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Chapter78
    此为防盗章  时锐挑了挑眉, 转身走在前面,夏念抱着书包垂头跟在时锐身后,不远处的纪子航看到这一幕有些吃惊,心想大佬就是大佬,上午还被夏念嫌弃的不行呢,这么快就把夏念搞定了。

    他冲着时锐吹了声口哨, 在他目光看过来时,竖了个大拇指:“你们去哪儿?”

    时锐:“有点事, 等会就回来。”

    纪子航一脚踩在滑板上,咧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

    黎馨盯着夏念头顶和自己一样的帽子,突然伸手把帽子摘了下来摔在地上。

    盛嘉木和纪子航都被她惊动了, 看着她问:“怎么了?不喜欢?”

    黎馨冷嘲热讽说:“我喜欢什么?锐哥特地买给夏念的,我不过是捎带着的沾了她的光。”

    纪子航诧异的说:“怎么会?你锐哥从小到大都疼你,以前夏念不在的时候不也给你买东西照顾你吗,是夏念沾了你的光,她才是捎带着的。”

    黎馨被纪子航的话哄的脸色缓和了些, 不过女孩儿心思多少比男孩心细些, 她能明显感觉到锐哥对夏念的不一样。

    她不喜欢夏念, 在她看来,纪子航是她表哥, 盛嘉木和时锐都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 该和自己同仇敌忾, 排斥夏念, 夏念就是一个心机婊, 外表清纯,一到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时候,就会伶牙俐齿,露出她的真面目。

    可惜她说这话表哥她们压根就不相信,即便是嘴上说着不搭理夏念,也不过是哄哄自己,实际行动还是把夏念照顾的妥妥当当,这倒也不是因为夏念有多特殊,而是他们骨子里的修养和对姑娘的尊重。

    黎馨有些泄气,小声嘟囔:“我就知道夏念是个心机婊,不动声色,就让你们的心全都往她身上偏了。”

    纪子航胳膊搭在表妹的肩上说:“馨馨,你放宽心,在我们心里,没有姑娘能和你比的。”

    黎馨抿着嘴角没说话,心里想的是怎么警告夏念离自己和哥哥们远点。

    厕所距离刚刚玩的地方距离并不是特别远,夏念肚子胀痛,进去多待了一会。

    厕所里闷热,夏念额角不停的流汗,时锐站在厕所外的树荫底下等夏念,好一会没听见动静,他一脚撑在树上,扭头看着厕所的方向,心想难道夏念上厕所比他还快,已经走了?

    这边厕所是户外的,没什么人,时锐往厕所前移了两步,夏念带着羞涩的声音传来出来:“时锐,我还在里面,你别走啊”

    声音小小的,夏念蹲在封闭的厕所隔间里,听见外面悉悉索索的树叶晃动声音,知道时锐还在外面,松了口气。

    时锐无聊的蹲在厕所外面,隔了好一会,风中又传来微弱的声音:“时锐”

    时锐抬眼望了望天,又伸脚踹了下跟前的大树。

    树叶晃动,夏念听见了,就知道他还在。

    夏念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耳尖都红了,时锐就站在距离厕所不远的地方,微风拂过,少年眉目俊朗,一身白衬衫,朝气蓬勃。

    他双手插在兜里,清冽的嗓音开口打破僵局:“出来了”

    夏念:“”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

    时锐没憋住,闷笑一声。

    夏念掀起眼睑,时锐脸上挂着笑,清冷的轮廓柔和很多,整个人看起来特别阳光,温暖。

    时锐走在前面,夏念盯着他的后背,想到刚刚自己在厕所里怕他走掉,一会叫他一次,本来以为他不会搭理,没想到他也耐心的附和了。

    这算是欠了人家人情了,人情债难还,夏念一直都知道,可找不到路这个缺点,她真的克服不了。

    纪子航盛嘉木黎馨已经收拾好等在车里了,见他俩过来,纪子航半个身子探出来使劲的挥手,大大咧咧的对时锐说:“我还以为你掉厕所里去了呢,去这么久。”

    时锐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拉开车门让夏念先进去。

    夏念说了声谢谢,上车自觉的往中间挪了挪,给时锐让位置,时锐没有上车,把车门关上绕到了另外一边拉开车门让纪子航下车。

    纪子航不乐意了。

    “干嘛呀,让我下车。”

    时锐:“你坐前面副驾驶。”

    纪子航愣了一下,梗着脖子说:“不是你说副驾驶不安全的吗?”

    时锐淡淡的说:“那是女孩儿坐副驾驶不安全,你是?”

    纪子航噎了一声,一脸莫名其妙的被时锐从后车座赶到了副驾驶。

    纪子航坐在副驾驶上系安全带,愤愤的说:“阿锐,你发什么神经,我坐后面好好的。”

    时锐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挤。”

    纪子航激动了:“胡说八道,后面坐三个人正好,哪里挤了?”

    时锐瞥了他一眼:“再吵去和嘉木馨馨坐一车。”

    纪子航转头,一脸哀怨的用琼瑶调哭诉:“你可真是冷酷无情又无理取闹,我和你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你就这么狠心对我,让我去嘉木和馨馨那一车做电灯泡,发光发热?”

