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1章 替你开心
    “因为一直很忙,腾不出时间来。”萧观为他找着借口,随后又摇头说:“是我自己的原因,怎么可能忙到连去民政局的时间都没有?”

    萧观现在非常的害怕,害怕失去宋友雪。他的心里真的太害怕了!

    萧希泽伸出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温柔地对他讲:“哥,别自责。等嫂子出院了,应该办的事情赶紧办掉。不能再拖下去!”

    否则到时有点什么事情,后悔都来不及。

    像他一样,突然间就彻底地失去了安采雯。他的心里真的是连难受都没有地方发泄出来。

    萧观点点头,此时的他下了非常坚定的决心。

    他们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样?医生?我妻子怎么样?”萧观握住医生的手。

    医生取下口罩说:“病人已经没事,但是需要休息。她的身体不是很好,身上有很多旧伤。”

    “嗯,她出过车祸。是因为车祸后遗症吗?”

    “应该有关系,但是现在是她有月经太痛,痛到休克引起的晕倒。我们已经给她注射了药,拍了片。具体情况要等到片子出来才有结论。”

    医生没有看到片子,也不敢做什么结论。

    萧观点点头:“谢谢你,医生。救了我的妻子。”

    “应该的,你们现在可以进去看她了。她已经醒过来了。”医生没有感觉她他做了什么不得了事情。

    毕竟宋友雪也不是那么严重,但是病人的情绪可以理解。他让他们进去看宋友雪。

    萧观冲进去,宋友雪看着他们进来。微笑地挥挥手,然后安慰他们说:“我没事,看我们着急的。”

    “你早上就痛了,怎么能忍这么长的时间?”

    “以前也痛啊,没有想到这次就忍不住了。”宋友雪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痛到忍受不住。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的身体怎么样你最沫,出过那么大的车祸。你还想着像以前小姑娘一样吗?”萧观很凶,把宋友雪吓了一跳。

    萧洛放开杨珍希牵着的手,他来到床边。

    拍了一下萧观,生气地说:“不要凶妈妈,妈妈已经很痛了!”

    “对不起,对不起。”萧观立刻意识到他的语气很糟糕,立刻跟宋友雪与萧洛道歉。

    宋友雪看着他们两父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家伙,真的是。谢谢洛洛保护妈妈。”宋友雪很感动,伸出手轻轻地摸着萧洛的小脸蛋。

    萧希泽与杨珍希也走上来,萧观说:“幸好妈和希泽及时把你送到医院。否则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痛了?”

    “放心,疼不死的。”宋友雪自嘲地说着。

    “你真的是,要不是萧洛在,我”萧观真的又要凶她。

    萧洛抬起头看着萧观,萧观强忍住他的脾气。

    “不准凶妈妈,否则洛洛不喜欢爸爸了。”

    “爸爸没有凶妈妈,洛洛。爸爸是在担心妈妈。”宋友雪替萧观解释着。

    看到萧观为她着急,宋友雪的心其实还挺开心。不知道这算不算爱的表情?反正宋友雪的心里挺舒服!疼痛也没有,但是这应该是打了止痛针的关系。

    “谢谢你们。”宋友雪回过头看着杨珍希与萧希泽。

    杨珍希说:“我们都是一家人,谢我们干什么?”

    “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不用谢我们的。”萧希泽在旁边也讲。

    “我们都一家人!”萧洛开开心心重复他们的话,真是可爱极了!

    宋友雪接下来在医院住了一天,就吵着要出院。

    萧观受不住她,只能带她回院。

    她看着萧观是一个人来接她的,于是她说:“洛洛了?你怎么不带洛洛?”

    放在平常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萧观很少让萧洛脱离他们两个的视线。

    “萧洛今天跟着萧希泽去他公司玩去了!”

    “哦,那这样倒也放心些。”宋友雪相信萧希泽会照顾好萧洛。

    萧观用力转着方向盘,朝着与家相反的方向。

    宋友雪赶紧说:“开错路了,开错路了!不是这个方向,是向左啊!”

    “没有开错方向。”

    “从这条回家会很远很远的。你个傻瓜,哪里没有开错路?”

