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第66章
    此为防盗章  田晓彤的声音娇娇软软的, 甚至还有些气喘,海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大晚上打扰到别人的好事, 说了声“对不起”就匆匆把电话给挂了。

    第二天中午放学, 田晓彤喊了海星过去奶茶店吃饭。

    即使是无话不说的闺蜜,但经历了昨晚的尴尬, 海星现在都不敢正视田晓彤, 总觉得自己愧对了别人一样。

    “昨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反观田晓彤就自在多了,压根儿被撞破好事儿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海星支支吾吾半天,才把昨晚在药店门口看见言朗的事情告诉田晓彤。

    田晓彤一听,拍大腿说:“那很好呀, 这说明他有需求,这样他才会有找女朋友的动力。”

    海星:“……”

    “星星,我跟你说, 工科男很古板的, 很多时候需要我们女人主动一些, 他们就乖乖被我们收入囊中。”田晓彤一副过来人的口吻, 道:“就像我跟康老师的第一次, 要不是我主动, 估计得等到咱俩领证以后才做。现在一回生两回熟, 我有时候都觉得他太腻人了。”

    说到后面,田晓彤一副嫌弃的口吻, 但根本掩盖不住女人被男人疼爱的那种幸福感。

    海星双手托腮, 对田晓彤说:“好羡慕你。”

    “不用羡慕我, 以后有得是别人羡慕你的光景。对了, 昨天言教授上你家了没有?”田晓彤这才想起今天让海星过来的重点。

    说起昨晚,海星直叹气,“凉了。”她把自己昨晚因为不断地发出感冒菌而生生把言朗赶跑的过程,简单地说了。

    田晓彤听了嘴角抽抽,“那言教授牛高马大的,就这么点感冒菌能把他吓跑?我严重怀疑他是被你曼妙的身体给吸引了,他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落荒而逃了。”

    “……可能吗?”海星不信。

    田晓彤却一脸自信,道:“男人本性/好/色,我敢肯定。不过,鉴于他有购买计生用品的嫌疑,你还是要先确定一下他是否真的没有女朋友。”

    海星觉得田晓彤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他是单身,她能阔出去追他,可如果他不是,她肯定不会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

    昨晚提前离开,言朗今天很早就回了项目组办公室。没想到的是,李林欣比他更早。

    “早啊!”李林欣一张脸写满了惊喜,他今天这么早,在其他成员过来之前,两人有一小段独处的时间。

    言朗点了点头,脸色如常地回了句:“早。”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放下公文包就开电脑,准备进入工作状态。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主机运行的声音,言朗半点跟同事聊天拉家常的意思都没有。

    “你的电脑修好了?”静谧的办公室响起了一声女声。

    言朗这才把头抬起来,意识到李林欣在问自己时,他才说:“不是我的电脑坏了,是……朋友的电脑坏了。”

    在描述自己跟海星之间的关系,言朗顿了两秒钟,但李林欣却用女人的直觉敏锐地察觉出不一样。这让她不由地想起前些天听几个d大的老师说,言朗在温泉之旅时跟附中一位女老师共进晚餐的事情。

    本来那次旅游她报了名,还买了漂亮的连衣裙跟性感的泳衣,可因为家里有事,她临时没去。

    她很想问那“朋友”是男还是女的,可这问题过于唐突,她没敢问出口,转而问:“你那朋友应该不是我们同行吧?要不然不可能不会修电脑。”

    言朗再次把目光投向李林欣,说:“不是,她是……体育界的。”

    体育界?李林欣的脑子“嗡”的一下响了,附中那位女老师不就是教体育的吗?她的心泛起了酸涩,紧接着又听到言朗说:“我要工作了,请你保持安静。”

    李林欣欲言又止,最后只说:“……对不起。”

    下午刚放学,海星正准备去食堂时收到了言朗的微信,说电脑已经修好了,让她今晚去他家取。

    海星盯着手机,唇角上翘地开始敲字。

    被拒绝的海星一脸丧气。

    敲下这段话的时候,海星的手都激动得有些发抖了。

    “噗嗤”,海星忍不住笑出声,他打下这话时肯定带着嘲讽自己的意思,可难得他会跟自己开玩笑,她还是乐得很。

    海星斟酌了半天,还是把这句试探性的话发了出去。有些事情,她还是想尽早弄清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海星看着这六个字,禁不住放声笑了出来。

    “海老师,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哈哈……我中了注福利彩票。”

    “真的?特等奖还是一等奖?”

    “五等奖。”

    “不就十块吗?”

    “十块也开心。”

    “……”

    海星跟偶遇的同事一边聊着天一边往食堂走去,言朗发完最后一条微信之后把手机收了起来,组员走过来问他:“言教授,要一起去吃饭吗?”

