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第 111 章
    此为防盗章, 正版阅读, 尽在晋·江·文·学·城

    十公主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人却一直没醒,太医说这是她身体太虚, 前些天感染风寒后又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的缘故。

    “没有好好休息?”说话的是方珍珠, 十公主是在寿宁宫门口昏倒的, 她听说之后就让人把她带进来了,陆季迟也因此留下来没走, “这是怎么回事?十丫头这些天很忙?还有,主子都病成这样了, 她身边伺候的人竟一个都没发现?”

    十公主安安分分,从不作妖, 佘太后对她印象不错, 并没有要她为原主做的那些破事儿买单的意思。一直遗憾没再生个女儿的方珍珠也很喜欢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 想到她生母已逝,亲哥又是个渣, 忍不住心下怜惜,拧起了眉头。

    “回太后, 公主前儿不慎着凉,奴婢第一时间就去请了太医, 太医来看过之后给公主开了药,并吩咐公主好好休息, 可是公主……”

    回话的是十公主身边的大宫女杨柳, 见她说着飞快地朝自己看了一眼, 陆季迟不由纳闷:“公主怎么了?”

    杨柳犹豫片刻,抿唇说:“再过几日就是殿下您的生辰了,公主是为了给您赶制生辰贺礼,才会不顾太医告诫,执意熬夜做活儿,以至没能休息好的。”

    陆季迟一愣:“生辰贺礼?”

    “殿下忘了吗?每年您生辰的时候,公主都会送您一个装着平安符的荷包,那都是公主一针一线亲手做的。”像是憋了很久了,杨柳抬起头,红着眼睛几乎是胆大包天地说,“殿下,奴婢求求您,您往后多来看看公主吧!公主是您同母所出的嫡亲的妹妹啊,您怎么能半点儿都不将她放在心上,还……”

    “杨柳姐姐!你……你别说了……”虚弱的低喊声响起,陆季迟回头一看,就见十公主正惊慌失措地从床上挣扎而起,“哥哥,哥哥别怪杨柳!她只是一时心……”

    话还未完,便忍不住一阵咳嗽。

    见她苍白的小脸急得通红,泪水在眼中不停打转,陆季迟心中不忍,下意识开口道:“知道了,我不怪她就是,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

    十公主一愣,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哥哥?!”

    陆季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太过温和,不是原主该有的。

    他有些心虚,下意识就要换回平时那张欠揍的脸,但转念一想,同母所出的妹妹为了给他绣制生辰贺礼而病倒,这是多么叫人感动的事情啊,就算因此心生触动,改变对妹妹的态度,也并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而且,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做回自己的开端——意识到这一点,陆季迟心下一阵激动,忙调整了一下表情,做出一副发现自己失态了的别扭样子:“行了,赶紧休息吧。”

    十公主愣愣地看着他,眼圈渐渐红了起来,像是怕他看见,她飞快低头,声音小小地吸了一下鼻子,然后才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做工精细,绣着翠竹与花鸟的荷包递给他:“后天便是哥哥的生辰了,这个……哥哥,送给你。”

    自打容妃去世之后,原主每年生辰都会收到一个十公主亲手绣制的荷包,但原主觉得这种东西娘们唧唧的有损自己英武雄伟的形象,所以从来没有用过……也没有正儿八经地与十公主道过谢。

    可以说非常渣了。

    陆季迟嘴角微抽,用力唾弃了原主两下,这才抬手接过荷包,看似随意实则认真地挂在了腰间。

    原主并不是个好哥哥,从来没有尽过做哥哥的责任,可十公主却从来不记恨这些,还哪怕累得病倒了也要亲手为他赶制生辰礼物……

    这样厚重的心意,不该被随意辜负。

    十公主又惊又喜,想笑,又忍不住红了眼睛。今天的哥哥好像有些不一样……但她喜欢这样的哥哥!

    “哥哥会一直带着吗?”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努力憋着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以免又叫兄长不喜,末了才又小心翼翼地解释说,“母妃去世前我答应过她,日后每年哥哥生辰的时候都要给哥哥做一个荷包的,如果……如果母妃知道哥哥一直将这个荷包带在身边,一定会很开心的。”

    她喜欢自己的哥哥,本能地想要亲近他,但因为他的无视与冷待,也叫她打从心底畏惧他。而容妃会在过世前给十公主留下这样一个任务,也无非就是了解原主的性格,怕自己走了之后兄妹俩会日渐生疏。

    陆季迟感动又替原主觉得愧疚,沉默半晌,做出一种受到触动而心软,但又有些抹不开面子的样子,尴尬地啧了一声:“知道了,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躺好!”

    十公主却高兴极了,小脑袋往被子里一缩,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她兀自乐了一会儿,忽然又探出苍白的小脸,声音小小,眼睛亮亮地说:“那……哥哥生辰那日正好是万花节,听说,听说城里会举行万花会,很热闹呢……”

    嘿,小丫头看着呆呆的,还挺会得寸进尺!

