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第二十七章
    入夜有点凉,皇太极让李奕和自己一起进屋去,李奕也和着皇太极一起进去了。

    皇太极说明天要带着她一起出去骑马走走的时候,李奕拒绝了,皇太极不解,问李奕:“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呢?”

    李奕说:“大汗您应该要知道,这后宫,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这样一说,皇太极也就明白了一些,他朝李奕说道:“我知道,是我的错,我有很多的时候,都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李奕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看着面前的皇太极,想了一下,还是把自己此刻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姑姑已经怀孕了,怀孕的人,要是在烦的时候,总是会多想一些事情,要是姑姑因为我的缘故,多想了什么事情的话,我的心里,也会有不安。”

    皇太极知道李奕只是想让自己多陪陪哲哲,明明这样大度的女子,以前会让自己很喜欢,可是,此刻听见的时候,皇太极只觉得心里格外的不舒服,他一点也不想看见这样听话的李奕,他朝着李奕看过去,眼里带着几分愤怒,问:“你就一点也不在意?”

    李奕去看皇太极,问:“大汗您是想听见李奕说什么呢?”

    “我想听见你说你在意!”皇太极咬牙。

    李奕抬眸,看着比自己高的皇太极,抿了抿嘴,试探性地说道:“大汗为什么要听臣妾说在意呢?”

    黄天记看李奕油盐不进的,伸手当即就捏住了李奕的下巴,朝着李奕说:“你还真的是什么话都说不进去了?”

    李奕看着他怒气这样的大,伸手抱住皇太极的腰,朝着皇太极说道:“喜欢你,在意你,所以,不想看见别的人,因为你的在意而针对我。”

    要听好听的话是吧?

    自己会说一堆。

    她靠着皇太极的胸膛,低声说:“我想着,要是大汗您不这样的喜欢李奕,那么,姑姑也就不会患得患失了。”

    “哲哲真的欺负你了?”皇太极忙推开了李奕些,朝着李奕问,这眼里都是惊慌。

    李奕扬起头看着皇太极这样,解释道:“姑姑这样,只是因为在乎您,您要是有时间啊,您就多去看看她。”

    皇太极去了一边坐下,朝李奕说:“你现在和我说的这话,我只觉得,这心里,还想都有了几分欢喜。”他的脸上,也明显地是带了几分欢愉。

    李奕走了过去,在皇太极的背后站住,朝着皇太极说道:“大汗愿意听臣妾的话,去看看姑姑吗?这生下的要是是一个儿子,那就是——”

    “我只传位给你的儿子。”皇太极说,转过身子来,抬手就拉住了李奕的手,说:“要你的。”

    李奕看着皇太极这样,心头一震,忙拨开皇太极的手,就朝后退了两步,说道:“大汗您说笑了。”

    不说哲哲是他的福晋,自己此刻只是一个侧福晋罢了,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皇太极忙起身去抓李奕,问:“你怎么要躲?”

    李奕看着皇太极,提醒道:“大汗,姑姑才是正室。”

    “哲哲……”皇太极被这一提醒,人明显地是醒悟了几分过来,却皱起了眉来,说:“这——”

    “大汗,有些话,不该说。”李奕又退后了两步,说道:“您不是说您还有事情要做吗?您应该去……”

    “我该做什么,我自己自是知道。”皇太极提步就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回眼看了李奕一眼,就走了。

    等皇太极走了,李奕当即就跌坐在了地上,苏沫儿进来可是被吓了一跳,忙来扶她,扶住了她,朝着她问:“格格,您这是怎么了?”

    李奕仰头看苏沫儿,这一刻,她只感觉,自己的头脑都不清明:“苏沫儿,我该这么办啊?”

    苏沫儿忙把李奕给拉起来,朝着李奕说:“格格。您可是要认清楚一件事情,大汗才是您的丈夫,是您以后的依靠,就算您现在不喜欢,心里一直都念着十四爷,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李奕站直了身子,却是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抽疼,“可是,我心里念着的,想着的,是多尔衮啊。”

    苏沫儿松开了扶着李奕的手,鼻尖也觉得有几分酸楚,看着那个冷艳的女子,低声说道:“可是,您应该要知道,已经不可能了,你们之间,是叔嫂。您的将来,您的幸福,全部都是系在大汗的身上。”

    李奕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嘴唇在颤.抖,她抖着音道:“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有了什么幸福和未来了。”她扭过头去看苏沫儿,问:“苏沫儿,是不是老天在给了你荣华富贵的时候,就会把另外的幸福给你收走?就比如,我想要的爱情?”