    “不用,你们先去。”

    “那我们先走了。”

    项目组团队浩浩荡荡地离开办公室,等下了楼,一群人就立刻八卦起来。

    “喂喂喂,刚才有没有偷看到什么?”

    “没有,我走过去的时候,他手机都放抽屉了。不过我敢肯定,在此之前,言教授一直在聊微信。”

    “哇塞,肯定有情况,他不是说微信沟通是最慢的沟通方式吗?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别乱费时间。现在倒好,项目进入倒计时,他竟然还有时间跟别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天。”

    “没错,不是在一起了,就是处于暧昧阶段。”

    “我好想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摘下言教授这种高岭之花。”

    “应该很快会知道了。”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热烈讨论着,李林欣走在队伍的最后,心底一片失落。

    这天晚上,言朗仍旧是凌晨回的家。

    他把灯打开,原本搁在茶几上的笔记本已经不见了。还有的是,家里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整个客厅比早上出门时整齐了许多,天花板上原本坏掉的两个筒灯也亮了。他挑了挑眉,去浴室走了一圈,发现原本坏掉的水龙头也被修好了。

    他翻出手机,给她发了条微信:谢谢!

    海星马上就回复过来:不客气,回到家有没有一种家里来了“田螺姑娘”的感觉呀?哈哈。

    海星撇了撇嘴,真是个话题终结者,她心里那番“田螺姑娘嫁给恩人”的盘算也被终结了。

    话题终结者再次挑起话题,总算让海星的心情好了一些。

    呵……海星直接朝聊天页面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他,有人听自己唠叨,可以舒缓一下心情。

    原来,她刚才去采购灯泡跟水龙头的时候,在车站遇到一个小姑娘说自己丢了钱包回不了家,让她给借一百块钱,她怀疑过是骗局,但最后心一软就借了。

    小姑娘要了她的电话号码,说回到家就把钱转回给她。可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毫无动静。

    海星:……这天没法聊了。

    两人的聊天以一个“蠢”字结束,等不到小姑娘还钱,海星决定上个洗手间就睡觉。

    等她从洗手间回来,准备关机睡觉的时候,却收到短信,说她的手机被充值了100块钱。她又惊又喜,肯定是小姑娘给她充话费当还钱。

    这种失而复得的惊喜,让她忍不住跟言朗分享。

    良久,言朗才回复过来:嗯。

    白琴脸色顿时涨红,一张脸写满的尴尬与气氛。她朝海星“哼”了一声,一跺脚就跑了。

    学生们看着白琴远去的背影,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瞧不起跟幸灾乐祸。

    虽然白琴只是d大一个普通的辅导员,但她的婚姻却让人诟病。她的丈夫是d大一名接近五十岁的教授,在前些年跟原配离婚后一个月娶了白琴。

    即使之前没有传出两人的绯闻,但这样的再婚速度以及年龄差,很多人认为两人早已暗度陈仓。

    海星之前有听大学同学提及过此事,但事不关己的人她一向听而不闻。

    现在又剩下她跟言朗了,海星虽然依旧紧张,但被他刚才那句“你吵到我们吃饭”中的“我们”给撩到了。看来,她现在不仅仅是跟他搭台的关系而已。

    想到这里,海星的心跳“砰砰砰”地狂跳,她偷偷瞄了对面一眼,发现言朗正在认真吃饭,余光都没有留给自己。

    这时候,她想起田晓彤刚刚在微信上教自己“勾/引”男人的绝招——撩头发。

    她右手拿着筷子,小口地吃着饭菜,左手时不时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她来之前把头发给散开了,据田晓彤所说,她把头发捋到耳后的时候特别有女人味。

    言朗说他不喜欢体育生,那么成熟优雅的女士他应该喜欢吧。

    正当海星在想言朗会不会被自己迷住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终于开口了:“拿个橡皮筋把头发扎起来吧,披着多不方便。”

    海星蓦然抬头,对上言朗的眼眸,毫不费力地从他的眸子里读出了“真蠢”两个字。

    刚刚心里泛起的涟漪,还没翻起波浪,就已经被他狠狠拍死了。

    海星装模作样了半天,导致最后言朗吃完了,她才捡了几粒米饭,只能含恨地看着他渐行渐远、头也不回的背影。

    中午没吃饱,下午放学后又被耽搁了一会儿,等海星去到食堂的时候,只剩下辣菜。她最近上火,只能灰溜溜地回了桂花苑,去小店吃包子。

    “海老师,今晚不在学校食堂吃吗?”海星是老顾客了,老板娘瞧见她,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海星笑了笑,道:“有工作耽搁了没吃上,麻烦给我上三笼肉包子。”

    “一笼在这里吃,两笼打包吗?”

