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有经验的老父亲
    “我一直都觉得,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自己的厨房,”白宁站在卫深的杂物间里,对秦永说:“厨房和能够种花的小阳台是非常能提高生活质量的!我想,每个人都有不想去吃食堂的时候。”

    秦永对此不是很能理解,在他看来,首先,现在开荒团的食堂已经比以前好吃多了……虽然只是加了三个菜,但他们可是日复一日吃着压缩食物和营养剂都不会抱怨的人,实际上,反而是多了这几道菜之后,抱怨的人反而变多了……

    当然,也没有像白宁说的那样,不愿意去吃食堂,自己做饭,他们难道是会自制营养剂的那种心灵手巧型兽人吗?

    不过白宁毕竟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的厨房就不是普通的厨房,而要担任一个工作室的职能。秦永就问他了:“这里要改造成什么样的?”他想着,白宁提的要求估计还是在器材上,不过这个并不难办,食堂后厨还有一些备用的器材,直接拉到这里来就行了。

    结果白宁想了一会,就特别快乐地一拍手:“我想要一个田园风格的厨房!”

    他说:“我们可以先把框架设计好,具体放什么东西都可以再说,啊,这里是朝阳的,窗台上我可以种花!”

    秦永有点跟不上这个思维,他想了一下才明白:“你说的是装饰的风格吗?”白宁连连点头:“其他的器材,烤箱啊冰柜啊,这些肯定都要有的,我就不说啦,但是装饰还没有定下来啊。”

    这倒也算是正常人可能会有的装修思维,秦永能够理解。但是他们的少将阁下卫深,一直都是走极简主义风格的,他虽然是一头花豹兽人,但浑身上下唯一能称得上是装饰的东西可能就是原型态下身上的花斑……不仅如此,卫深还非常务实,以前在军校的时候,有小姑娘和他表白,他愣是以“你头上饰品太多会影响训练”为理由拒绝了,这件事当时弄得那可真是远近闻名。

    当时纪然就说,卫深这辈子估计都要单着了,以后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找到伴侣,那可能就会是极简主义×2。

    这样一个人,白宁你说啥,你还要在他的厨房的窗台上开出来一小块地方种花?

    秦永心里捉摸着,他得和卫深说一声。

    他可不是故意打小报告啊,但现在卫深不在,要是万一出问题了,他和白宁闹矛盾的话,最后倒霉的反而有可能是秦永了……

    秦永去阳台找卫深,看到他好像是在和家里人打电话,听到脚步声就回过头来。他说:“白宁想在厨房的窗台上放花盆……”

    卫深没弄明白他什么意思:“嗯?他想要什么样的?那边的确可以养几盆花。”

    秦永:“???”

    秦永:“你没意见吗?这种装饰物对于厨房来讲是完全没用的。”

    接着他发现他被卫深用“你在说些什么?”的疑问目光看住了,过了一会,卫深对电话那边说了句:“父亲,如果可以的话也许您可以写一份书面回答给我看一下,我感觉这件事没有您说的那么简单。”就挂断了,电话那边好像有人在怒吼“谁给你写回答!”,但秦永拒绝相信那是卫晋老将军……一定是他听错了!老将军一直都是很威严庄重的!

    卫深这时候才正式地对秦永说:“白宁具有很高的审美能力,如果他认为窗台上可以种花的话,那一定会非常合适。”

    然后又委婉地说道:“而且这些装饰也不是完全无用,它们会调动人的积极情绪。阿永,我记得你以前,是一个很会欣赏美好事物的人啊。”

    言下之意就是,你现在怎么退步了呢?

    秦永只觉得一口老血已经到了喉咙,他重重吸气:“是的,那么少将阁下,我就全都按照白宁先生说的做了!”

    ——他决定了,白宁以后要做什么他都不拦着!

    明明他是好心来着,这俩人太气人了!!!到底是谁没有审美能力啊!

