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3章 嫉妒(二)
    董建莲的心,一半是冰,一半是火,备受煎熬。

    她对自己说:绝不能坐以待毙!绝不能眼睁睁瞧着霍穗这个心机恶女占尽好处,站在高处俯视她,嘲笑她。

    她必须做点什么。

    董建莲十分庆幸,她穿来得早,此时男主和女主还没见面,更别提什么情分了。

    如今,她需要耐心蛰伏,静待时机到来。

    等陈庆山和他爷爷到这里支援农村建设,她一定要抢在霍穗和董丽英前面,对这对祖孙施以援手,在陈庆山对霍穗动心之前,将他的心笼络到自己这边。

    可万一,万一剧情不可逆,女主光环太强大,陈庆山只喜欢霍穗,不喜欢她呢?

    董建莲阴狠地抿抿唇: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她必须要斩断霍穗跟陈庆山碰面的所有可能!

    得赶在他们下乡前,让霍穗离开前进生产队。

    最好的法子,就是给董丽英物色一个外地对象,让她带着霍穗改嫁出去。

    可去哪儿给董丽英找一个外地对象?又该如何说服她改嫁搬走?

    董丽英比霍穗精明多了,主意也正,现在她有钱有工作,跟霍穗两个的日子别提多滋润,这几年,周凤没少让人给她介绍对象,她都没点头。

    不管周凤如何撒泼闹腾,甚至以命相逼,董丽英都不改初衷,坚持不嫁人。

    连周凤都奈何不了她,她一个隔辈的无足轻重的侄女,该如何说动她远嫁?

    董建莲光是想想,都觉得太难。

    好在陈庆山跟他爷爷五年后才下乡,她还有五年的时间慢慢筹谋。

    她就不信,五年的时间,还不能鼓动周凤设法把董丽英嫁出去!

    思及董丽英的难缠程度,和过往光辉的战绩,董建莲觉得她该做两手准备。万一董丽英死活不愿嫁出去,她还得琢磨出一个让霍穗消失的法子。

    没有女主,那小说原来的剧情将无以为继,她也就能取代霍穗成为新女主,嫁进陈家,享受陈家的荣华富贵,做人上人。

    深夜里,万籁俱寂,董建莲一个人圆瞠着一双黝黑发亮的眼睛,望着窗外的星空,绞尽脑汁地思考,怎么让霍穗消失而又不会让人怀疑到自己身上?

    叫一个小孩儿消失的法子,无非就是那几种。

    董建莲考虑过让人把霍穗卖到偏远山区,或者制造一场意外,让霍穗没命。

    问题是董丽英和董国业把霍穗当眼珠子看,将她看得极紧,从不让她单独行动,哪怕在董家,也必定是让一群人簇拥着她,陪她解闷,护她周全。

    而霍穗也乖巧,非常听董丽英和董国业的话,从不落单。

    根本叫人无从下手。

    寻思许久,董建莲也没想出个叫霍穗消失的好法子,她只好先暂时丢开这个念头。

    等她翻个身,又想起白天被霍穗看出破绽,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人发觉了她的异常。董建莲深怕被人当妖怪打死或者烧死,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按照原身留下的记忆,老老实实扮演苦情女配的角色。

    没过半年,董建莲就坚持不下去了。她不是逆来顺受,甘愿自我奉献而不求回报的人。

    这样的日子,实在太苦太苦。要她一直这样下去,她还不如马上自杀呢。

    董建莲开始一点一点地改变,慢慢反抗董二舅两口子。

    比如:被他们骂时,开始还口;叫他们打时,也学会逃跑,搬救兵了;有时他们丢给她的活儿太多,她做不完就不做,要么就去找董国业或董丽英诉苦兼告状……

    渐渐的,董二夫妻发觉他们没法拿捏这个大女儿,反而经常被她气得跳脚,对她的厌恶日益加深。

    董建莲才十五岁,她亲妈就给她看了一门亲事,还是让她嫁给瘌痢头。因为瘌痢头家给的彩礼最多,足足三百块呢。

    眼看距离男主下乡的日子越来越近,董建莲一门心思谋划着怎么叫霍穗消失,疏忽了自家那对没下限的父母,叫那两口子挑了她落单的时候,把她打晕绑了,堵上嘴巴,夜里用一辆牛车,运去了外村。

    董建莲半路醒来,还以为自己让拐子拐卖了。

    她不敢乱动,继续装晕,等她听清董二夫妻难掩喜庆的对话,得知他们的意图,恨不能化身夜叉,将那两个不配做父母的畜生剥皮抽筋,剁碎喂狗。

    可她处境艰难,什么做不了。

    董建莲又怒又怕又恨,想呼救,可发不出声音;想逃跑,却动弹不得。

    泪眼朦胧中,她听到董二说到了,牛车停了,董建莲心里一咯噔。

    当董二和刘二梅分别抓着她的肩膀和脚,要抬她下车时,董建莲拼命挣扎,被董二狠厉地连扇了几个耳光。

    两边脸都被打肿了,董建莲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冒金星,塞住她嘴的脏帕子掉了,她嘴里一股铁锈味,鲜血混着口水从嘴角流出。

    她无比憎恨地仰望着他们,对着董二两口子破口大骂,骂他们丧尽天良,不得好死,断子绝孙……

    她越骂,董二和刘二梅越怒,把她交给瘌痢头父母前,两人先把董建莲打了个半死。

    等瘌痢头父母抹黑赶着牛车到村外小树林,准备跟董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时,用手电筒将董建莲从头扫到尾,看到她一身是伤,尤其是那张脸,简直没法看,两人瞬间动摇了。

    “你闺女怎么成了这副模样?谁打的她?下手可真狠。这命都去了半条。”瘌痢头妈大摇其头:“不行,不行。她这样子,可不值三百……”

    董二闻言,跳脚道:“你什么意思?说好的三百,少一毛钱都不行!”

    刘二梅的口水都要喷到瘌痢头妈的脸上:“你别想降价!这十里八村谁不知道我闺女模样身段好,家里家外活儿一把抓,别提多能干了。她又不是嫁不出去……”

    瘌痢头的爸捏灭烟头,将燃了一半的香烟塞回兜里,打断刘二梅:“你闺女伤成这样,看病都得花不少钱。她那脸,也不知道会不会毁容?”

    “我儿子可是很挑的。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我儿子还想不想娶你闺女。孩儿他妈,你回家把孩子喊醒带过来……”

    “我呸!谁不知道你儿子又矮又丑,屁点本事没有,只会打牌喝酒。我们愿意把闺女嫁你儿子,你们就该烧高香了!现在还抖起来了。我呸呸呸!当家的,咱们带老大回家,还有好几家人想求娶我们老大呢。”

    刘二梅跟董二弯腰将横在地上意识模糊的董建莲捞起来,甩车上,就要赶车离开。

    瘌痢头的妈顿时急了,想拦下他们,被瘌痢头爸拖住:“让他们走!也不看看自己女儿是什么德行?敢嫌弃我儿子,我倒要看看,他们女儿能嫁到什么了不起的好人家去!”

    瘌痢头妈把牙齿咬得咯嘣响:“哼!这事儿我跟他们没玩!孩儿他爸,咱们先回家合计合计,改明儿找他们算账。”

    就这样,两家人不欢而散。

    董建莲侥幸逃过一劫,她终于放心地在牛车里彻底昏迷不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