    “不是,都在这里吃。”海星有些难为情地抓了抓头发。

    老板娘微微一惊,然后给她端包子去了。

    海星知道这食量的确惊人,但她也实在太饿了,她觉得自己现在能吃一头牛。

    天气微凉,她挑了一张摆在小店外面的桌子。刚坐下,老板娘端着包子就上来了,“请慢用。”

    “谢谢。”

    白嫩嫩的面团还冒着热气,海星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个往嘴里塞。新鲜滚热辣的肉馅烫得她舌头有些疼,但阻止不了她继续狼吞虎咽。

    很快,两笼包子被解决了。海星饥肠辘辘的肠胃总算被安慰到,她一脸满足地把手伸向第三笼包子,眸光不经意一瞥,就瞥见不远处站着的男人。

    言朗正盯着她桌上的三个笼子在看,虽然表情清淡,却足以让海星惊慌失措。

    “言教授,好巧呀。”海星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然后往前走了两步,试图遮住桌子上的三大笼。

    言朗的目光从桌子上收回,扫了海星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迈步,半个字都没说就走了。

    明明还没吃饱,可海星看着桌上最后一笼肉包子,已经完全没有食欲了。

    哎……看来体育生的形象,已经在言朗心目中根深蒂固了。

    第二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海星组织完热身运动,刚让学生去跑圈,就有人报告:“海老师,请假。”

    海星抬头看去,原来是何彦珺。她点了点头,“那你先在旁边休息一下。”

    等学生一涌而出,海星才问:“小珺出院了?”

    何彦珺走到海星旁边,一脸认真地说:“海老师,你的大恩大德,我将铭记于心。”

    海星笑着摆了摆手,道:“小意思,哪说得上大恩大德。”

    “当然说得上,医生说了,要是再迟一些,盲肠破了那会很危险的。”何彦珺边说边往海星身上靠,声音也突然变小了,“海老师,为了报答你,我会帮你追言朗哥的。”

    海星一脸惊愕地转过头去,一张小脸刹时红成了小番茄,舌头都打结了,“没……不……你……”

    何彦珺伸手拍了拍海星的肩膀,一副洞悉天机的模样,道:“海老师,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就那天来看我的十来分钟,你至少偷看了言朗哥二十遍的样子,就足以说明一切。”

    “……我……有……吗?”海星不相信。

    “没有,但你的反应已经证实我的猜测是对的。”何彦珺俏皮地伸了伸舌头。

    “……”海星觉得自己真是智商忧虑,竟然被一个小她十岁的女生给套路了。

    “小珺,感谢你的好意,但言教授已经明确表示,他不喜欢体育生。说句老实话,搞体育的跟搞学术的真的很不搭。”海星有些沮丧地说。

    何彦珺倒不这么认为,“搞体育的跟搞学术的很搭呀,刚好互补。”

    “……可我看言教授对我真没半点那方面的意思。”

    “他现在没有没关系,你在他面前多刷几次存在感,渐渐就有啦!”

    “怎么刷?”

    “去他楼下蹲他。”

    “我不知道他住哪。”

    “我知道。”

    原来,何家跟言家是世家,从何彦珺太爷爷那一代开始,两家就交好。所以,打听言朗住在桂花苑哪栋哪楼哪号,对于何彦珺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据何彦珺所说,言朗在美国博士毕业后就在那边的大学任教,最近才回国进了d大当教授。为了方便上班,他直接搬到了桂花苑,他外公退休前购买的单位宿舍。

    言朗所住的楼栋跟海星所住的距离不远,难怪之前在小店那里会碰见他。

    之前不知道他住哪里就算了,现在知道了,海星就按捺不住自己。这天晚上回到家,没收拾两下她就坐不住了,直接下了楼。

    临近晚上七点,小区楼下还是挺热闹的。有些居民吃过晚饭坐在石墩上聊天,有些小孩在追逐打闹,送气工跟送水工还蹬着三轮车往客户家里赶。

    海星逛着逛着就走到言朗所在的十三栋。

    老式小区一栋有三条楼梯,两户共享一条,而言朗住在三号三楼,也就是第二条楼梯。

    抬头望了望301,灯是亮着的,阳台没有装防护栏,但一眼看去并没有看到屋里的情况。

    海星吞了吞口水,心情忐忑地往前走,一辆送水的三轮车从她身侧经过,然后停在了第二道楼梯门口。

    紧接着,从楼梯口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海星没想到第一次过来探路就能碰见言朗,那种感觉跟买了张机选彩票就中奖的感觉差不多。

    “老板,301对吗?”送水工问。

    言朗点了点头,“对,麻烦你帮我送上去。”

