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十八章
    “赵二哥?你俩说什么呢,那么严肃。”程晓艾拎着四个大肉包子回到医院就看到观察室的门关的紧紧的,推开门一看,赵志华坐在沈潇床边,俩人表情都不自然。

    赵志华本来还想说什么,沈潇朝他使了个眼色,他只好闭了嘴,连忙去接程晓艾手里的东西,“你们还没吃饭啊,早知道我就在学校食堂给你们带两个馒头过来了。”

    “赵二哥,你吃没吃,来个包子吧。”程晓艾先是拿了包子递给沈潇,然后去问赵志华。

    赵志华闻着肉包子的香味儿,咽了咽口水,他也好久没吃过肉包子了,这肉包子一毛五一个,他手里就那么点儿粮票,还是他妈省下钱托人换的,他哪里舍得。

    要说不馋是不可能的,可是程晓艾还没吃饭,“我吃过了,你们快吃。”

    赵志华把包子推了回去。

    “这包子个头大,我吃不了两个,赵二哥,你吃一个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程晓艾把包子塞进赵志华手里,坐在一旁的板凳上啃另外一个包子。

    她本想跟沈潇说,她去买包子的时候正好碰上上次买鱼的韩大哥,人家又送了她两瓶汽水,她没好意思拿,还问他们啥时候能再有新鲜的鱼。一看赵志华在这儿,又把话咽了回去。他们卖鱼的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

    赵志华捧着肉包子,心里暖融融的,晓艾对他可真好。一口咬下去,皮薄大馅儿,满嘴流油,人间美味啊!

    “晓艾,真好吃。”赵志华笑得见牙不见眼,傻乎乎的。

    他们吃完没多久,大夫又来给沈潇打了第二针,赶着中午之前,就输完了。因为赵志华在,程晓艾趁机眯了一觉,又在医院给沈潇开了外用的药膏,三个人这才离开医院。

    只是沈潇身上被踹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后背,每走一步路都牵着疼。

    “瞧我笨的,让我哥把驴车留下不就好了。你这样可怎么走回去?”赵志华一拍脑门,有些后悔。

    程晓艾也是担心,他和沈潇背着鱼走来用了两个小时,如今沈潇有伤,可怎么办?这里一点儿都不好,家里连马车都没有,驴车还是大队上借的,他们怎么这么可怜。

    沈潇看出程晓艾的担忧,“我没事儿,好多了,又吃了肉包子,现在力气大的很。再说,那驴车是大队上的,还是要早点儿还回去。”

    程晓艾他们在医院待了大半宿加上半天,赵保国家里从早上有人就开始摔摔打打,火气大的能点着房子了。

    一大早上,二蛋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程晓艾,就开始哭闹,只有窝在徐兰怀里才好一些。魏淑芬怎么说怎么哄都无济于事,无奈,魏淑芬只能老大不乐意地去做饭。

    这生火的活儿天天都要干,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魏淑芬刚把火引着,往灶坑里添柴火的时候,火炭就崩了出来,直接落在她手背上。魏淑芬嗷地一声甩开火炭,但是那烫着的地方已经起了火泡,疼的她满地乱转。

    可是赵志军去县里没回来,徐兰看孩子,赵保国一大早上就去大队上了,张桂兰跟她不对付,所以,即便她喊了那么大声儿,依旧没人来关心关心她。

    魏淑芬气的啊,一脚踢在了炉门上,但是力气太大,炉门没关上,反而踢开了。

    魏淑芬骂骂咧咧去抓炉钩子,可是她忘了,那炉钩子刚刚为了掏灰,插在炉子里没拿出来,这用手一碰可倒好,抓了一大把,手心地温度高的啊,烫地她赶忙扔了炉钩子,整个厨房里是乒乓作响。

    魏淑芬一低头,不仅手背烫了大泡,手心还红彤彤一片,开始肿起来了,魏淑芬恨地啊,将手放在冷水里泡了泡,别别扭扭地做了一顿饭。

    吃饭的时候,徐兰就看出来魏淑芬脸色不对,张桂兰却没管那么多,端起碗就去盛饭,低头就开始吃。

    “淑芬啊,一大早上这是咋地啦,哪儿不舒服?”徐兰一边喂二蛋一边问。

    魏淑芬恨恨地咬了一口菜团子,“啊”地一声,扔了手里的菜团子,捂着嘴,脸憋的通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瞧瞧,这一大早上也不知道跟谁置气呢,吃饭也不好好吃,咬着舌头了吧!”徐兰叹了口一口气。

