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6.5
    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灯,乔娜半躺在床上,后脑勺到肩膀都搁在两个重叠起来的枕头上,被子盖到她胸口,她怀里抱着一只泰迪熊,身侧还有一只。

    床边放了把有靠背和扶手的椅子,安森叠起笔直修长的双腿,一派悠然的坐在椅子里,他低着头,看着怀里一本书,眼睫微垂,神色自若的给乔娜读故事,“……这时候,他已经彻底绝望了,他拿起那把刀,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躺在那儿,浑身僵硬的模样,一道青烟在他眼前升起,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很快,那青烟消失,一个可怕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那是……魔鬼?”

    “魔鬼是什么?”乔娜稚嫩的声音响起。

    “那是一种邪恶的,拥有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可怕力量的怪物。”安森抬起脸,刘海搭在他额头上,因皮肤过于苍白,发色黑得发亮,越发显出那双眼睛颜色浅淡,又深不可测,他这样看着乔娜,就好像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如此专注,而且迷人,他的声音像是蛊惑,“如果你遇到了魔鬼,乔娜,你会怎么做呢?”

    “魔鬼会伤害我吗?”

    安森轻轻点头,“当然,它会伤害你,还有你的家人,朋友,爱人。”

    乔娜皱眉想了会儿,“那我也要伤害他,和他的家人,朋友和爱人。”

    “但魔鬼拥有强大的力量,对它来说,伤害你是很容易的事,你想要伤害它,却很难很难……而且,魔鬼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和爱人。”

    “魔鬼一定很孤独。”乔娜小大人似的叹口气,“和我一样。”

    安森笑笑,继续讲故事。

    四十分钟后,霍子杰敲门,得到了乔娜的同意后,他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

    乔娜盯着牛奶看了几秒,又转头去看安森,“安老师,我该睡觉了。”

    安森站起身,把书放回书架上,他转身时,乔娜已经在喝牛奶了,霍子杰似乎有些紧张,但这种情绪转瞬即逝,安森饶有深意的盯了他几秒,先一步离开了房间,霍子杰随后跟上。

    “我也该睡了。”霍子杰说完,随便找了个房间就进去了。

    庄婵则睡在乔娜父母的那个房间,也是有暗门的那个房间。

    安森扫视了一圈周围,目光不着痕迹的划过走廊上几个隐蔽的安装了监控头的位置。他转身,进了乔娜隔壁再隔壁的那个房间。

    乔娜喝完牛奶后,闭上眼,但一分钟后,她睁开眼睛,打开台灯掀被子下床,从书桌上拿了一支黑色水笔,然后来到门背后,看着上面挂着的那本日历,接着伸出手,在26号的日期框里画了个勾。

    另一边,安森回了房间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随手往地上一扔,接着仿佛不经意般踩了几脚,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那个藏在他衣服上的,本就听不太清的袖珍监听器算是彻底罢工了。安森好整以暇的进了浴室,沐浴过后,就光着身体出来了。

    暗处监控的那批人中也是有男有女,见此情景,顿时咽口水的咽口水,别开头的别开头,一片尴尬的咳嗽声相继响起,要说他们在这儿监控了这么久,看过的裸·体还是不少的,往常看到了也是面不改色的继续监控,而安森的……就一个问题,太过性·感,太容易勾人遐想了。

    安森来到衣柜旁,拉开看了看,发现里面除了背心短裤外,连件短袖,长一点的裤子也没有,他知道简叔他们这所为应该是想要避免几个玩家换下身上那套装了监听器的衣服的缘故。

    穿上背心短裤后,安森往床头一靠,盯着天花板发呆,呆呆看了一会儿后,他突然抬起手,手心挡着脸,把刺眼的灯光从眼前隔开来。

    很快,安森随手关了灯,翻个身,头朝下趴在床上,像是即将入眠。

    那几个监控他的人,注意力随即转移到了主屏上。

    简叔从后面走过来,目光在大屏上扫过,乔娜好好躺在床上,应该是睡熟了。

    他又看了看其他几个屏幕,有人给他指了三个玩家分别身处的房间,三人都好端端躺着,似乎也睡了。监控室里有人打了个哈欠,立刻引得好几个人跟他一起哈欠连天起来。简叔目光幽冷的看着被监控的安森,他还记得之前他和乔娜在房间里看电影时的那场交流,而安森身上的监听器,实际在那之前就不太起用了,不说电影大得吓人的音量,他们这边能听到的内容本就是时断时续的。

    “简先生,您看,”有人指着其中一个监控画面,“他开始行动了。”

    简叔跟着看过去,果然,霍子杰从床上坐起身,轻手轻脚下了床。

    “盯着他。时刻注意目标的情况,有异常立刻通知我。”

    庄婵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她并没有入眠,她一只手握着自己脖子上的银项链,另一只手抓着那把可以打开暗门的钥匙,她还想上去阁楼看看,那本书,那个所谓的神,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吗?