    说完,言朗侧了侧身给送水工让道,一抬头就看见朝他而来的海星。

    海星本想打一个热情又惊喜的招呼,可看到灯光下的言朗皱了皱眉,她脸色僵了僵,道:“言教授,你住这楼吗?我正在散步呢。”

    对于海星“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言朗没有回应,转头对送水工说:“我们上去吧。”

    “好咧。”送水工正想扛起桶装水,电话却突然响了,他翻出来一听,脸色就变得非常焦虑。他挂掉电话之后就对言朗说:“老板,我老婆要生了,我现在得马上赶回家,水麻烦你自己扛上去。”

    话毕,送水工跳上三轮车,一阵风地从海星身边呼啸而过。

    一条宽长的过道只剩下海星跟言朗,两人相对无言,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尴尬。

    “那个……我帮你把水扛上去吧。”海星边说边走到桶装水面前,不等言朗反应过来,她就轻而易举地把桶装水扛到肩上。

    “你放下,我自己来。”让一个女人扛桶装水,言朗觉得很没面子,说话的语气都是硬邦邦的。

    可海星没听,径直地往楼梯走,“没事,我也住三楼,平时都是自己扛水、扛米上去的。”

    她执意,言朗只好跟着上去。

    把桶装水送到言朗家,海星就告辞了。过犹不及、适可而止的道理她都懂,今晚强刷了这么一下存在感,她已经很满足。

    “谢谢你,不能让你白扛,我给你付送水款吧。”事已至此,言朗只好公事公办。

    言看着他把手伸进裤兜里,海星连连摆手说“不用”,然后兔子一般地窜了下楼。

    生怕言朗为了给她钱追上来,海星一路小跑回家。

    她回到家,进了屋,靠在门板上轻喘着气。

    想想刚才自己帮助了言朗,她的唇角不自觉翘起,那一脸的满足好像干了一件什么大事一般。

    她弯下身脱下运动鞋,刚套上拖鞋,田晓彤的电话就来了。她迫不及待地按下接听键,然后一口气把自己今晚上的“英雄事迹”告诉她。

    那头的田晓彤听完直扶额头,恨铁不成钢地朝电话大吼:“海星,你是不是傻的呀?在心仪的男人面前展示你强壮的臂力,时刻提醒他你是体育生,你真是凭实力单身!!!”

    这回,她不敢轻举妄动了,立刻给田晓彤发了条语音说明情况,让她指点指点。

    海星觉得田晓彤这主意不能太好了,按照她所说的意思,立刻给言朗发了条微信。

    很快,言朗就回复过来:可以,你想吃什么?

    其实送水工把水送上三楼就收一块,随便让他请吃点什么都是他吃亏。经过深思熟虑,海星提议去楼下小店吃包子。

    回复过去之后,海星开心地在原地转了个圈,看来他明天会来楼下接自己去吃早餐。

    这条微信发出去之后并没有得到立刻的回应,海星正忐忑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时,楼下就有人在大喊:“301,外卖。”

    起初,海星没注意,等外卖小哥喊了好几遍之后,她才听出是喊自己,可她没有叫外卖呀。

    她走到阳台,把头伸出去,朝下面的外面小哥说:“你好,我没有叫外卖,是不是你弄错了?”

    外卖小哥重复看了一遍订单,确认无误,“写的地址就是3栋301,你的电话号码是不是158xxxxxxxx”

    “……是没错,不过我真没有……”海星也弄不清什么情况,可外卖小哥赶着去下家,及时打断她,“美女,反正地址跟电话都对,你先下来拿吧。”

    海星无奈,只能先下楼。

    “三笼招牌肉包,请拿好。”外卖小哥直接把饭盒塞到海星手里,然后骑着小电动就溜了。

    海星拎着外卖上楼,刚进屋就收到微信。

    海星盯着手中的三笼肉包子,在风中凌乱了。搞半天,送个外卖就是请她吃饭了,害她还在痴心妄想他明天会来楼下等她。

    今天海星没去学校食堂吃早饭,言朗昨晚送她的包子能吃三天。

    回校的路上她心情还是挺不错的,因为言朗送了不多不少的三笼包子,跟那天她碰见他时的数量一样,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对有关她的事情,还是上心的。

    海星成功被自己安慰到,整个脑子都在思量着今晚怎么去他楼下制造偶遇。

    直至回到办公室门口,里面异常热闹的气氛才把神游的她给唤了回来。

    原本不是他们办公室的陈映岚,此刻穿着一条修身的粉色裙子,露出少有的笑容,正挨个老师发喜糖。

    陈映岚要结婚了?跟谁结?

    海星知道陈映岚不喜欢自己,所以也没有多问,只是悄悄地走到自己的座位。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