    陆季迟惊讶又好笑,想说什么,就见她跐溜一下又缩进了被子,鸵鸟似的闷头说道:“我,我就是随口说说!哥哥别生气!”

    陆季迟:“……”

    “她这么想去,你就带她去吧。”却是一旁被萌倒的方珍珠忍不住开了口。

    万万没想到她会帮自己说话,被子里的小姑娘欣喜之余悄悄探出脑袋,满是期盼地看向陆季迟。

    对上她湿漉漉如同幼兽的眼睛,陆季迟哪里还说得出拒绝的话?——当然他本来也没怎么想拒绝,又见自家亲妈也一脸“不就是带个小孩儿出去玩么,赶紧的别墨迹”,顿时嘴角一抽,勉为其难似的咳了一声:“儿臣遵命。”

    “多谢母后!多谢哥哥!”十公主高兴极了。

    就在这时,昭宁帝来了。

    众人忙起身行礼,昭宁帝摆手,笑眯眯地问:“什么事儿叫咱们枝枝这么高兴啊?”

    “皇兄,我……”昭宁帝平时忙于政事,十公主与他不算亲近,但他总是笑容满面很和善的样子,她也不是十分怕他,因此很快就弯着眼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概述了一遍。

    昭宁帝听完深深地看了陆季迟一眼,陆季迟头皮发麻,面上却只别扭地轻咳一声,干巴巴地说:“不过是因为母后发了话而已。”

    “这是什么话?枝枝是你同母所出的嫡亲妹妹,带她出去散心,难道不是你这个做兄长的应该做的?”昭宁帝意味不明地说完这话,就转头对十公主笑道,“不过这荷包什么的,只有你十一哥哥有,朕没有啊?”

    十公主这会儿快活极了,小脸一红就赶紧点了点头:“有,有的!只是我手艺不好,皇兄,皇兄不要嫌弃才好。”

    “只要是心意,朕都不会嫌弃。”昭宁帝说完摸了摸她的脑袋,“不过这个不着急,等你病好了再做,反正朕的生辰也还远着呢。”

    十公主欢喜极了地点点头。

    “好了,这孩子还病着呢,咱们先出去,让她休息吧。”

    方珍珠也搞不定昭宁帝是什么意思,不过不管怎么样,十公主的出现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尤其她还为了替哥哥缝制生辰贺礼生病昏倒了,这更是给陆季迟提供了完美的改变理由——亲情是能够触动人心的,有了这件事做铺垫,就算陆季迟不再像从前一样冷漠倨傲,大家也不会觉得突兀,反而会有种“原来他内心也有这样柔软一面”的感叹,进而改变对他的印象。

    这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季迟自然也知道这些,又别别扭扭地看了十公主一眼,这便出去了。

    “那些画像看得怎么样了?上面那么多闺秀,可有看上的?”

    刚出门昭宁帝就笑眯眯地看了过来,陆季迟心中一凛,不以为然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瞧着无趣。”

    昭宁帝挑眉:“这么说,你一个也没看上?”

    “嗯,”陆季迟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劳烦皇兄再让皇嫂帮我找找别的吧,家世不用多好,长得好看就行。”

    竟然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昭宁帝心中微动,面上却是摇头笑了起来:“你这是想娶个天仙不成?”

    “就要天仙!”陆季迟忙道,“不是天仙我可不要!”

    他一双桃花眼漂亮澄澈,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底,昭宁帝微微一顿,垂目笑了起来:“你呀,行吧,朕知道了。”

    ***

    接下来几天,陆季迟依然没有去上朝,每天不是进宫给太后请安,或看望妹妹,就是在家里窝着陪小玉儿玩耍。

    昭宁帝对此似无所觉,一直也没再找他,不知是太忙了没空理他,还是在暗中观察。

    如此过了几天,一年一度的万花节来临了。

    他死后本该太子继位,可太子却被人二皇子派人给杀了。二皇子又被三皇子和四皇子联手抹了脖子,再之后五六八三位皇子加入混战,先帝几位兄弟也趁机浪了一把,一群人为了皇位杀红了眼,弄得民不聊生,整个大周摇摇欲坠。

    这时大周最强大的外敌北夏也趁火打劫,突然进犯……外忧内患,风雨飘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大周要完的时候,生母卑微,不受帝宠的小透明七皇子横空出世,一锅端了上述几位兄弟和皇叔,成功登上皇位。

    称帝后,他先是以雷霆手段平定内乱,后又御驾亲征,率领十万大军击退骁勇善战的北夏雄师,成功保住了大周江山。如今大周虽然还没有彻底从那场混乱中缓过来,却也一直在他的励精图治下慢慢恢复,相信再过个十年八年,必定能重现曾经的繁盛富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