    宋友雪着急地说着,因为真的这边超远。

    她接着说:“你前面调头,赶紧往回开。”

    萧观摇头,继续往前面开去。

    宋友雪不解:“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们去结婚。证件与户口本我都带了。”萧观直接扔下一句让宋友雪错呆的话。

    宋友雪安静了下来,她小心地看着萧观的侧脸。似乎不容她拒绝!

    最重要的是,宋友雪根本不想拒绝。她此时开心得不行,心里在暗爽。

    早知道的话,就早点痛到晕倒好了!

    “结婚?就这样啊?什么都没有?”

    “给。”萧观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递到她的面前。

    宋友雪拿过去说:“你双手握着方向盘,专注开车。有什么我自己来拿就好。”

    “自己拿和我送的是有区别的。”

    “哼,我感觉没有区别。”当然有区别,宋友雪开心地打开盒子。

    里面是颗很大的戒指,她开心地取出来然后给她自己带上。伸出手在他视线前面挥了两秒,说:“哇,好闪啊。应该很贵吧?”

    “是啊,对我这样的穷人来说。太贵了!”

    “嫌贵就不要买啊!”宋友雪看着这个不懂风情的家伙,可能好好说话非得跟她这么扛着。是打算要气死她吗?

    但是宋友雪也不客气的怼回去。

    萧观说:“因为是你,所以贵也值得。”

    哇,宋友雪听到这话心里乐开了花。

    她得意地说:“既然这样,那就勉强同你办证吧。”

    “勉强?之前谁追着我的?”

    “之前?之前的之前是谁追着的我的?”想算旧账,宋友雪可有得算。

    “好了,我认输。谁让我爱你如命。”

    萧观转过头温柔地看着宋友雪。宋友雪心里非常的甜蜜,二十分钟后他们到了民政局。

    他们进去过好几次,上次也说着要来重新扯证。结果没有带齐证件,虚晃一枪。

    还让大家都觉得他们已经结婚了!

    反走进熟悉的地方,然后这次再也无所顾及的扯证。甚至把户口也移了过来。

    “谢谢你。”宋友雪搂着萧观的脖子,亲亲地亲了一口。

    “不用谢我,因为说谢谢的是我。我们以后会永远相爱到底对吗?”萧观看着宋友雪。

    宋友雪点点头,她回答说:“就算你赶我,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哈哈哈哈,我不会赶你,永远都不会。”萧观吻着宋友雪的嘴唇,他们真的是经历太多,来来回回好多次,折腾好多次。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萧观在痛苦,不过至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为了庆祝他们结婚,萧希泽特意让人在家里布置了。给他们准备了个小型的派对。

    萧家所有的人都参加,女佣与下人。萧希泽给了大红包让他们买衣服来参加。

    草坪上升起无数气球,粉粉的。两边有两长桌,布满厨师做的食物。还有乐队正在演奏,黄色的小灯正在闪烁。

    宋友雪与萧观回来时,看到这一画面惊讶地不行。

    “结婚快乐,永远幸福美满。”萧希泽与杨珍希两个扯了一条很长的条幅。

    “谢谢谢谢。”萧观与宋友雪走进来,萧洛拿着小花篮子,不停的洒着花瓣。

    “谢谢。”宋友雪非常的感动,她低着头让萧洛给她洒花。

    因为萧洛正点脚尖,看起来有些吃力的样子。

    “要不要换身衣服?”萧观问宋友雪。

    宋友雪点点头:“当然,当然。各位,我们去换衣服。现在这个可不行!”

    牵着萧观的狂跑到房间,萧洛跟在后面洒花。想要追到房间去,被杨珍希给抱住。

    “省着吧,等你爸爸妈妈换上衣服再使劲地洒。”

    “好的,奶奶。”

    萧洛从杨珍希身上下来,然后提着小篮子又去旁边装了一篮子的花。

    萧希泽说:“我家小王子,穿得真帅啊!”

    看着萧洛穿着白色小西装,头发也往梳得整整齐齐,简直就是萧观的翻版。

    “叔叔,你也很帅。”萧洛抓着花瓣往他身上洒去。

    “哈哈,你洒我干什么?等下洒你爸爸妈妈。”伸出双手揉着萧洛的双脸,萧洛直接在他的手亲了口。

    这个小举动让萧希泽备受感动,他捧着萧洛的头,然后在他额头上吻着。

    “痒,叔叔有胡子。”

    “叔叔胡子已经刮了,你个小家伙。”萧希泽摸着他的下巴,并不扎啊!说话的同时,萧洛已经不好意思地提着花篮逃走。

    逃到大家中间,提着小花篮,然后在乐队前面扭来扭去。

    大家都在给他拍照,他爸妈不在场,他就是大家的中心点。

    “哇,好好萌啊!”

