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苏醒
    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胡七睁开眼时世界仍旧是以黑暗为主色,唯有星星点点的亮光投射在脸上。

    “太阳。”如玉的手微微举起,为什么没有触手可及的光明?

    隗钰山打了个呵欠:“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

    不是梦。

    胡七的瞳孔泛着浅浅的金色,立马朝臀部摸去:“尾、尾巴……”

    隗钰山:“变成十条了,恭喜。”

    “十条?”胡七并没有露出多少惊喜之色:“我畸形了?!”

    “咳咳,”隗钰山纠正道:“是进化。”

    胡七甚至没有去看新长出来的尾巴:“你懂什么?九条尾巴的狐狸会引来众人的惊叹,赞美,但十条……”

    “如何?”

    胡七欲哭无泪:“绝对会被当做吉祥物。”

    “吉祥物?”

    胡七点头:“狐族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出过十尾的狐狸,一旦出现势必会引来一阵热潮,我会成为众人争先追捧的存在。”

    隗钰山失笑:“这难道不是好事?”

    胡七苦着脸:“以往看不过我的长老估计都会努力想把后代嫁给我,光是为了配偶权,狐山势必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十尾的狐狸,生出来的孩子,当然是在胡七没有被绿的基础上,后代至少也是八尾。

    这么大一个便宜,谁不愿意捡?

    胡七陷入深思:“我不愿意成家,会成为风流的阻碍。”

    “那就别告诉他们进化的事情,”隗钰山伸了下懒腰:“又不是多要紧的事。”

    虽然他想在狐族捞一笔,但如果胡七不想公布,他也不会强求。

    胡七叹道:“别的不说,血脉相连的老祖宗肯定能感觉到。”

    隗钰山惊悚:“你老祖还活着?”

    胡七:“为了保证寿元不流失,一直在沉睡状态。”

    隗钰山陷入沉思,原来传言竟是真的。

    莫迟的声音传过来,带着些许感叹:“狐族的老祖,可是差点就成仙的。”

    隗钰山也听过类似的说法,但一直没放在心上,毕竟一线之隔,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天壤之别。自古要么在天劫中证道成仙,要么灰飞烟灭,差点二字完全经不起推敲。

    莫迟:“天道有缺。”

    他就是最好的例子,即便在天打五雷轰中,还是蒙蔽了天道,活了下来。

    隗钰山望着胡七,叹服道:“你的老祖一定是个相当厉害的存在。”

    胡七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提到老祖宗也是带着敬畏:“对狐山来说,只要老祖还在,狐族的风光就不会消退。”

    这就是底气!

    说罢又丧气道:“老祖肯定感觉到我进化了,指不定很快就会找上门捞我回去繁衍后代。”

    “未必,”隗钰山道:“资质虽然重要,但修行路上,机缘和毅力同样不可或缺。”

    胡七怔了怔,觉得有理。

    有时候机缘足够,甚至能弥补其他两点。

    隗钰山笑了笑:“不过你那老祖宗肯定是要过来看看。”

    十尾其实只是一个开始,它代表着一个临界点,突破十尾的狐狸,努力修炼,完全可能会进化成十一尾,甚至更多。

    想到这里,隗钰山忍不住问:“狐族的老祖宗有多少条尾巴?”

    胡七摇头:“反正比我多。”

    具体是多少,不得而知。

    莫迟:“至少二十条。”

    隗钰山惊讶。

    莫迟:“它是少数从我嘴边逃脱的。”

    隗钰山:“……那是很厉害了。”

    他突然有些担心胡七的安危。

    莫迟:“狐狸肉并不好吃。”

    话里的兴趣寥寥,可见是真的是没想法了。

    自胡七进化完一直没有开口的玄武忽然道:“有趣。”

    胡七感觉他盯着自己的目光很是诡异,怀疑对方有想把自己拉去切片的可能,往隗钰山身边缩了缩:“你这朋友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善。”

    玄武:“血脉较一般狐族高级不少,但离进化还差一些才对。”

    胡七壮着胆子道:“天才的道路都是与众不同。”

    隗钰山抢功道:“肯定是因为他经常来我这里吃东西。”

    胡七凤眸一颤,似乎回忆起那些黑暗的过往,尾巴又不受控制地抖动。

    玄武眉毛动了动,正欲说话,门铃声突然响了。他离门最近,过去开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庞,无论是谁,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心中都会浮现出一种荒唐的感觉——

    哪怕是一缕青丝,都是风华绝代。

    淡粉的薄唇微微一勾,动人心魄。

    胡七已经足够美,和这人比起来他为之自傲的美瞬间就带有一种小孩子的不成熟,感知到自己的血脉被压制,瞪大眼睛:“老祖宗?”

    那绝世美男子眼中有一丝困惑,扳着指头算了一会儿:“曾曾曾……”

    不知说了多少个‘曾’字,美男子眼中有亮光一闪而逝:“第六十八代曾孙!”

