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第66章
    此为防盗章  田晓彤的声音娇娇软软的, 甚至还有些气喘,海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大晚上打扰到别人的好事, 说了声“对不起”就匆匆把电话给挂了。

    第二天中午放学, 田晓彤喊了海星过去奶茶店吃饭。

    即使是无话不说的闺蜜,但经历了昨晚的尴尬, 海星现在都不敢正视田晓彤, 总觉得自己愧对了别人一样。

    “昨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反观田晓彤就自在多了,压根儿被撞破好事儿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海星支支吾吾半天,才把昨晚在药店门口看见言朗的事情告诉田晓彤。

    田晓彤一听,拍大腿说:“那很好呀, 这说明他有需求,这样他才会有找女朋友的动力。”

    海星:“……”

    “星星,我跟你说, 工科男很古板的, 很多时候需要我们女人主动一些, 他们就乖乖被我们收入囊中。”田晓彤一副过来人的口吻, 道:“就像我跟康老师的第一次, 要不是我主动, 估计得等到咱俩领证以后才做。现在一回生两回熟, 我有时候都觉得他太腻人了。”

    说到后面,田晓彤一副嫌弃的口吻, 但根本掩盖不住女人被男人疼爱的那种幸福感。

    海星双手托腮, 对田晓彤说:“好羡慕你。”

    “不用羡慕我, 以后有得是别人羡慕你的光景。对了, 昨天言教授上你家了没有?”田晓彤这才想起今天让海星过来的重点。

    说起昨晚,海星直叹气,“凉了。”她把自己昨晚因为不断地发出感冒菌而生生把言朗赶跑的过程,简单地说了。

    田晓彤听了嘴角抽抽,“那言教授牛高马大的,就这么点感冒菌能把他吓跑?我严重怀疑他是被你曼妙的身体给吸引了,他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落荒而逃了。”

    “……可能吗?”海星不信。

    田晓彤却一脸自信,道:“男人本性/好/色,我敢肯定。不过,鉴于他有购买计生用品的嫌疑,你还是要先确定一下他是否真的没有女朋友。”

    海星觉得田晓彤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他是单身,她能阔出去追他,可如果他不是,她肯定不会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

    昨晚提前离开,言朗今天很早就回了项目组办公室。没想到的是,李林欣比他更早。

    “早啊!”李林欣一张脸写满了惊喜,他今天这么早,在其他成员过来之前,两人有一小段独处的时间。

    言朗点了点头,脸色如常地回了句:“早。”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放下公文包就开电脑,准备进入工作状态。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主机运行的声音,言朗半点跟同事聊天拉家常的意思都没有。

    “你的电脑修好了?”静谧的办公室响起了一声女声。

    言朗这才把头抬起来,意识到李林欣在问自己时,他才说:“不是我的电脑坏了,是……朋友的电脑坏了。”

    在描述自己跟海星之间的关系,言朗顿了两秒钟,但李林欣却用女人的直觉敏锐地察觉出不一样。这让她不由地想起前些天听几个d大的老师说,言朗在温泉之旅时跟附中一位女老师共进晚餐的事情。

    本来那次旅游她报了名,还买了漂亮的连衣裙跟性感的泳衣,可因为家里有事,她临时没去。

    她很想问那“朋友”是男还是女的,可这问题过于唐突,她没敢问出口,转而问:“你那朋友应该不是我们同行吧?要不然不可能不会修电脑。”

    言朗再次把目光投向李林欣,说:“不是,她是……体育界的。”

    体育界?李林欣的脑子“嗡”的一下响了,附中那位女老师不就是教体育的吗?她的心泛起了酸涩,紧接着又听到言朗说:“我要工作了,请你保持安静。”

    李林欣欲言又止,最后只说:“……对不起。”

    下午刚放学,海星正准备去食堂时收到了言朗的微信,说电脑已经修好了,让她今晚去他家取。

    海星盯着手机,唇角上翘地开始敲字。

    被拒绝的海星一脸丧气。

    敲下这段话的时候,海星的手都激动得有些发抖了。

    “噗嗤”,海星忍不住笑出声,他打下这话时肯定带着嘲讽自己的意思,可难得他会跟自己开玩笑,她还是乐得很。

    海星斟酌了半天,还是把这句试探性的话发了出去。有些事情,她还是想尽早弄清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海星看着这六个字,禁不住放声笑了出来。

    “海老师,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哈哈……我中了注福利彩票。”

    “真的?特等奖还是一等奖?”

    “五等奖。”

    “不就十块吗?”

    “十块也开心。”

    “……”

    海星跟偶遇的同事一边聊着天一边往食堂走去,言朗发完最后一条微信之后把手机收了起来,组员走过来问他:“言教授,要一起去吃饭吗?”