    如果,她不止想离开这个镇子,通关这场游戏,还想离开生存游戏回到现实世界呢?它能做到吗?庄婵知道自己在异想天开,但她总忍不住幻想,也许呢,或许……这就是个独一无二的机会,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她也想试试看,就算没法离开,假如神可以送她些力量……有了真正的力量的话,就算是之后遇到再难的游戏,也可以……

    但是,之前在阁楼上,那个差点把她丢下来的,到底是什么?她知道,丢她下来的,和那个被封印的神绝对不是一路人。一方请求她帮忙,迫切想要和她交流,让她相信它,另一方则打断她们的对话,拖着她离开,还差点把她摔伤。

    阁楼里,到底有什么?那本书如此希望她杀死乔娜,还说只要乔娜死掉,它的力量就会回来,也就是说,它的力量现在可能是在乔娜身上,那个小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真要相信那本书说的话吗?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霍子杰眼瞅着距离乔娜喝下牛奶过去了已经快两个小时,他不知道简叔让他加在牛奶里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他只知道,照对方说的,乔娜现在应该是彻底睡熟了,如果不睡足了时间,就算在她旁边敲锣打鼓她也是醒不过来的。

    霍子杰出了门,很快来到了乔娜房间门外,他左右看了看,打开门走了进去。他关上身后的门,轻轻咳了咳,小声叫道,“乔娜,你睡了吗?”霍子杰手上拿着一把指甲刀,一支手电,他又喊了几声,没得到任何回应,乔娜应该是睡着了,霍子杰来到床边,接着伸出手——

    从小女孩身上取了几根头发,几片指甲,以及一丁点唾液后,霍子杰轻手轻脚的,赶紧离开了房间。

    接着,他下楼,出门,离开房子,把这些东西交给了一个简叔派来的人,这才松一口气。

    霍子杰准备回房间了,但就在他来到二楼时,却看到安森站在走廊里,一手搭在栏杆上,侧头看着他。

    “你不睡觉,在这儿做什么?”霍子杰来了个先发制人。

    安森抬起放在身侧的另一只手,霍子杰这才发现他指尖夹着一支烟,烟头那一点亮黄在黑暗中无比显眼,淡淡的薄荷味弥漫在周围的空气中。

    霍子杰想要回房间,势必经过安森,他在原地迟疑了几秒,正要往前走,就在这时,安森朝着他走了过来。

    “你想做什么?”霍子杰本能的退后一步。

    安森已经走到他面前,霍子杰只觉得危险,当即伸出手想要阻止他走近。

    下一秒,安森突然把手里的烟往霍子杰脸上丢去,烟头还烧着呢,霍子杰忙要往一旁躲开,安森随后气势汹汹的一脚已经踢到了他膝盖上。

    霍子杰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安森又是一脚踢在他下巴上,他当时就痛得往后仰倒,狼狈地摔在走廊地板上。

    霍子杰是个很怕痛的人,而且,他极度憎恨这种感觉,顿时红了眼,大吼一声朝着安森扑过来——

    “简先生,他们打起来了!”监控那头的人叫了起来。

    “这个角度是最贴近的,但还是看不清具体情况!”

    “让他们打。”简叔冷冷道。

    那边,安森已全然不反抗,只牢牢护住头脸肚腹,曲起身体任由霍子杰殴打。

    十几秒后,安森突然抱住霍子杰踢来的脚,一拉,两人便都倒在了地上,安森还不松手,又扑上去和对方缠打了起来。

    两人不知何时已经滚到了楼梯边,霍子杰只觉得自己被桎梏拖拽得很难受,他想要把安森推出去,没想到随手一推,对方突然松手,整个人就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只滚了十几阶,接着就躺在楼梯上不动了。

    霍子杰扶着栏杆站起身,望着躺在下面的安森,一边骂脏话一边赶紧回了房间。

    “楼梯那一块没有监控,简先生,那个人摔下去,可能已经昏过去了,要让人过去看看吗?”

    简叔看着监控里空荡荡的走廊,不耐烦道,“不用管他,盯好目标。”心里却在骂娘,这是哪里来的白痴,明明上边送人来给他用时,档案上也说了这就是个人·贩组织里的小头头而已,怎么现在看来似乎还脑子不正常。大晚上不在房间里好好待着,跑出来挑衅别人,偏偏又打不赢,简直莫名其妙。

    简叔有一瞬间,怀疑安森是知道了什么,比如他和霍子杰的交易,霍子杰从乔娜那儿取了点头发指甲什么的,又或许,安森是从乔娜那儿知道了什么……但他知道得再多,又能做什么呢?呵呵,简叔冷笑着,转头就将安森忘在脑后。

    霍子杰这边一回到房间,耳朵里的接收器就传出了简叔的声音。

    “你刚刚在做什么?”

    霍子杰往床上一坐,“打架。他先动手的。”

    “他和你说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霍子杰身上一痛,情绪就萎靡,“我想睡了。”

    怎样从楼梯上滚下去,还可以毫发无损……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只是受点无足轻重的小伤,对安森而言很简单。

    黑漆漆的房子里,躺在楼梯上的人依旧昏迷了似的紧闭着眼,嘴角却缓缓咧开一个怪异的笑,他竖起耳朵,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周围的情况,三分钟后,安森借着楼梯的遮挡,隐在监控探看不到的范围,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大厅,他之前已经算过房子里的监控数量,知道屏幕后面有起码五到十个人在“工作”,还知道他们现在肯定不会费太多精力来关注大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