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晚上回去要查数
    言晟柯没耐心了,跑的一身灰,完全不符合他贵公子的气质。

    他跟苏霖说了一声,准备带着同心先回去。

    苏霖没管他,一副你爱走不走的样子。

    言晟柯哀嚎一声:“看来本公子真的已经是昨日黄花了,罢了罢了!”

    送走了言晟柯,苏霖在街边买了两个热烧饼,递给老乞丐一个。

    “先用这个填填肚子,我们跑完这些客栈再吃饭。”

    老乞丐饿惯了,自然没有意见,银子已经到手了,苏霖不请吃饭都可以的。

    两人坐在马车上吃东西,苏霖有些郁闷,找了这么久,居然没发现,难道自己想错了。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两条街外,林岚正悠哉悠哉地逛着夜市。

    爱吃,这在古往今来都是一样的。

    她手里拿着烤串,吃的正香,兴致勃勃地看着街道两边的小摊贩。

    手上的碎银不多,不过吃点这种小东西还是可以的。

    林岚想着,要不就做个民间暗探,这样又可以挣钱,又不用被人管束。

    吃完烤串,林岚把签子一扔,看向了街边的小饰品。

    拿起一个团扇瞧着,嗯...做工不错,就是料子好像一般。在鼻子前扇了下,还有香风,就是有些呛人。

    摊主是个年龄三十左右的妇人,看林岚一身男儿打扮。

    “公子可是想买了赠人?您可以看看这款丝帕。我这丝帕卖的很是不错呢。”

    林岚拿起丝帕,绣工确实不错。

    “老板娘,给我也看看。”

    身旁走近了俩个人,摊子不大,这么一来,三人就有点挤了。

    林岚放下丝帕,“谢谢,我再看看。”

    看到前面有个烧饼铺,林岚快步走上前。

    吃饭成本太大,还是这个合算一下。

    “老板,烧饼多少钱?”

    “一文钱一个。客官您要几个?”

    林岚想了想,“来两个吧。”

    可以留一个当宵夜。

    “好嘞,来您先拿着这个,我给您在里面拿个热乎的。”

    咬着这烧饼,说实话,跟苏霖那次给的差别很大。

    硬硬的,味道并不见得多好。

    接过老板递来的另一个烧饼,林岚摸了摸袖口袋,准备给钱。

    然后,然后...

    她有些尴尬地抬头,她的钱不见了,口袋里空空如也,估计比她的脸还干净。

    对上摊主疑惑的眼神,林岚笑了笑,摸向另一个口袋。

    完了,都没有,这回居然阴沟里翻船了。

    这算乐极生悲吗!?

    林岚转头去看刚刚那个地方,哪里还有饰品摊。

    真的是大意了,居然敢偷到我林大侦探身上了,不教训你们一顿,我就不叫林岚。

    只是,嘴里这口烧饼怎么办,能吐回去整个还给老板吗。

    真的,她就咬了一口。

    摊主一见林岚这个样子,诈毛了:“没钱,没钱你就敢吃我家烧饼。”

    林岚一脸郁闷:“我的钱被偷了,要不,我给您唱首歌。。。。”

    唱我在马路边,丢了几两钱!

    “噗嗤”

    旁边有人笑出声来。

    旁边一位拉二胡卖唱的老人家,笑道:“这小伙子穿得干干净净的,也不像是要讹你烧饼的人,这一文钱,算我头上。”

    有好人!

    林岚满怀感激地看过去,那老人家又道:“很久没见这么精神的小伙了,你让老伯我想起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村里好几个姑娘都追着要嫁给我,那时......”

    还没说完,烧饼摊主就赶人了:“走走走,赶紧走,牛二胡,你也不算算你欠我几个烧饼了,你还的清吗!今天这事就算了,就当我嘴馋偷吃了一个。”

    另外一边卖水果的小贩听到这话,调侃道:“呦,王大娘还查数呢!”

    瞬间,附近的人都笑作一团,对他家情况再了解不过。

    烧饼摊主的脸瞬间通红,拿起旁边的棍子:“不走是不是!!”

    “没有没有,这就走这就走!”

    林岚忍着笑向两人道谢鞠躬,然后逃也似的走开了。

    她走了一段距离,没发现之前那个摊主,想了想,走到一个屋檐边,把帽子取下,然后把头上绑的啾啾散开,在额头两边抓两撮头发,织了一下,然后绕到脑开用一条丝巾绑起来。

    立马,一个标致的小村姑就打造成功了。

    她使劲地咬着手里的烧饼,脚步却似很悠闲地逛着夜市,其实心里早就恨死了那个女老板。

    敢偷老娘的钱,老娘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逛完整条街,都没有发现那个妇人,林岚摸着下巴站在街角。

    不应该呀,那么一点钱就能让他们收档。

    可此时夜已深了,自己再逛估计也不安全了。

    她有些气恼地把头发胡乱地盘起来,然后把帽子戴上,灰溜溜地回客栈去了。

    客栈只交了一天的房钱,还有押金,钱没找回来,明天肯定是不能住了。

    她躺在狭小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就一个小窗子,屋里还有些潮湿地味道,许是久不见阳光的缘故。

    她没有去盖被子,而是直接穿着衣服躺下。

    洗澡是不可能的了,开玩笑,这热水也是要钱的,以她目前这经济条件,能忍就忍吧。

    想到那几个小偷,林岚就气的牙痒痒,手握着拳头重重砸在床板上。

    要不然,回去跟他道个歉,撒个娇。

    念头才刚冒出来,又立即被自己否决掉。

    心里的两个念头像是在打架,林岚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而苏霖找了一夜未果,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府衙,就看到凌昀站在书桌前画画。

    “你还有心情画......”

    话还没说完,他惊讶地拿起凌昀放在右手边,那一叠厚厚地已经画好的画像,居然是通辑榜文。

    “画得真像!不过.....”

    苏霖举着这一叠厚厚地纸:“你凌世子的墨宝,不轻易给人,现在却用来画通辑榜文,去大街小巷张贴,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苏霖坐到一边,越看这画像越觉得画的像。

    “你有这好办法,也不找人通知我一下,害我在外面跑了一天。”

    “不过,看在你这么性情的份上,明天早上我早起,帮你去派,现在我要去睡觉了。”

    说完,打着哈欠回了房间。

    而凌昀画完所有的,已至深夜,他看着画像,眼里总飘着柔情,但一想想林岚居然敢逃.....

    他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右手,心里摩拳擦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