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十九章.百蝎迷踪
    绿洲之外,侯步平带来的人马已经架起了篝火,等待着侯步平回来安排下一步的行动。

    没想到侯步平是回来了,却还带了两个姑娘家。

    两个平日里与公子亲近的下属含笑窃窃私语起来。

    “公子好像是长大了啊。”

    “是啊,好像终于开窍了。”

    侯步平冷冷地瞪了他们一眼,喝道:“不要对两位云姑娘无礼!”

    “是,公子!”下属们乖乖地肃立一旁。

    侯步平将马鞍取了下来,抖了抖上面的布帛,铺在了黄沙之上,“今夜只有委屈二位在这儿坐上几个时辰了,等后军来了,便可以起帐篷好好休息了。”

    “无妨。”阿依慕点头一笑,“有劳侯公子了。”

    侯步平挠了挠后脑,心花瞬间怒放了起来,“这是应该的。”

    阿依慕却没有坐下来休息的意思,她在四周瞧了瞧,问道:“你抓的狼枭在何处?”

    “他啊,喏,那边。”侯步平指了指十步之外,地上躺着一个被捆成了粽子的男人,正不断地徒劳挣扎着。

    阿依慕径直走了过去,冷冷地看着狼小七的眉眼,连声音也都变得极为冰凉,“多行不义必自毙。”说着,便欲去扯开狼小七塞在口中的布条。

    “这……”下属迟疑地看了看侯步平。

    侯步平点头示意他们莫要阻拦阿依慕,他就与云舞影一起站在阿依慕身后,静静地看着阿依慕扯开了布条。

    “小心他咬舌自尽了。”侯步平提醒了一句。

    阿依慕骤然捏紧了狼小七的下巴,咬牙道:“其实,他有没有舌头并不重要。”说着,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狼小七便发出了一声极为凄惨的哀嚎。

    因为疼痛,狼小七再也没有挣扎的气力,因为被阿依慕用内劲震脱了下颌,他现在下颌不断颤抖着,想要说话,却再也说不出一声清楚的字眼。

    “你想不想活命?”阿依慕俯身轻声问他。

    狼小七通红着双眸瞪着阿依慕,仿佛要将阿依慕一口咬死。

    阿依慕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姑娘了,忍了七年的仇恨如今在胸臆间疯狂翻滚着,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狼小七,“看来你是想死了?”

    狼小七的眸子狠狠一瞪。

    “噌!”

    若水突然出鞘,阿依慕左右双剑齐出,一剑挑断了狼小七的左手手筋,另一剑挑断了他的右腿脚筋。

    “啊……”狼小七低哑地哀嚎着,却没办法摆脱此刻任人宰割的命运。

    阿依慕用双剑在狼小七脸颊上一下一下地拍着,一字一句地咬牙道:“可我只想你生不如死!”

    侯步平与云舞影看得啧啧心惊,此时的阿依慕全身上下冷得吓人,仿佛随时会一剑穿破狼小七的头颅。

    “为何……”侯步平忍不住轻声问云舞影。

    云舞影看着阿依慕,喃喃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虽没有说前因,可侯步平已经了然。

    他自小从军,其实只为了混口饱饭吃,至于爹娘,早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已死在了战乱之中。

    是谁杀的?

    他根本无从查明。

    他怔怔地看着阿依慕的背影,若是他知道当初是哪个人杀了他的爹娘,只怕他也会像阿依慕一样的。

    不知为何,分明是初识,偏生这个叫小石头的姑娘就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戳中他内心最软的那个地方。

    “侯公子,你这儿有酒么?”阿依慕突然回头,双眸隐隐有泪光。

    侯步平点点头,亲手拿了酒囊过来,递给了阿依慕,“他的贱命,送你了。他们狼枭平日在大漠横行,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无辜商人的鲜血,断不可让他死得太干脆了!”

    “现下好像是侯公子把我当成是酷吏了?”阿依慕收起了双剑,笑着接过了酒囊,突然反问了一句。

    侯步平愣然不知如何作答?

    阿依慕打开了酒囊,将烈酒都浇到了狼小七的伤口上,听着他哀声呼号,她淡淡道:“我现下可不想他死,毕竟,他还有一次自救的机会。”

    “你还想放了他?”侯步平惊声问道。

    阿依慕点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最想要的,并不是他的命。”说着,她蹲了下去,语气之中终是有了些许温度,“淋了酒,你的伤口会烂得慢一些,不过你这手筋跟脚筋若不早些找大夫医治,这辈子可就成废人了。”

    狼小七疼得几欲窒息。

    “你告诉我,你大哥在那儿,我就带你去看大夫。”顿了一下,阿依慕揪住了他的耳朵,“不过你也可以不告诉我,我明日就将你拖到玉门关关口,我想那儿会有很多人想剐你的肉。”

    狼小七从未想过眼前这个面具少女的心肠竟如此歹毒,他从未见过那么狠辣的角色。

    生不如死带来的恐惧,足以让狼小七的心志剧烈动摇了起来。

    “想说?”