    四个人一起长大,大小姐黎馨喜欢盛嘉木,都是心照不宣的。

    时家的司机呵呵笑着接了一句嘴:“纪少爷在这边也是发光发热,以后得单独坐一车喽。”

    时锐:“”

    夏念:“”

    纪子航:“”什么?他在这边和他兄弟坐一车,发什么光?发什么热了?

    下午按照黎馨的计划,一行人到了俱乐部击剑,除了夏念,其他四个人都换了专业的服装,夏念坐在一旁看着场中动作敏捷的少年,长剑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弧度,时锐头上戴了一个金属护面,瞧不清楚脸,只能看见少年矫健的身姿在场中不停的变换位置。

    黎馨也和时锐纪子航盛嘉木一起,思维灵敏,动作迅速,丝毫不逊于身边的男孩。

    风华正茂,指点江山之势,该是他们这样的吧。

    时锐瞥了眼夏念,她坐在场中的椅子上,垂着头,腿上摊了本化学书,安静的像周边的嘈杂吵闹都与她无关一样。

    时锐把帽子拿下来,招手让场中的教练过去和纪子航比划。

    纪子航正在兴奋头上,见他不打了,忙说:“阿锐,你干嘛呢?”

    时锐一边脱手套,一边说:“你们玩。”他去更衣室换衣服,纪子航喊了他两声,他冲着后面挥了挥手,意思是真的不打了。

    他不打了,纪子航也没了兴致,本来计划在击剑俱乐部玩两个小时,结果连一小时都没到就匆匆收尾了。

    夏念和黎馨到家的时候,黎鸿斌刚好在楼下喝茶,笑容和蔼的问黎馨和夏念:“今天玩的开心吗?”

    黎馨没理他爸,径直的上了楼。

    黎鸿斌抿着唇,面上隐忍的怒色没发作出来。

    夏念说:“黎叔叔,我们今天玩的很开心,谢谢您的关心。”

    跟着回来的纪子航跳起来搂住他舅舅的脖子说:“舅舅放心,有我在,当然玩的开心。”

    黎鸿斌笑着往一边躲:“臭小子,一身的汗味,少往我身上蹭,今天带你念念妹妹玩什么了?”

    纪子航得意洋洋的说:“骑马,击剑,舅舅,今天湖边风景特别好。”

    黎鸿斌笑着点头,对夏念说:“念念玩一天也累了吧,上楼休息会,等会吃饭再下来。”

    夏念点了点头,背着书包上楼。

    纪子航仰头看着夏念上了二楼,伸手问他舅舅要奖励。

    “舅舅,我今天表现的这么好,你准备给我什么奖励?”

    他挤了挤眼,黎鸿斌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纪子航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黎鸿斌在屋里扫了一圈,没找到称手的东西,一巴掌就拍在了纪子航的脑袋上。

    “我让你带你念念妹妹出去玩,不是要你出去玩,你倒好,带你念念妹妹去骑马,去击剑,还好意思问我要奖励。”

    纪子航被打懵了,生气的说:“舅舅你怎么这样,我可是严格按着你的吩咐的。”夹在两个姑娘中间,他多不容易?

    黎鸿斌快被这个外甥气死了,这个外甥什么都好,颜值和智商都高,就是情商感人。

    他深吸口气,往楼上瞥了眼,见两个女儿都没下来,压低声音说:“你念念妹妹不会骑马击剑,你带她去骑马击剑,是带她出去玩还是让她看着你们玩。”

    纪子航恍然大悟,今天出去玩是黎馨安排的,他一个男孩,出去玩向来都是黎馨做主,黎馨说要去骑马击剑他也没想那么多。

    他拍着脑袋说:“我去给念念妹妹道歉。”

    黎鸿斌摆手说:“算了,下次注意。”

    纪子航忙活一天,黎鸿斌也不好太过打击外甥,又夸了他两句说他中考成绩好,让他晚上留在家里吃饭。

    纪子航可不敢留在这里吃饭,舅舅家现在一团乱,饭桌上还不知怎么血雨腥风呢,忙不失迭的跑了。

    夏念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出来依靠在床头看书,她有点累了,坐在椅子上腰疼。

    门咚咚咚的被人敲响,夏念下床开门。

    门外是一脸嚣张的黎馨,她脸上一抹明媚的笑容,带着诡计得逞的惬意:“今天你也看到了,你跟我们从小生存的环境不一样,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别以为你进了我家就能和我们融入到一起,你和我们永远都是格格不入的。”

    黎馨说话,向来都是直截了当。

    夏念听了她的话,笑了一声,眼角弯弯:“我为什么要迁就自己融入你们啊?我有我自己喜欢的事情。”

    黎馨本来是想来奚落夏念的,没想到夏念毫不在意。

    她面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冷笑一声:“我警告”

    她还没警告完,夏念已经当着她的面,把她关在了门外。

    黎馨气的踢夏念的房门,夏念坐回床上,听着外面黎鸿斌呵斥黎馨的声音,黎馨和她爸对吵,好一会才消停。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