    “妈妈,咬舌头,疼。”二蛋在徐兰身上坐不住了,非得要下地,徐兰没办法,将二蛋放下,就看见他迈着小短腿跑到魏淑芬跟前,“二蛋给吹吹,吹吹不疼。”说着朝着魏淑芬的脸吹气儿。

    看到二蛋可爱的小模样,魏淑芬就是再多气也撒不出来,伸手将二蛋抱起来,“妈不疼了,我二蛋真乖。”

    二蛋得了夸奖,高兴地直晃小短腿。

    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饭,大家都去上工了,二蛋在院子里玩,魏淑芬收拾了碗筷,刚洗了碗走出厨房,也不知道是脚下滑了还是怎么着,毫无预兆地就摔了个狗啃屎。

    二蛋捏了个石头子在地上画圈圈呢,一看魏淑芬跌倒,突然觉着有意思,咯咯直笑。

    魏淑芬气了个倒仰,双手撑地站起身,拎起二蛋就要打,“你个小兔崽子,你老娘摔了你竟然笑,看我不打你!”

    二蛋吓得也不笑了,连哭都忘了……

    “魏淑芬,谁让你打孩子的!”赵志军刚去大队还了驴车,走到院墙外面就看到魏淑芬要打孩子,赶忙一声吼,跑了几步将二蛋从魏淑芬手里抢回来。

    “赵志军,你眼睛瞎了吗,我这当老娘的摔了个跟头,你那儿子竟然笑,以后……以后我还能指望上他?”魏淑芬双手掐腰,整个一泼妇形象。

    赵志军皱了皱眉,“他才多大,哪里懂那么多,你自己走路不小心,还要打孩子,有你这么当妈的么?”

    赵志军抱着孩子回了屋,魏淑芬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憋屈的要死,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拍大腿,“哎呀,我不活了,这一大家子全都欺负我啊,连我自己生的儿子都不向着我呦。我为这个家起早贪黑做饭干活,一点儿好处都没有啊……”

    赵志军刚进屋就听到外面哭天喊地,将二蛋放在炕上,拎着扫帚就冲了出去,“魏淑芬,你别得寸进尺,你为这个家起早贪黑做饭干活,我们都是吃干饭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三天两头把我们家东西往你娘家倒动,咱爸咱妈不说,不代表他们不知道,是看你们家日子过的实在困难。就这事儿谁说过什么?”

    魏淑芬听到这,哭声戛然而止,眼泪也没了,愣愣地看着拎着扫帚的赵志军,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我……我这不是今天不顺心,你一回来就吼我,谁心里能得劲。”

    赵志军放下手里的扫帚,“别胡闹了,进屋看孩子去,要是不想看孩子就去上工,孩子我来看!”

    魏淑芬哪里肯,乖乖地进屋看孩子。

    二蛋看魏淑芬眼睛红红地回来,就忘了刚才她要打他的事儿了,挪着小屁股爬过来,“妈妈不哭。妈妈,我还想吃糖。”

    魏淑芬本来还感动呢,不愧是自己生的儿子,可是听了后面那句话吓得一激灵,连忙捂上二蛋的嘴,往窗外瞧,看到赵志军没进屋来问他,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没听见,可吓死她了。

    赵志军摸了摸下巴,吃糖?哪里来的糖,难道是那天他妈给冲的白糖水?恩,可能是。

    ……

    程晓艾他们回到家都已经下午了,足足走了三个小时。

    沈潇累的浑身都疼,硬是一声没吭。程晓艾也是累够呛,本来就睡得少,又受了惊吓,再走三个小时,再好的体力也是够呛。

    就赵志华还算好的,“沈潇,晓艾,我先回家了,你们有事儿叫我。”

    程晓艾不放心沈潇自己,想送他回去,沈潇却怕程晓艾为难,因为那秦超还在屋子里猫着呢,这一照面,挺尴尬的。

    “我挺好的,你回去歇着吧,怪累的,再说晚上魏民他们就回来了。”

    程晓艾摇摇头,非常坚定地拒绝。

    沈潇没想到,程晓艾有时候还挺犟,怎么说都不好使,只能无奈同意。

    “这是谁啊,保护草料的英雄啊,怎么英雄还得让个女人扶着。”秦超冷不丁一转头,就看到程晓艾扶着沈潇回来,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沈潇被踹了几脚,程晓艾就着急忙慌地要送他去医院,自己腿还砸伤了呢,也不见她着急!

    秦超早就把程晓艾给他买药的事儿给忘了,就算记得也不会念她的好,在他心里,那就是沈潇不安好心给了程晓艾钱!

    沈潇挑了挑眉,“英雄用美人扶也没什么,狗熊还用女人给送饭呢,不也吃的心安理得?”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