    “还是不想说?”

    阿依慕的手指再次摸到了狼小七的颊上,一遍又一遍地问着,就像是擂在他心门上的重锤,一下又一下地刺激着他的心神。

    直到,狼小七重重地点了下头。

    “说。”阿依慕骤然用力,强行将脱了的下颌给接了回去,直痛得狼小七在地上一阵翻滚。

    等狼小七终于缓过了疼来,他几乎是颤抖地开了口,“西……西北……有个……遗弃的古城……里面……里面有个地下洞窟……在……在那儿……”

    “你没有说谎吧?阿妈告诉过我的,说谎的人,长生天可是要诅咒他的。”阿依慕无邪地说着这句话,却让人觉得由心地刺寒。

    狼小七颤抖着,静静地看着阿依慕,又道:“在……在西南……”

    “噌!”

    阿依慕突然拔剑一剑穿过了狼小七的喉咙。

    众人皆是一脸惊色,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阿依慕抽出了剑来,默默地收回了剑鞘。

    “生路只有一条,偏偏要寻死路,我只有代长生天收拾他了。”

    云舞影看得心疼,她走上了前来,握住了阿依慕冰凉颤抖的手,柔声道:“小石头,今夜到此为止吧。”

    “师父,你知道为何我知道他开始在说谎么?”阿依慕说的有些疲惫,“那个遗弃的古城,我曾跟阿爹在里面躲过猫猫,里面根本就没有地下洞窟。”

    “小石头。”云舞影伸臂搂住了她瑟瑟的双肩,“听师父的,今夜到此为止,可好?”

    阿依慕欲言又止,她歉然看向了侯步平,“对不起……我还是没忍住,要了他的命。”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相信他最后说的那个方向,是真话。”侯步平摇了摇头,他正色道,“大漠风沙百变,可有些地方是亘古不变的。这些狼枭在大漠纵横多年,定有避风之地囤积财富,大漠的西南边,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地方。”

    阿依慕自然也看过不少大漠的地理志,这大漠中避风之地其实不少,所以,她除了引狼枭主动出击外,别无他法直接强袭狼枭老巢。

    而侯步平此时提到了西南边,她恍然想起了地理志上记载过的一个地方。

    “百蝎城。”

    “没想到云姑娘也听过这个地方。”

    相传,这个地方是沙漠蝎子的老巢,凡是进去的人,无一能出来。没有人会把这个可怕的地方与狼枭的老巢联系到一起,可现下阿依慕会。

    月迷蝎,需要多年的喂养与训练,若狼枭本就擅长驯养蝎子,与蝎子同巢也并不奇怪。

    大家都觉得那个是个死城,也就无人敢靠近。

    云舞影蹙了蹙眉,提醒道:“蝎子有毒,一只两只还好应付,若是一群的话……”

    阿依慕默默地低头拿出了钱囊,皱眉数了数里面的碎银子,“不够啊。”

    云舞影惑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阿依慕瞄了一眼方才她抛在地上的酒囊,“我得想法子先赚点钱。”

    云舞影与侯步平蓦地明白了阿依慕的意思。

    侯步平大笑了起来,“酒呢,我们男人可是一顿都缺不得的!”说着,他便扬声吩咐下属,“马上传书后军,速返玉门关采办烈酒,越多越好。”

    “侯公子,大恩,我记下了!”阿依慕感激地点了下头。

    侯步平得意地笑道:“其实,我也是在完成军令啊,云姑娘不必挂怀的。”

    “我不喜欢欠人。”阿依慕冲口而出。

    侯步平想了想,“那……来日你赚了酒钱,请我喝一顿,可好?”

    “一言为定!”阿依慕重重点头。

    云舞影终是从她口中听见了这个“欠”字,不禁黯然悄悄地松开了放在阿依慕肩头的手,颓然垂了下去。

    果然,小石头是存了两不相欠的心啊。

    “师父。”阿依慕突然唤她。

    云舞影回过神来,“嗯?”

    阿依慕并没有说破,她一手挽住了云舞影的手臂,另一手指了指天上明月,“夜深了,我们该休息一下了。”

    “好。”云舞影点了下头,她珍惜阿依慕还在她身边的每一刻,便依着阿依慕一起坐在了侯步平铺好的布帛上。

    云舞影素来坐得端直,阿依慕像往日一样的,歪头靠在了师父的肩上,即便是她已经比师父高了半个脑袋。

    幽幽地,云舞影听见了阿依慕的低声耳语。

    “师父,我长大了。”

    “嗯。”

    云舞影的心,狠狠一揪,千言万语只能应这一声。

    她不敢去想“长大了”这三个字之后的另一句话——也该走自己的路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