    “不用,你们先去。”

    “那我们先走了。”

    项目组团队浩浩荡荡地离开办公室,等下了楼,一群人就立刻八卦起来。

    “喂喂喂,刚才有没有偷看到什么?”

    “没有,我走过去的时候,他手机都放抽屉了。不过我敢肯定,在此之前,言教授一直在聊微信。”

    “哇塞,肯定有情况,他不是说微信沟通是最慢的沟通方式吗?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别乱费时间。现在倒好,项目进入倒计时,他竟然还有时间跟别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天。”

    “没错,不是在一起了,就是处于暧昧阶段。”

    “我好想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摘下言教授这种高岭之花。”

    “应该很快会知道了。”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热烈讨论着,李林欣走在队伍的最后,心底一片失落。

    这天晚上,言朗仍旧是凌晨回的家。

    他把灯打开,原本搁在茶几上的笔记本已经不见了。还有的是,家里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整个客厅比早上出门时整齐了许多,天花板上原本坏掉的两个筒灯也亮了。他挑了挑眉,去浴室走了一圈,发现原本坏掉的水龙头也被修好了。

    他翻出手机,给她发了条微信:谢谢!

    海星马上就回复过来:不客气,回到家有没有一种家里来了“田螺姑娘”的感觉呀?哈哈。

    海星撇了撇嘴,真是个话题终结者,她心里那番“田螺姑娘嫁给恩人”的盘算也被终结了。

    话题终结者再次挑起话题,总算让海星的心情好了一些。

    呵……海星直接朝聊天页面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他,有人听自己唠叨,可以舒缓一下心情。

    原来,她刚才去采购灯泡跟水龙头的时候,在车站遇到一个小姑娘说自己丢了钱包回不了家,让她给借一百块钱,她怀疑过是骗局,但最后心一软就借了。

    小姑娘要了她的电话号码,说回到家就把钱转回给她。可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毫无动静。

    海星:……这天没法聊了。

    两人的聊天以一个“蠢”字结束,等不到小姑娘还钱,海星决定上个洗手间就睡觉。

    等她从洗手间回来,准备关机睡觉的时候,却收到短信,说她的手机被充值了100块钱。她又惊又喜,肯定是小姑娘给她充话费当还钱。

    这种失而复得的惊喜,让她忍不住跟言朗分享。

    良久,言朗才回复过来:嗯。

    白琴脸色顿时涨红,一张脸写满的尴尬与气氛。她朝海星“哼”了一声,一跺脚就跑了。

    学生们看着白琴远去的背影,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瞧不起跟幸灾乐祸。

    虽然白琴只是d大一个普通的辅导员,但她的婚姻却让人诟病。她的丈夫是d大一名接近五十岁的教授,在前些年跟原配离婚后一个月娶了白琴。

    即使之前没有传出两人的绯闻,但这样的再婚速度以及年龄差,很多人认为两人早已暗度陈仓。

    海星之前有听大学同学提及过此事,但事不关己的人她一向听而不闻。

    现在又剩下她跟言朗了,海星虽然依旧紧张,但被他刚才那句“你吵到我们吃饭”中的“我们”给撩到了。看来,她现在不仅仅是跟他搭台的关系而已。

    想到这里,海星的心跳“砰砰砰”地狂跳,她偷偷瞄了对面一眼,发现言朗正在认真吃饭,余光都没有留给自己。

    这时候,她想起田晓彤刚刚在微信上教自己“勾/引”男人的绝招——撩头发。

    她右手拿着筷子,小口地吃着饭菜,左手时不时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她来之前把头发给散开了,据田晓彤所说,她把头发捋到耳后的时候特别有女人味。

    言朗说他不喜欢体育生,那么成熟优雅的女士他应该喜欢吧。

    正当海星在想言朗会不会被自己迷住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终于开口了:“拿个橡皮筋把头发扎起来吧,披着多不方便。”

    海星蓦然抬头,对上言朗的眼眸,毫不费力地从他的眸子里读出了“真蠢”两个字。

    刚刚心里泛起的涟漪,还没翻起波浪,就已经被他狠狠拍死了。

    海星装模作样了半天,导致最后言朗吃完了,她才捡了几粒米饭,只能含恨地看着他渐行渐远、头也不回的背影。

    中午没吃饱,下午放学后又被耽搁了一会儿,等海星去到食堂的时候,只剩下辣菜。她最近上火,只能灰溜溜地回了桂花苑,去小店吃包子。

    “海老师,今晚不在学校食堂吃吗?”海星是老顾客了,老板娘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