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七十七颗桃
    那个私信方妙妙的粉丝看到女朋友那三个字的时候瞬间懵了, 心里千千万万个卧槽。她本来就是个好感颜粉,没那些死衷粉想那么周全直接截图私信记录给群里的小伙伴看。

    “卧槽,这个方妙妙说的是真是假啊?女朋友?她居然说弟弟有女朋友了!!沃日!!!”

    “????”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就上网上比爆料,都说三人成虎,而且加上现在这娱乐圈好多看起来完全没半毛钱可信度的事情,反倒成了真的, 所以大家对各种爆料都是迟疑将信将疑,等着日后挖坟的心态, 这一次亦然。

    而且又是圈内人,一同合拍网剧的女演员说的,那可信度得大大提升。

    粉丝各种“我不听!”“我不信!”“弟弟今年才20岁, 平时读书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谈恋爱?”“哈哈哈,就他那钢铁直男的性格,我感觉他大学是交不到女朋友的。”

    也有搅屎的黑子开始乱造谣,说“人家就是有女朋友啊,而且交了还不止一个呢, 这种圈子本来就乱, 大家别相信什么18岁没谈过恋爱, 根本就是放屁好么。”

    还有大部分路说“这个年纪谈恋爱很正常啊,大学不谈什么时候谈。”

    也有人说, “现在造谣不要成本的, 那我也可以说我是刘昊然女朋友呢。”

    “楼上过分了啊!”

    因为是素人爆料, 没有狗仔实拍, 这件事也没有引起很大的水花, 但是讨论度不少。

    很快,公司团队知道了这件事,同时调查出消息的来源。

    经纪人金燕嗤笑一声:“我看这个方妙妙就是故意的,借机炒作。信不信很快她自己就会跳出来说,说不定还会把我们送上热搜,并附带自己。这时他们公司管用的计量。”

    别看方妙妙是一个女团选秀出来的,但她背后是一家很会炒作的经济公司,擅长制造各种争议的话题,让人黑红,其次在塑造人设,彻底翻身洗白。

    她本人资质不好,跳舞唱歌演戏都不行,出道到现在也就一直参加各种综艺圈钱刷存在感,但是这种网红偶像是有期限的,过了这热度大家便不再关注,现在方妙妙的关注度已经远没有去年那会儿那么高了,好不容易新剧开始网播,那边当然要开始行动起来。

    只是公司都没想到她这次会拉徐在禹下水。

    甚至说目标还在于另一个人。

    徐在禹出道以来基本上没有什么绯闻也从不炒作,不仅是年纪小还没成年的时候即便现在也是如此,所以这还是他第一个和感情生活有关的绯闻。

    小潘也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作为助理他这些不是很懂,便问:“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处理?公开么?”

    毕竟这没有造谣,是千真万确有女朋友。若是否认将来真的公开了,那就是打脸啪啪响。可是若是承认公开吧……那对双方影响都会很大吧?

    人都没毕业呢,目前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作,《王者》也刚要播出,明年年中的时候电影也要上映了,这种时候公开对后续作品的杀伤力肯定会很大。

    说到底,人还小。

    金燕脚踩高跟鞋双手抱臂侧头看着在沙发上坐着的少年,“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想怎么处理?”

    徐在禹的经济团队采用的也是工作室模式,挂在总公司明下,独立运转,经纪人负责公关通告等事宜,这相对而言自由的多。而他自己也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自从成年之后接戏包括私人生活,只要不影响工作前途,不沾违法乱纪律之事大部分经纪人都会尊重他的想法。

    因为本人也比较争气,这次恋爱才会那么顺利。

    金燕入行也十多年了,比不上那些王牌经纪人,但是她的资源精、有脑子,善于规划演员长久的职业道路,在业内也小有人气,他不会打造出所谓的顶级流量话题女王,但是他们走得是稳打稳扎又不缺话题的专业演员路线。

