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拒绝
    加夫里洛夫少校的部队当晚就以333团的番号被编入西南方面军步兵第27军,他们奉命驻守莫吉廖夫筑垒地域北侧(编号:12号)。

    所谓的“斯大林防线”就是由几十个这样的筑垒地域连接在一起的,全长1200公里,从北部的卡累利阿地峡一直到南部的黑海沿岸。

    这些筑垒地域不是一个简单的战壕或坑道,它是由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坚固的防御工事,正面墙壁有1.5米厚,装备有马克泌机枪和36mm火炮,防御纵深1到6公里。

    第333团首要任务就是熟悉筑垒地域。

    负责协助他们的是原本驻守这里的一个连,指挥官是阿夫杰耶维奇大士,一个有些木讷的中年人,不过他驻守在这里长达两年之久,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因为他嘴上留着两道大胡子,所以士兵们都称他为胡子大叔。

    “弹药库在东面,我们可以通过三道交通壕将弹药不断的送到前线的碉堡里!”胡子大叔指着地图向士兵们介绍道:“碉堡是双层的,下层是防空洞,不过我认为他没有多大的用处……”

    “为什么?”有士兵问。

    “因为你们躲在里头的时候,敌人就会把炸药包从射孔里塞进来!”

    ……

    舒尔卡几乎没有在听,他脑袋里一直在想着往后该怎么办

    按理说,由这么坚固的筑垒地域连接成的防线足以抵挡住德军坦克的进攻。

    问题就在于这道防线还没有完工。

    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苏联战略方面的问题,他们更崇尚进攻而不是防守,所以在构筑这道防线时总是一拖再拖,从1928年动工起十几年的时间也只是建成个大慨。

    其次就像之前所说的,苏联与德国瓜分了波兰将防线西扩,这直接使这道防线于1939年停建。

    再次,就是苏联人的战术思想还停留在一战时期,以为敌人进攻的主力还是步兵,于是防线的工事里使用大量的马克沁机枪,只有少量的36mm反坦克炮,76mm反坦克炮更是凤毛麟角,而且还是从旧的坦克炮塔上拆下来的。

    其结果是,防线在面对成群进攻的德军坦克时往往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德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往前推进。

    “舒尔卡!”这时阿加塔出现在门口并轻声叫一声,示意出去。

    舒尔卡瞄了瞄前方的普卡雷夫,现在原则上是不能开小差的。

    不过,舒尔卡确定普卡雷夫已经发现这一点却装作没看见,显然是默许舒尔卡开小差。

    既然是这样,舒尔卡就交待了演员一声,然后就猫着腰从后门溜了出去。

    “我们被安排到了位于基辅的野战医院!”阿加塔说。

    “哦,这很好!”舒尔卡说。

    至少这意味着她们可以暂时远离战争了。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阿加塔说:“我得告诉你一些重要的事情。请允许我去跟加夫里洛夫少校谈一谈,这样他可能会把你跟我一起分派基辅去,你知道的,他们需要警卫!”

    这一刻舒尔卡明白了什么……阿加塔有人脉关系。

    他早就该想到这一点了,和平时期要成为一名大士并不容易,何况还是一名管理图书馆的女兵。

    舒尔卡很想接受阿加塔的这个建议,但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

    “不,阿加塔!”舒尔卡说:“我不能去基辅!”

    “为什么?”阿加塔满脸疑惑,还有些愤怒:“你在这有可能会死的,舒尔卡,就算是英雄或者你很聪明也不例外,子弹、炮弹可不管这些!”

    “你说得对!”舒尔卡说:“可是……我就是不能去,并不是我想当英雄,我只是……”

    “为我想想,舒尔卡!”阿加塔情急之下握着舒尔卡的手:“我不想让你死,你还不明白吗?”

    “我明白,阿加塔!”舒尔卡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摇头说道:“但我有我的理由,我不能这么做!非常感谢……”

    阿加塔愣了一会儿,眼睛一红突然就掉下眼泪:“笨蛋,你这个笨蛋!”

    然后一边抹着泪水一边转身就跑开了,头也不回。

    看着阿加塔的背影,舒尔卡不由叹了一口气。

    阿加塔一定以为舒尔卡拒绝了她,但事实并非如此。

    虽然与阿加塔接触的时间不长,但舒尔卡已莫名其妙的对她有了好感……这其实没什么奇怪的,在战争的压力下生死与共,其实很容易产生感情。

    问题就在于,舒尔卡的确有他的苦衷。

    接受了阿加塔的建议又能怎么样呢?

    去基辅当警卫?

    如果只顾眼前利益的话这或许是个好选择,因为它至少可以让舒尔卡安全的生活一段时间。

    但是……

    两个多月后,整个基辅都会被德军包围,这场战役被称为史上最大的包围战,一共有66万苏军被俘,苏联西南方面军几乎全军覆没。

    如果舒尔卡在前线作战,或许还可以凭借他的知识改变些东西。

    但如果去基辅当警卫,也许就只有坐等被包围了。

    所以舒尔卡说的是实话,他并不是想当英雄或是拒绝阿加塔,他只是不得不这么做。

    但阿加塔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发了一会儿愣,舒尔卡又转身回到会场。

    无奈的是,舒尔卡虽然选择留下了,但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难题。

    帮助苏联人挡住德军?

    自己不过是一个人,就算大慨的知道战局怎么发展,但苏军守的是一道破绽百出的防线,面对的却是一支纪律严明擅长穿插作战的世界一流军队,要守住谈何容易。

    舒尔卡甚至都想过去见一见方面军司令或是能影响战局的人然后跟他谈谈。

    但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首先是自己人微言轻,他们根本就不会相信他的话。

    其次是舒尔卡无法解释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更重要的还是……方面军司令也无权指挥,指挥战斗的其实是莫斯科。

    除非舒尔卡能说服莫斯科,否则一切都是途劳。

    正想着,胡子大叔就说道:“该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接下来我们就应该去演练一下。我们的时间不多,天色一亮敌人就会发起进攻,所以……祝你们好运!”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