    胡七:……

    他知道老祖会来,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孙儿,”狐族老祖语气带着一抹怅然:“我找你找的好苦。”

    胡七眼皮一跳,老祖之前还在沉睡,他进化十尾不到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对方撑死在路上花费了点时间。

    狐族老祖眉宇间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忧愁:“风雨兼程,我的皮肤都差点被吹裂。”

    不是矫揉做作的难受,他的语气很真诚,是真的认为这段路程太过辛苦。

    胡七搬了个凳子放到狐族老祖面前:“老祖,您坐。”

    狐族老祖坐下,难受地挪动一下身子,很快又站起来:“这么硬,会把我高贵的臀部坐扁。”

    胡七无奈,只得问隗钰山借了毯子铺在上面。

    狐族老祖还是不满意,但也就是嘟囔两句,总算是坐下了,蹙眉:“水,要七分热的。”

    胡七又去倒水。

    隗钰山叹气:“你这可真是招了个祖宗回来。”

    胡七欲哭无泪。

    双手将杯子捧着送上:“老祖,您来这里是为了……”

    “调皮。”修长的手指在胡七鼻尖上轻轻一点:“明知故问。”

    胡七怔在原地,过了好久,惊悚道:“老祖,我们是亲人。”

    能不能不要对他施展魅惑术?

    狐族老祖笑道:“我知道,曾x68孙。”

    “……”

    隗钰山看不下去,别过脸,和玄武咬耳朵:“这么看来,进化也是件挺不幸的事情。”

    玄武深深点了点头,狐族老祖的魅惑术确实厉害,即便是他,一不小心也会着了道儿。

    隗钰山低咳一声:“救一下照夜鱼。”

    玄武低下头,发现鱼缸里早就空空如也,照夜鱼不知何时从地面游到狐族老祖脚下,跪舔对方的衣摆。

    玄武面色难看,硬是把它揪回来。

    照夜鱼鱼眼都快变成桃心状,身子一弯,最后还恋恋不舍给狐族老祖比了个心。

    眼不见为净,玄武直接将它敲晕过去。

    狐族老祖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偶尔询问胡七一两句修行方面的问题,胡七小心翼翼回答,完全是在看脸色行事。

    隗钰山看得摇头,走过来道:“劳烦二位换个地方,我这要闭门谢客了。”

    狐族老祖笑道:“又不是窑子,哪里有什么客不客的说法。”

    说完后,发现隗钰山依旧面无表情站在门口,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狐族老祖像是发现了什么稀罕事,化作青烟,眨眼间又出现在隗钰山面前:“你竟然不受我的魅惑术影响。”

    隗钰山:“我见过比你更美的。”

    狐族老祖目光一寒:“是谁?”

    隗钰山指了指玄武。

    狐族老祖怒道:“一个绿毛匹夫,哪里有我美艳?”

    “绿毛匹夫?”玄武冷声道:“总比一只杂毛狐狸好。”

    狐族老祖眼神瞬间变得幽深,手上凝聚出一团狐火。

    隗钰山:“出门往东边走八百米,有个小树林,平日没人去,可以放开打架。”

    话音未落,狐族老祖和玄武同时在原地消失。

    空气中还残留着二者离去前散发的淡淡杀意。

    隗钰山关上门,自言自语:“总算是清净了。”

    胡七咽了下口水,震惊地望着隗钰山,后者正风轻云淡地收拾东西,不禁感叹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大boss!

    “你最好找个合适的地方。”隗钰山冷不丁开口,胡七微微一怔:“为何?”

    “你的老祖宗似乎挺留恋这个花花世界。”

    胡七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稍顷脸色越来越白:“他不会想要逗留一段时日?不可能……”摇了摇头:“老祖要尽可能减少寿元的流失。”

    隗钰山嗤笑一声:“一年半载又不长。”

    胡七眼珠转了转,突然抱住隗钰山的大腿:“救我!”

    隗钰山:“老祖苏醒是好事,你可以随时向他求教修行中的困惑。”

    胡七吓得心扑通扑通跳:“我们狐族的德行,你是知道的,一个比一个风骚能作。”

    想到自己老祖方才的表现,再次肯定不会有错。

    隗钰山无动于衷:“我看是怕他妨碍你花天酒地才对。”

    胡七心虚地笑笑:“快帮我想想办法。”

    他隐隐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要是老祖宗留在身边,自己迟早要倾家荡产。

    隗钰山:“成家立业,借着度蜜月的由头出去浪,老祖宗总不能继续跟着你。”

    “成家?”胡七重复了两遍,认真道:“我宁愿被老祖使唤欺负。”

    闻言,隗钰山沉默了好一会儿,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自为之。”

    胡七深吸一口气,带着壮士扼腕的决心转身离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