    总而言之,粉丝是很放心自家艺人跟着这位经纪人。

    她深知徐在禹的性格,所以这件事,第一时间是问他的看法。

    徐在禹也没有一点犹豫,抬头看着金燕,“我决定先不公开,也不否认。”

    小潘刚要开口问其原因,他便继续道,“没多久就要考试了,这段时间只想让她心无旁骛地参加考试,不受任何影响。”

    现在的确不是适合公开的时机,研究生考试在即,要是这个时候公开,必然会掀起大风浪,相关消息肯定会被大家来来回回讨论一个月有余,同时也怕他有些过激的粉丝伤害到江音然,这样一来,她怎么会有心思全身心备考,即便嘴上不在意,但她心里肯定受影响。

    这个考试的重要性相当于高考了,她准备了那么久,那么在意,那么重视,这一部千万不能错了。

    他曾经对她家人说过要好好爱护她对她好,这个时候他愿作她的港湾,为她遮风挡雨。

    而且他自知现在还不够强大到可以在公开后彻底保护好她,等到能有了可以拿得出手的代表作,有属于自己的奖项可以在这个圈子有一席之位时,或许那个时候就有足够的能力了。

    希望这一天来得不要太晚。

    *

    在团队的商讨之下,决定暂时不回应这件事,毕竟这是粉丝随便爆料的,无凭无据没有实锤,大家也不会真信。

    后来也如他们所料,方妙妙那个和粉丝的私信聊天记录被曝出来,而与此同时,方妙妙的相关绯闻也被人曝出来,爆料人为知名娱乐博主。

    方妙妙和导演高天昊深夜幽会,甜蜜拥吻,男方还留宿男方家,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比起徐在禹女朋友的爆料,这次可是有图有石锤,还有照片为证,最重要的是人高导是有女朋友的人,这不是小三是什么?

    同时关于方妙妙学生时代一些丑闻帖子,也在同一时间段相继出来,这一连串的消息让她顿时陷入众矢之的。

    学校里做小太妹欺负同学被人包养,出道又当人小三,这种人的话又有多少可信度,结合她之前的做风很有可能是自导自演的炒作,而且那个女演员会没脑子到和男演员的粉丝私信说对方有女朋友的事情?

    广大网友自然不相信她说的话,关于徐在禹的相关爆料也都被大家默认成是谣言,同时因为方妙妙这出戏有点精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自然而然那些女友猜测讨论贴也都相继失去了热度。

    徐在禹粉丝默默松了口气,“就知道在造谣炒作,不过那女人炒作干嘛拉着我们弟弟啊!恶心!”

    “是的咯,现在遭报应了吧,不过弟弟摊上这种人合作也是倒霉,电视明天晚上就播了,好怕这女人影响网播流量。”

    “放心啦,这部剧没什么恋爱戏,基本以剧情流为主,而且她的戏份后来还被删了不少,人都排在四番开外了。”

    *

    整个下午各大论坛还有微博热搜都被这几个人承包了,非常热闹。

    不过对此全心备考的江音然却完全不知,为了防止自己忍不住刷手机,她把微博抖音小红书还有各大论坛的app软件全部卸载,平时也就靠听听歌,玩一些小游戏放松了,条件十分艰苦,但是再怎样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完成一天的学习计划,江音然总算歇了口气,而这个时候家里的门铃也响了。

    从猫眼里看到了想念的人,她激动地把门打开直接就扑在徐在禹的身上,像小猫一样在他怀里蹭了蹭,“你突然过来是要给我惊喜嘛?”

    徐在禹揉揉女孩的头发,“我可是给你发过微信的,还问你想吃什么宵夜。”

    江音然顿时觉得自己错失好几亿,“我复习的时候手机多用forest锁上的,用不了任何软件,到现在为止啊我都种了好几十棵树了。

    “所以,夜宵没有了嘛?”

    她刚刚复习完,用脑也很耗费体力的,不说还没感觉,现在一提到这两个字肚子就饿得咕咕叫。

    想吃烧烤冒菜串串烤鱼麻辣香锅……

    或者泡面也行啊!

