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
    此为防盗章!!!!!!!!!!!!!!!!!!!!!!!!!  伴随着音乐声, 林馥馥在男人的身下曲成一条蛇, 最后化为水。

    于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鬼使神差拿了一把伞。

    这会儿外头看着外头的暴雨, 她感觉人生的一切其实都是有征兆的。

    下午的yobu时尚杂志社办公区忙得鸡飞狗跳。

    隔壁桌的同事周小琴实在坐不住,扯了扯林馥馥的衣袖, “快走啊,大家都去了呢,这可是莫炀啊啊啊啊啊!”

    林馥馥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则快速地拿起笔记下刚刚定下的一笔订单。

    今天下午截止三点, 林馥馥的私房甜品店一共在微信上收到七个订单。做私房甜点是林馥馥的兼职,她的本职是负责杂志社的新媒体运营。

    林馥馥负责的版块,简而言之就是打理杂志社官方的微博、微信、贴吧等新媒体平台。最近这些年随着新媒体的发展, 时尚也不只是纸上谈兵。

    别看如今纸质杂志销量不高, 但新媒体的阅读量却能够达到上亿的点击,就拿林馥馥掌管的官方微博来说, 粉丝就有一千多万。这让她时常感觉自己在钢丝上行走,深怕弄出什么差错引得一片讨伐。

    两人急急忙忙溜到楼下,不用猜, 底下早已经水泄不通。

    莫炀今天在杂志社接受专访, 预计停留时间会有一个小时。

    有些人总好像是绚丽多彩的化身,整个人世界的目光都会集中到他的身上。他们为他摇旗呐喊, 认定他为自己毕生所爱。人们说,这种叫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即便是人山人海, 但林馥馥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莫炀。

    皮肤黑了许多, 头发寸短, 刀刻般的五官却也显得更加立体。

    他穿着最简单的素色t恤,下身是一条黑色的棉质运动裤,脚上则是一双白色板鞋。这番打扮倒像是一个大学生的模样,只是眉宇间看起来稍微痞了些,笑起来总让人感觉有些小坏。

    他端正站着,但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懒懒的劲儿,为了照顾女主持人,于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频频低下头。

    “官方不是说莫炀只有186吗,为什么莫炀看起来那么高?啧啧,这是什么神仙比例啊?大海啊全是水,莫炀啊全是腿。”周小琴说着咽了咽口水,“真人真的好帅诶,这爹妈到底是怎么生的啊?明明都是人,怎么就能生得那么好看呢?”

    一旁的林馥馥忍不住跟着叹一句:“是啊……”

    都是从娘胎里出来的,为什么他就那么好看呢?

    莫炀是年少成名,别人高中还在努力考大学的时候,他已经自己作词作曲写歌爬上了音乐排行榜榜首。

    出道近十年的时间,如今他的人气和资源爆棚,是顶级流量的代名词。

    可莫炀恰恰不屑当个流量,大学的时候报考了导演系,转个身从音乐人跨界电影人。就在前不久,他刚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非洲电影拍摄,此次来杂志社是来担当yobu时尚杂志九月刊的封面人物。

    时尚杂志圈中一直有“金九银十”的说法。

    在一本杂志的全年收入中,九月份和十月份的刊期收入占了很大一部分。另外还有一种原因,在“时装历”中,九月份又被认为是新一年的开始。所以说,九月刊的封面是各大刊们厮杀最猛的时候。

    莫炀担当九月刊封面人物,影响力绰绰有余。

    从一个创作实力派歌手到导演,莫炀的跨行变身早在五年前便已经完成。

    五年前他大学导演系毕业,导演处女作《想想你零点零分》获得当年青春爱情文艺片票房冠军。而这一次,他又挑战主旋律军旅题材电影《战墨》。除了导演,这次他更是参与剧本创作,并担当其中重要角色。

