗太累,所以不想养了,过来问他们要不要养,不养的话就送到农村去了。

    父母见这条小狗怪伶俐的,而且也本着不花钱的买卖不要白不要的心理,就把它留下来,反正她姨说狗很好养,喂点儿剩饭就能养活,还能帮着看家。

    那时,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宠物行业还不存在,大家养宠物都是瞎养,缺乏相关的知识,更缺乏了解相关知识的渠道,不像现在上网一搜什么都知道了……而且那时大部分人的经济并不宽裕,连喂猫都是拿剩饭喂,何况是狗。

    那时的蔡美纹……大概是处于青春期、叛逆期吧,反叛意识很强,觉得父母不顺眼、觉得老师不顺眼,整天跟几个闺蜜死党厮混在一起,染发、抽烟、涂口红、穿耳钉、逃课、讲脏话……十足一个问题少女。

    无论是小芹菜还是张子安,包括现在所有认识蔡美纹的人,绝对不可能想象得到她那时的样子,就连她自己有时候梦见那时的自己,醒来后也会怀疑那个陌生的少女到底是谁?自己是不是被狐狸精或者黄大仙附过身?

    其实这也很正常,人的性格是会变的,或者说人本来就拥有多种性格,只是在不同的时期侧重于表现其中一种,很多人在现实中与网络上的性格不就是迥异吗?

    总之,那时蔡美纹连父母都看不顺眼,当然也对这条不请自来的狗看不顺眼,至于理由嘛……叛逆期的青少年需要理由吗?

    如果硬要找个理由,可能是觉得她的生活空间被侵占了吧,毕竟她家面积不大,是那时很常见的两室一厅,户型渣到令人怀疑设计师的脑门是不是被狗腿夹过,墙壁和门板薄得像纸一样,晚上时常能听见一些不应该听见的声音——当然指的是父母为她这个问题少女而唉声叹气的声音,而不是其他容易令人想歪的声音。

    蔡美纹进门看到这条小狗,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就发飙了,说为什么养狗不跟我商量一下?难道我不是这个家里的成员?我不同意养狗,你们把它送回去,从哪来送回哪去!

    父母很为难,她姨都离开多时了,再说都答应人家了,怎么还好反悔?于是他们没答应,反而跟她说你看这小狗多可爱,给你留下来解闷吧。

    她根本不想养宠物,也不喜欢这条狗,虽然当时她对狗的种类没认知,但一看这就是条杂毛土狗,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名贵——这倒也是,以姨家的穷酸,怎么可能养一条名贵的狗,又怎么可能把名贵的狗白白送人?

    这条狗也被她暴跳如雷的嗓门给吓到了,缩在茶几底下不敢出来,而这就更令她嗤之以鼻……当然,如果这条狗不怕她的嗓门,勇敢地向她吠叫几声,那她更有把它送走的理由了,反正只要看不顺眼,总会有理由的。

    她负气回到自己的卧室,重重地把房门一摔,又狠狠地抡起书包砸到自己的床上,尽情宣泄她的不满。

    父母对这样的她已经习惯了,在外面连连叹息,小时候明明还是那么可爱乖巧的一个女孩子,怎么长成这样了?这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蔡美纹用枕头压住自己的脑袋,不想让那些老生常谈的废话涌入耳朵,就连他们叫她吃饭她都没听见。

    以后怎么办?以后当然是纵马江湖快意人生,才不要像他们那样蝇营狗苟地过一辈子!

    她深受学校门口那些贩卖盗版港台书籍的书报摊影响,沉浸在对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在脑海里勾勒出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虚幻形象,慢慢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饿醒了。

    从床上爬起来一看,外面的天都黑了,室内也是黑的。

    她拉开灯,睡眼朦胧地走出卧室。

    “妈,我饿了!”

    没人回应。

    客厅和主卧也黑着灯,只有月光从阳台射进来。

    她拉开客厅的灯,看到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

    父母都去上夜班了,留言告诉她晚饭留在锅里,让她自己热一下再吃,别吃凉的,会把胃吃坏了,还叮嘱她睡醒了先用插销把门反锁好,吃完饭早点儿睡觉——都是老生常谈,没什么新鲜的。

    她爸是工厂的工人,三班倒,她妈是医院的护士,经常要上夜班,像这样赶在同一天出门上夜班也不稀奇。

    那时的白炽灯耗电大,再加上生活不宽裕,不像现在这样家里没人也亮着小夜灯,都是出门随手关灯。

    她把纸条随手一扔,打着呵欠走进厨房,准备吃饭。

    厨房也没开灯,不过有月光,而且毕竟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家,闭着眼都不会走错,摸黑都能摸到东西所在的位置。

    她打开高压锅的锅盖,里面放着蒸屉,一层是饭,一层是菜,但因为放得时间太久,已经凉了。

    她仗着年轻身体好,把父母的叮嘱当作耳旁风,嫌热饭麻烦,直接把饭菜端出来,打算就这么凉着吃。

    比起这个,她脑海里一直在盘算今天晚上要玩什么,写作业当然是不可能写的,写作业多没面子,要不跟死党煲电话粥吧?

    那时的电话费比较贵,她家只有一部固定电话,因为她总煲电话粥,导致每个月话费都超高,父母已经郑重警告过她,再煲电话粥,他们就把电话拆掉。

    她一边想别的,一边心不在焉地从碗橱里取出碗筷,转身刚一迈步,脚踝就蹭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

    她一声惨叫,把手里的碗筷都扔了,啪地一声摔碎在地。

    那个东西也吓了一跳,飞快跑出厨房,她这才看到原来是那条小狗,她睡了一觉就把它忘了。

    “死狗!吓我干什么!”她恼羞成怒地吼道。

    小狗又缩回茶几下面,只露出脑袋战战兢兢地看着她。

    碗在地上摔碎了,这不是一只空碗,里面盛着饭和菜,她本来打算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的,现在全扣在地板上了。

    还好,今天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