    最好还来一罐冰可乐。

    可是看到他空空的双手,江音然就知道这顿夜宵是没有了,她垂着脑袋慢悠悠地往里屋走,直到下一刻她的手腕被人抓住,紧接着身体转了一圈被。

    那只搭在她手腕上的手忽然松开搂住女孩纤细的腰,非常霸道地拉到自己面前。

    “我不给你亲……”

    可是话音未落,还没等江音然反应过来,他就吻了上来,这个吻霸道又缠绵,直接就把人亲懵了。

    他的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脑袋,手指在耳侧不断摩挲,一次一次愈发深入。

    松开后,江音然还对夜宵的事耿耿于怀,“我想喝冰可乐!还有麻辣烫,你都没有。”

    徐在禹轻轻一笑,伸手捏捏她的脸,“放心,有宵夜,我给你做。不过不准喝冰的,害怕姨妈痛得不够厉害么?”

    没可乐就没可乐吧,有男朋友亲手做的宵夜还要什么可乐嘛,明天偷偷买不就行了。

    徐在禹并没有空手来,带来的鸡汤刚才被他偷偷藏了起来,现在他把鸡汤放锅子上加热,鸡汤是今天仙炖的,金黄浓香,又从冰箱里拿出之前存放好的面条,切好的午餐肉放平底锅上煎了一会儿,还顺便煎了一个鸡蛋,冰箱里一把小青菜,他一起下锅烫熟,很快一碗鲜香四溢热气腾腾的鸡汤面就做好了。

    江音然都要看呆了,“这么棒的嘛!”

    这么算起来她好像好久都没吃到他亲手做的饭菜了。

    他还特地给她做了奶茶,“多吃点,学习幸苦了。”

    江音然吸着嘤嘤好吃的面条和香浓的奶茶,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简直太幸福了!

    一整碗面下肚,她十分满足,“我现在希望快点考完,考完之后我要睡上三天三夜,把错过的剧还有八卦一个个刷过来。”

    她给他看手机,“你看我为了学习微博豆瓣抖音全删了。”

    徐在禹顿时也松了口气,删了软件应该就没办法注意到那些八卦了。

    江音然捧着脸,看着他,“今天已经复习好了,所以我现在有点想刷微博。”

    她的手机没有微博,那可以玩男朋友的嘛,可结果却遭来徐在禹的反对,“不行,看一次之后就再也收不住了。要有自制力,宝宝。”

    “好吧,那就不玩了。”江音然看了下时间,已经11点多了,她第二天早上有课,早上要上课,下午则回来继续复习,晚上还要分析一部电影,时间被排的满满当当的,“睡觉吧。”

    徐在禹勾了勾嘴角,“好啊,睡觉。”

    *

    现如今徐在禹早已习惯了这张公主床,往后在床上睡觉也没在被踢到,而且还能非常熟练地在上面学习了好几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完全不再怕的。

    等他们洗白白躺床上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在想社会主义的事情,不过其中一个人真社会主义。

    在床上江音然还不忘回顾今天复习的考研政治的内容,学习精神实在让人感动。

    徐在禹说:“你这个样子清华北大研究生都能考上的。”

    江音然也不谦虚,“我本来就能考上的,我当年高考成绩是可以上人大的。”

    “……”好吧。

    “不行还是说点轻松的事情吧,”江音然开始说家常,“土豆上回不是交了个女朋友嘛,人家怀孕生宝宝了,生了一堆小奶基,超可爱的,女方家送了我们一只,以后我也想养狗狗,想养萨摩。”

    “好,还可以养猫。”

    “你喜欢猫啊?”

    徐在禹淡淡地“嗯”了一声。

    江音然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来了劲,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床上,她低头贴着她的耳朵,长发落在他的侧脸,她笑容扬起,玩闹似地应了一句,“喵。”

    “这样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