    “对了,我看百科上介绍莫炀也是烽中毕业的,你以前在学校见过他吗?”周小琴虽然不是莫炀的脑残粉,但颜粉绝对算得上的。因为知道莫炀今天会来,她还特地上网查了他的很多相关资料。这一查还不得了了,被她发现莫炀不仅和林馥馥是同一个学校毕业,而且还是同一届。

    林馥馥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讪讪回答:“有见过的。”

    何止是见过。

    “早上问你还没回答我呢,莫炀在学校里是什么样的啊?人气也那么高吗?以前就那么帅吗?是不是有很多女生追他啊?”周小琴似乎闻到了八卦的气息开始滔滔不绝。

    可林馥馥并没有透漏太多:“我和他不同班,也只是偶尔在学校里见过。”

    她没说的是,她和莫炀却是邻居。

    从前,抬头不见低头见。

    正想着,林馥馥的手机铃声响起。

    号码没有备注。

    接通后那头语气冲冲:“你就是那个林馥馥吗?”

    “是的,你好,请问有……”

    还不等林馥馥说完,那头便道:“我不好!我吃了你的芒果盒子蛋糕食物中毒了!”

    芒果盒子蛋糕?

    林馥馥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圈。

    这两天她芒果盒子做的不算多,但为了保证新鲜,每次接到盒子蛋糕的时候林馥馥都是当天一早起床亲手制作的。盒子蛋糕制作简单,底层铺上戚风蛋糕,再用淡奶油和水果一层一层叠加,快的话十几分钟就能完成。

    林馥馥制作蛋糕的食材都是采用最好的,更别提采购的水果也都要保证新鲜无害。做食品不比其他,所以当初开始在微信上接单的时候,林馥馥就去办了健康证,不仅如此,她还让帮忙打下手的爸爸妈妈都去办了健康证。

    现在在林家有专门用来做甜点蛋糕的烘焙室,每次他们进去里面都要换衣服穿干净鞋套,对卫生这一块严格把控。

    这几年下来,正是因为这种口碑,林馥馥的私房蛋糕店才能客源不断。

    因食物中毒找上门,是第一次。

    感觉奇怪,但林馥馥还是第一时间表示道歉并提出带对方去医院检查。

    怎料对方闻言却说:“我去医院耽误工作怎么办啊?你赔我误工损失费吗?”

    林馥馥想了想,回答:“如果耽误您的工作我就等价换算成金钱赔给您,您看可以吗?”

    那头顿了一下,又说:“我可不好请假的。”

    “那请问,您现在情况还好吗?”林馥馥是真的有些担心。

    对方中气十足:“我都说了我不好!你看吧,怎么赔偿。”

    突然之间林馥馥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她试探性地问:“请问,您希望我怎么赔偿呢?”

    那头想也没有想,说:“精神损失费加上误工费,最少得一万块钱吧。”

    “一万?”林馥馥沉下肩膀,眉头微皱。

    可以说,做甜品这两年,这是林馥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让她有些方寸大乱。

    一旁将事情听了个全的周小琴一把接过林馥馥的手机,对那头道:“食物中毒就请你马上移驾去医院检查,如果医生说是我们的芒果盒子造成的,该赔多少赔多少。现在想狮子大开口,你快洗洗睡吧。”

    “行啊,你们给我等着。”

    “等就等!”

    周小琴说完“啪”地一声挂断电话,继而把手机还给林馥馥,“我在一旁都听不过去了,这个人明显就是来敲诈的。”

    “万一她真的吃了我做的甜品食物中毒……”

    “我隔那么远都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了,食物中毒还那么中气十足的?你放一百个心,真有问题就让她来找,我量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林馥馥还犹豫,周小琴一把拉着她的手臂往前挤,“快,莫炀都要走了我都还没有要到他的签名照片呢,太亏了啊!”

    莫炀原定的采访计划这会儿的确是要结束了。

    周小琴和林馥馥都没什么关系门路,所以靠不近,也就只能远远望着。

    可对林馥馥来说,这样远远望着反而好。

    他在明,她在暗,于是可以明目张胆地看着他,从刺短的发梢到干净的鞋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