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第二十五章
    苏衍手一顿,停在了门把上。

    远处的天边滚过一道闷雷,由远及近,酝酿了整天的雨水终于落了下来,争先恐后迫不及待砸在地上。

    包间里的对话还在继续。

    主管:“你说他酒量不行不会是忽悠我吧?”

    “没有没有,我哪儿敢啊!”杜建白赔笑,“他确实说过自己不能喝。也许他是那种不上脸看不出来,其实已经开始醉的类型呢!”

    主管不耐烦地从鼻子里哼出气:“最好是!”

    杜建白赶紧道:“待会儿我再多帮你灌他几杯,保准把你的事办好!”

    苏衍瞬间从头凉到脚,整个人都僵了。

    主管的声音还在继续,苏衍不想听,可话直往他耳朵里灌。

    “我说啊他这种人就是在假装清高!你说他以前拒绝你给他找生意,呵,多半是你找的不够档次,利益到位了,有什么不干的?而且这些小明星,玩欲拒还迎,尝过一次甜头捞着想要的东西以后自己就停不下来了,都贱,我见多了!”

    杜建白似乎附和着说了什么,苏衍已经听不清,门没有被推动,他扭头就走。

    外套还落在包间里,苏衍也不想要了,好在手机和钱包都在身上,苏衍逃也似的冲出酒店拦车。

    他什么伪装都没做,好在大晚上的视线不好,天气差又下雨,路上没什么人,而苏衍也没红到发光,直到上车也没人多注意他。

    进入了车内抵御寒冷的空间,苏衍却猛然打了个哆嗦。没淋多少雨没吹多少风,一双手却凉透了。

    比不上他现在的心冷。

    更加鲜明对比的,是胃里焦灼的痛。苏衍十指交叉捏成拳,指尖因为用力过度泛白。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大叔不追星,不认识人,只觉得小伙子挺俊:“年轻人就是身体好啊,可以少穿有风度,我就不行啦,入秋稍降温,起码就得大衣裹上。”

    苏衍实在没心情说话,没吭声。司机大叔见客人没有搭话的意思,识趣闭嘴,默默把车子里的音乐声调大了点。

    大叔的音乐零审美,歌单中全是些奇怪的歌,别的乘客估计这会儿不是拿手机给朋友疯狂吐槽可怕的音乐,就是劝大叔停止摧残耳朵的行为,但苏衍此时整个人都是木的,任由魔音在脑子里疯狂打鼓,他动也不动。

    司机大叔听得可嗨了,还自己哼了起来。

    在破坏力极强的音乐声中,苏衍的电话铃声悠然飘了出来。来电显示:杜建白。

    看来是苏衍出来久了,他坐不住了。如果苏衍这会儿真被喝倒,想必杜建白就能交差了。

    身为经纪人,他却根本不了解苏衍,就好比苏衍喝酒,他以为苏衍是酒量不好容易醉,却不知道苏衍是因为胃不好不能多喝。

    苏衍任着铃声唱完电话自动挂断,一根手指也没动。

    不过电话刚结束,新的来电立刻续上,杜建白真是非常锲而不舍。

    再没人接听,他不是不是就该出来找找,看人是不是喝晕了?苏衍盯着屏幕冷淡的想。

    他脑子里滚动过许多语言、闪过很多场景,都是针对这件事,其中不乏过激的场景语言,苏衍目光扫过手机屏幕,说不清楚视线和屏幕谁更冷。

    在第二次电话自动挂断以前,他接了起来,并按下了录音键。

    杜建白:“苏衍,你人呢?”

    苏衍冷笑一声:“怎么?”

    杜建白感到不对劲:“什么怎么,我们还在等你呢,你难道把人主管一个人晾在这儿,你让我怎么跟人交代?”

    “不是还有你?”苏衍淡淡道,“我刚在门口,听到你们说的话了。你今晚最大的交代就是帮着灌醉我,然后卖了上他的床是吧。”

    杜建白呼吸一窒。

    明明脑子跟胸腔里翻滚了那么久,奇怪的是真说出口时反而冷静的很,苏衍既没有咆哮,也没有怒不可遏,他平静的可怕。

    “合同既然签了,我做。这饭我不吃了,我现在人不在酒店,你也别想着拖我回去。怎么跟主管交代是你的事,而我对你只有一个字:滚。”

    苏衍说完就想扣掉电话,但转而一想还在录音,他用恨不能手机捏碎的力道硬生生停住了手指头。

    “苏衍!”话说到这份上,杜建白也不装客气了,“你别以为上了个好节目就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娱乐圈今天能让你红上天明天就能让你黑回地底!混好靠的什么?人脉!你一而再再而三拒绝我们的好意,别人要踩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那就让他们来。”苏衍呵了一声,“我有我自己的底线,好意?我受不起。怎么,听你这话还不是你个人的意思,有公司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公司的意思!”杜建白恶狠狠道,“我知道你瞧不起公司,你信不信,就是这个你瞧不起的公司,也能让你身败名裂从此再也翻不了身!”

    杜建白威胁完,舔了舔唇:“你要是识趣,现在立刻回来,还有机会将功赎罪。你别浪费你那张脸,颜值也是资源,这些大老板看得上你是你的——”

    “你这么想舔你自己上吧,改天我给你寄箱润滑油给你好好保养,不然你那么多想巴结的,少了怕是不够用。现在你可以滚了。”

    苏衍说完最后一个字,猛的挂断电话,敲屏幕的力道仿佛能把玻璃屏戳碎。车内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司机大叔竖着耳朵听,非常八卦,等苏衍挂断电话,他时不时往后视镜看,欲言又止。

    看上去非常想问,碍于刚刚苏衍冷静却又逼人的气势,没敢吭声。

    苏衍已经记不清自己上回损嘴骂人是何年何月的事了,骂了一顿,心里算是舒坦点,身上也好受些。苏衍想自己之所以到最后没有气急败坏,大约是因为胸腔翻涌的不是盛怒的岩浆,而是燃尽后的一团死灰。他对公司最后一点礼貌客气也被烧完了,本想着好聚好散,现在是彻底撕破脸了。

    解约,他要马上着手解约的事,哪怕还没找到下家,哪怕他的工作室立不起来,他也不想再跟杜建白这种人有瓜葛了。

    手机里方才那通录音,会是他谈判桌上一个筹码。事情到这步,他们不仁,就别指望苏衍还会客气。

    撕破脸的解约就怕会是场持久战,无论如何,苏衍不能让破事儿影响了他现在和接下来的工作。

    外面雨越来越大,打在车窗上噼啪作响,雨刷不停在车窗上摇摆,前面放眼望去一片红灯车屁股,堵车了。

    h市今夜天气不好,在另一座城市,今晚夜色也是沉沉。

    邵叶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喘不过气的天空,自嘲一笑:“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落到蹭三十八线小透明热度的一天。”

    新的经纪人不以为然:“他现在好歹也算个十八线了。他现在有热度,我们能用为什么不用?娱乐圈啊,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你也别想太多。”

    邵叶经历了大变动,总算学会听话了,经纪人叮嘱他:“记住,热搜出来后,你不要做任何回应,等着我们运营,我还要靠你吃饭,不会让你跌下来的。”

    邵叶捏着拳头看了看手机,最终什么也没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