    “真可爱,萧洛真的太可爱了!”

    “好想要一个这样可爱的孩子。”

    家里的女佣与帮工都在那里议论,看着萧洛扭着小身子。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大家跟着音乐节奏一起晃动,拿着酒杯玩得不亦乐乎。

    半个小时后,萧观牵着宋友雪的从别墅出来。缓缓的走到他们的面前,宋友雪穿了一条蕾丝带纱的裙子。

    看起来就跟婚纱差不多,头上也带着纱。

    萧观换了套白色的西装,看起来真的很般配。

    俊男美女,再加上个小鬼。

    萧洛硬是跑过去,一家三口向他们走过来。

    在场的二三十个人用力地鼓掌,丝毫不亚于上百人的场合。

    他们发自真心,激动地向他们祝福着。

    宋友雪很激动,她控制不让眼泪落掉。因为她想要美美的,这等同于她的婚礼。

    虽然小规模,但是此时最得她心。宋友雪感恩地看着这一切。

    萧洛站在中间,一边牵着萧观,一边牵着宋友雪。

    大家拿出手机,还有照像机纷纷记录下这画面。

    萧希泽直接扛着他的单反,拍下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瞬间。

    愉快的夜晚,让人暂时忘记痛苦。萧希泽沦陷在开心快乐当中,幸福感染了他。

    他的悲伤暂时被抛至脑后,他们唱歌,跳舞,喝酒,品尝美食。

    大家乐成一片,最后萧希泽醉得直接在草坪睡觉。

    还是萧观与保安把他扛进房间。

    “哥,你要永远幸福。”醉酒后睡着的萧希泽说着梦话。

    “我会的,谢谢你。”萧观微笑地看着躺着床上的萧希泽,为他盖上被子后离开房间。

    杨珍希在门外看着萧观出来,萧观问:“妈,你还不睡吗?”

    “替你开心,睡不着。”

    “谢谢妈。”萧观真的感谢,主动拥抱着杨珍希。

    杨珍希轻轻地拍他的后背,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大概7090厘米左右,交给萧观。

    “这是什么?”

    “给宋友雪的。”

    萧观接过来,然后打开来发现是个翡翠玉镯,看着上面的祖母绿。

    他震惊地说:“这太贵重了!这不是外婆传给你的吗?”

    “所以我传给宋友雪啊!”

    杨珍希曾经以为她是绝对不会给宋友雪的,但是现在宋友雪值得。

    放下过去对她厌恶,现在的宋友雪很好。

    萧观点点头,他收起玉镯。

    “谢谢妈。”

    “不用谢,我们是一家人。”

    “嗯,我们是一家人。”

    萧凯离开后,他们变得更加亲密,像孤独的人紧紧拥抱最后的温暖。

    怎么也不想让这温暖消失!所以每个人都在努力着。

    “赶紧回去休息吧,这都一点钟。”看看时间已经很晚,杨珍希也有些困意。

    “好的,那妈你也休息吧。”

    杨珍希伸出手拍拍萧观的肩膀,然后转身回她的房间。

    萧观于是下楼,看到佣人在打扫。他说:“明天再收拾,大家都睡觉吧!”

    “好的,先生。”但是大家没有立刻停下手,看着萧观回去后稍微打扫个大概才回房休息。

    这边萧观来到他房间,看着宋友雪正在里面的小房间陪着萧洛休息。

    宋友雪听到脚步声,于是来到外面。

    “辛苦你了。”

    “你也辛苦了!”萧观抱着宋友雪,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着。

    “我不辛苦,今天晚上我很开心。”

    宋友雪双手搂着萧观的脖子,诚实地说出她的感受。

    “洛洛睡了吗?”

    “睡了!”宋友雪松开手,然后带着他到小房间门口。

    萧洛睡得很深,都在那里不停的磨牙。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