    那边卫深还在说:“阿永,你平时也可以种点什么陶冶情操的,不过太娇气的可能种不活,你要不要试试狗尾巴草?”

    “——不需要!少将阁下!”

    秦永就安排建筑机器人帮白宁大肆改造厨房了,他还要问问白宁这边有没有什么好上手的野花,哼,见鬼的狗尾巴草!

    另一边,卫深却在寻思另一个问题。

    他刚刚把白宁的事情,和自己对白宁的感情,以及他心中的疑惑都告诉了在为人处世方面一向比较有见地的父亲。他一开始讲白宁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进化成的兽人时,电话那边就听到了好像是母亲发出的尖叫:“我就知道是这样!!!一定是那只在兽神殿开过光的仓鼠来报恩了!!!”

    卫深……卫深觉得母亲真的很迷信,她不去继承祖母的衣钵当祭司,也是可惜了。

    父亲倒是挺持重地咳嗽一声,又问了他两遍:“你确定是这样?”

    “会不会是有人用了幻术,实际上他本来就是兽人?”

    卫深也严肃道:“我确定事情就和我见到的一样。而且不仅是我亲眼所见,当时能感受到的能量波动也是这样,另外,他的原型的确是绝对不可能进化的仓鼠,如果是幻术的话,他还要经过安阳和机器的检测,这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卫父并不是不相信儿子的判断能力,既然这个问题有肯定的回复,他也就不多问:“你这次肯定不是想说这一件事的吧?还有其他事情吗?”

    卫深这次倒是花了一会儿来组织语言:“实际上,我主要是比较困惑于和他的相处模式,以及一些复杂的情绪变化。最开始的时候,我把他当成自己的责任,因为他是在我这里进化的,又帮助我度过了之前的难关,我那时候是想保护好他,这其中并不掺杂个人私心。但是这两天,我感觉我的个人感情占了上风……”

    他尽量使用客观角度进行陈述,但电话那头,卫父却听着听着,一颗心就逐渐向下沉。

    最后,卫深说“我想,在这方面,父亲应该有经验”的时候,他都想立刻摔了电话——这经验我没有!

    这这这,长子这么多年都对感情漠不关心,跟张白纸似的,他和卫母是愁,但他现在一上心了,对象就是个男的,他更接受不了啊!

    还说得那么肉麻,什么“他是我的责任”,什么“在我心里,他几乎没有缺点,偶尔犯糊涂也很可爱”,他这么大年纪了,都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但卫父又不能说什么,他很清楚自家两个孩子的情况,看起来都挺成熟,但心里全是爱恨分明那一挂的,抓住了什么就不撒手,到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他既然自己没有意识到,就不能捅破!

    但是这要怎么说呢?

    卫父只好先告诉卫深:“感情上的事情一向比较复杂,不管是亲情还是友情都是如此,我得和你母亲商量一下,之后再聊。”

    然后就听到那边的话了,好像是说白宁想种花,他那个连美丑都不知道的傻儿子立马就同意了,还说自己的属下不懂审美。

    ……你难道就很懂嘛!

    卫深听到父亲的声音逐渐变得有点愤愤的,他并不觉得是自己惹出来的,而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唉,父亲的脾气还是大,母亲真是辛苦了。

    他和白宁在一块,有话就要好好说,绝对不能像这样别气,叫旁人听了也是要操心的。

    另一边,卫父挂了电话,卫母就问了:“这是怎么了?反应这么大?”她刚刚听到一半,家务机器人把她这几天看普尔星厨房直播记下来的“糖醋排骨”给做好了,就先去吃了两块。

    卫父气哼哼:“你儿子,打电话咨询他对白宁的特殊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说我有经验!我有什么经验!”

    卫母一时间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只耸耸肩:“感情啊,那你朋友多,的确有经验啊。”

    卫父口不择言:“不是那个感情——是那个感情!!!我能有什么经验啊!我和你还是相亲认识的,这算什么事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