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八章 解决办法
    见武炼教官张狂离开后,那七名弟子赶忙跑了过去,都争先恐后的想拉吴秦山起来。

    除了狼狈的郭平还低着头杵着。

    千鹤道长此时面带微笑的问我:

    “没受伤吧?”

    我也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辛亏道长来的及时。”

    那边的一帮人围着冷脸的吴秦山,小声嘀咕道:

    “那小子什么来头,还认识千鹤道长。”

    “难怪嚣张的不得了,原来是有后台啊……”

    他们以为自己说的声音小,其实全都传到了这边。

    我相信千鹤道长也听到了,只是没搭理他们。

    那吴秦山微皱眉头的呵斥了声:

    “都给我把嘴巴闭上!”

    借着这个机会,千鹤道长转身说道:

    “秦山,这些弟子都得好生管教,戾气是修行的最大绊脚石,你可明白?”

    吴秦山刚刚是和他们一起来的,想必早就认识。

    他对千鹤道长还是恭敬的,连忙收起冷脸,拱手答应道:

    “千鹤道长之言,晚辈谨记!”

    随后,吴秦山挺起身,指着身边的众人厉声道:

    “所有人,都给我去思过崖面壁十五日!”

    他眼神转了转后,又指着低头晃神的郭平说道:

    “郭平!现在跟我回去,我亲自教训!”

    做完这些安排,他再次拱手对千鹤道长说道:

    “千鹤道长,若没什么事,晚辈这就回去处理他们!”

    这些弟子想求情,但又看到院子里站着这么多人,实在难以启口。

    千鹤道长淡然的点点头:

    “嗯,去吧!”

    吴秦山随机上前,一把按住了郭平的后脖子,押着他往出走。

    其余的弟子纷纷落魄的跟在其后。

    走到门口时,我看到吴秦山和郭平同时朝我投来阴毒的目光。

    意思很明显,这事没完,你给我等着!

    我轻轻呼了口气,心里想着,看来这吴秦山不收拾,总会睡不着觉啊!

    现在又多了个郭平兄弟俩……

    黑框眼镜男和波浪卷女见情况逆转,实在不敢再待下去。

    他们扶住郭安后,忧心忡忡的冲千鹤道长行了一礼。

    见千鹤道长根本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就自觉的逃离了小院子。

    如此,周边总算是清净了。

    小夏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开心的跑进屋子,用竹筒杯子给我们每人沏了一杯清茶。

    脸上还残留着被打的巴掌红印。

    递给我竹筒时,他小声说道:

    “今天谢谢你,李晓哥……我能叫你李晓哥吗?”

    小夏满脸的感激和期待,还带着一丝丝怯怕。

    我笑道:

    “当然可以!”

    我又指着子宣和刘凯:

    “这是子宣姐,刘凯哥,以后谁再敢欺负你,我们帮你报仇!”

    徐子宣勾嘴笑了笑,表情同意。

    刘凯就更不用说了,不停点头,一副今后我罩你的大哥模样。

    这时候,千鹤道长也凑热闹的伸手摸了摸小夏的头:

    “不嫌弃的话,我给你换个更好的修炼环境,去武当山如何?”

    千鹤道长的意思十分明显,要收小夏为徒!

    这点连我都没想到,很惊讶。

    小夏更是“咚”的声把手里的杯子丢落在地,整个人目瞪口呆。

    他不敢相信的慢慢抬起手,一会儿捂嘴,一会儿挠头。

    本来清澈的双眼都激动的湿润了。

    还不确定的问道:

    “千鹤……千鹤道长……说的是……真的吗?”

    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逗得千鹤道长一笑,随后笑道:

    “这次新星大赛结束,我亲自跟张狂要人!”

    小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瞬间失声痛哭起来,把头埋在地上,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他小小年纪就练到了灵叶三品,天赋极强。

    可这样的天才弟子,在灵山宗反而埋没不被重视,还屡屡受欺负。

    真不知这灵山宗是弟子太多,还是有眼无珠。

    如果千鹤道长能带他走,也算是功德一件。

    今天的事情以这样的结局收场,皆大欢喜。

    千鹤道长路途这里,本来就只是来看看,现在天快黑了,他自然就得走了。

    小夏别提多开心,忙里忙外的帮我们安排事宜。

    灵山宗有自己的膳食堂,所有普通弟子包括这次的参赛者,都会那里免费吃喝。

    剧小夏介绍,这膳食堂里请有全国各地的厨子,为了满足所有人的口味。

    所以很多师父长老也会时常过来,基本没有独自开灶的。

    在小夏的带领下,我们四人也进了膳食堂。

    里面热闹非凡,面积估计得有足球场大。

    各种嬉笑声和碗筷碰撞声,来来往往的人流量也很大。

    如果喜欢清净的,也建有许多独立的小空间。

    虽说是食堂,但空气并没有被油烟味儿给占据,反而十分清爽。

    对比,印象大好。

    我们四人点了麻辣烫,钵钵鸡,清真牛肉面,炒花饭,蒸饺,烤羊肉串,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坐下。

    正吃的开心时,我眼角余光撇到有两个人路过。

    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结果小夏失落的小声说道:

    “刚犯错,一会儿就免除了,这就是灵山宗内门弟子的特权……”

    刚刚路过的两人,是吴秦山和郭平。

    看来,吴秦山并没有处置他,反倒像是狼狈为奸的在商量着什么。

    两人低调的点了一堆东西,坐在角落里,开始认真的说了起来。

    吴秦山眉飞色舞说的激动,郭安时不时会捏紧拳头狠狠的咬牙。

    我看这状况,莫非是想联手报复我?

    徐子宣小声跟我说道:

    “这里是灵山宗,他们占据先机,别被阴了。”

    刘凯也难得认真的说道:

    “俗话说,强龙难惹地头蛇,要不找找我师父?”

    我冷静的吃了口肉串,随后轻轻的把竹签折断,说道:

    “不能什么事都靠千鹤道长啊……”

    一边说着我脑中已经有了决定,不过太过胆大冒险,所以暂时没有告诉他们。

    子宣担忧的问道:

    “你有什么计划么?”

    我捏了捏她的手,笑着说道:

    “还没有,但饭总要吃饱,大家别想他们的事了,先吃……”

    饭后,回到小院子,我找了个机会独自溜了出去。

    同时从储存戒指里,找到了以前去九窖备用的衣服。

    在厕所里换上并带上鸭舌帽,我还找了个口罩遮住了脸。

    随后,我悄然的摸进了黑夜里……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