    苏沫儿看着李奕这样的痛苦,上前去,忙就抱住了李奕,哭道:“格格,您不是一无所有,奴婢也不想看见您难受的,您不是还有我吗?”

    李奕听着这话的时候,就哭了出来。

    等哭过了,平静了下来,苏沫儿说:“您必须放下,这样,对谁都好。”

    要是让皇太极那样一个自负的人知道,李奕的心里,还是装着这其他的人,这所会造成的结局,会是如何,这,谁都不敢预料。

    李奕也懂。

    她……

    已经在很努力地试着去接受皇太极了。

    苏沫儿站在李奕的身后,看着李奕,低声说:“那荷包,您是应了大汗的,您就绣了送给大汗吧。”

    李奕一怔,半晌,点头了。

    当时被皇太极看见了,此刻也不能说,不给不是?

    可是……

    这样一来,自己和多尔衮之间,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李奕想到这个的时候,心头就觉得有几分疼痛。

    她有点难受。

    七月,也慢慢地来了。

    李奕的表妹玉儿,也就是要和多尔衮成亲的格格,也送了过来,因为还没有成亲,便就先送进宫来,送去了哲哲那边住下。

    李奕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想去看看,却又拉不下面子真的就去看看。苏沫儿看着李奕这纠结的样子,也不好劝。可是,这两人又是表姐妹,这送进宫里来暂时住着,这都不去看看?传出去,只怕旁人又要说是两宫的福晋不合。

    李奕当晚在宫里想了一晚,第二天的时候,去给哲哲请安,也顺带看了一下自己表妹,玉儿看见她的时候,脸上都洋溢着笑,给李奕请了安。

    哲哲在一边就看着俩人,也没有发难,好像因为最近皇太极都在她身边的缘故,对李奕的态度也都好了几分。

    李奕和玉儿说了会话,送了点东西后,又和哲哲说了话,想离开了,哲哲却是叫住了李奕,说自己有话要和她说。

    李奕顿住脚步,却见哲哲把人都遣了下去,让李奕过去坐,李奕也过去了。坐下后,哲哲问:“阿奕,你和大汗之间,是怎么了?”

    最近皇太极一直都在哲哲这边,这都让哲哲心里有几分不安。

    李奕笑了一下,说:“姑姑有孕在身,身边自然是需要人,要是大汗能够多来,姑姑想必心情也会好许多的。”

    “你喜欢大汗吗?”哲哲突然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李奕明显地愣住了,哲哲却是笑了,带了几分嘲讽,说道:“原来,我一直以来,是把事情给想多了。”

    李奕站了起来,看着哲哲,声音也淡了几分下去,“姑姑着实不用担心我。”

    “大汗很喜欢你。”哲哲说着,声音里,也都不是像那一开始的时候的妒忌,反而,多了几分无奈,“为了逐鹿天下,所以,他娶了你,可是,娶了你之后,却迷上了你。”

    李奕站在那里,看着哲哲,像是想要把自己的立场给表明一样,“姑姑,我不会和您抢大汗的。”

    “可是,你有想过吗?你已经是大汗的人了,你以后的荣宠,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你就真的不上点心吗?”

    李奕听着这话,笑了,说:“我想,我知道自己要什么,就够了。”

    要是连自己想要什么,都给忘了的话,那就有几分可怕了。

    李奕退后了两步,给跪下,朝着哲哲说道:“愿姑姑一举得子,得偿所愿。”

    哲哲听着这样的话,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叹了一口气,说:“也希望是一个儿子。”

    “姑姑,我们都是科尔沁的人,彼此之间,不要针对,可以吗?”李奕问道。

    她最怕的事情,其实,还是被哲哲针对。要是在此刻,自己什么都不求的时候,就这样被针对,那以后,没有了皇太极,谁还能来护着自己啊?

    哲哲都不站在自己这一边,那自己以后,可要怎么办呢?

    哲哲上前来,扶起了李奕,眼里有几分痛,拉住了李奕的手,说:“以后,以后姑姑不这样了。”

    她都能对其他的妾室放开心胸,怎么能把自己一手带进来的侄女,而心存怨恨呢?

    她不该这样。

    针对过了头,皇太极也不会喜欢自己。

    就像李奕说的,他们都来自科尔沁,怎么要互相针对呢?

    虽然皇太极有了李奕,可是……

    自己却一直都是大福晋啊。

    他是大汗,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难不成,都要去拈酸吃醋不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