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朝衡水中学
    胡善围是什么人三朝尚宫, 见证和参与了大明宫廷无数腥风血雨。

    身为尚宫, 职责是要稳住后宫。所以站队、参与夺储都是不可能的,那些搞宫斗、夺储的人是胡善围重点打击的对象。

    干到第三届, 胡善围暗中观察, 表面上, 大明宫廷的动荡似乎是汉王总是搞事情, 太子总是被动挨打。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胡善围明白, 太子的位置其实稳的很, 备受武将拥戴的汉王是绝对不可能的。

    原因很简单, 瘸子太子必须由永乐帝扶持才能稳住储君的位置,太子需要从永乐帝这口锅里抡勺吃饭, 才不至于饿死。

    而汉王如果当太子, 分分秒秒可以另起炉灶, 打破永乐帝这口锅。

    从洪武朝开始,受孝慈皇后指点,她开始了解大明宫廷, 一切皆有规律, 宫廷斗争, 说到底是利益之争。

    大明宫廷的主要矛盾是君王和储君的权力之争,他们互相防备, 但离了对方又不行。

    永乐帝要亲征, 必须有人监国,太子就更不用说了,我爹虐我千百遍, 我待我爹如初恋咳咳,还是亲爹,得小心伺候着。

    永乐帝把汉王当做牵制太子的棋子,太子被逼到绝望。胡善围不敢想象,倘若太子挺不住压力,会出现两种可能。

    第一是太子自信和情绪全线崩溃,自请下台,去当个闲散藩王或者,干脆压力过大而猝死。

    到时候永乐帝要重新选皇储选谁呢洪武朝的高祖皇帝早就给出答案,肯定不是兵强马壮的汉王,皇储会落在弱小可怜又无助皇长孙朱瞻基头上。

    于是,大明会出现第二个靖难之役,内战重新爆发,百姓流离失所。

    第二是太子忍无可忍,铤而走险,走向逼宫这条不归路。

    两种可能的结局,都是皇室分崩离析,动荡不安,血流成河。无论是胡善围,还是九泉之下的仁孝皇后,都不愿意见到这种结果。

    所以,胡善围在太子最绝望的时候出手拉一把,并非是站队,偏向东宫,而是为了保护大明宫廷的稳定而做出的决定。

    何况,大明宫廷稳了,汉王这颗棋子才会有命在,大明宫廷一乱,汉王可能比太子先赴黄泉。仁孝皇后保全两个儿子性命的遗言就落空了。

    胡善围格局之高,因而看得更远,她并没有把太子当成队友,把汉王当做敌人那么简单,她的立场其实依然是中立的。

    胡善围对太子献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计策,除了稳重东宫,也有让野心勃勃、执迷不悟的汉王最终醒悟过来,他朝着太子大哥泼了那么多脏水,皇帝却迟迟不废太子,他会明白自己只是棋子,无缘储位。

    只有看清楚真相,汉王才会放手。现在说什么,汉王这个熊孩子都听不进去的。

    太子是个谦虚随和,广纳谏言的人,没有“妇人之见”的偏见,他听老娘的话、听两个老婆的话、也听胡善围这个三朝尚宫的话,也照着去做了。

    算算日子,仁孝皇后二十七个月的孝期已过,可以开始撒雨露,放松一下了。

    孝期结束后的初夜当然是给太子妃的,夫妻两个刚刚吹灯,外头奶婆来报,说最小的哥儿身子有些烫,太子妃张氏已经生了三个嫡子,并不在乎太子除夜的雨露,遂起床去看孩子,还说道“把郭良娣叫来。”

    并不打算征求太子的意见,太子妃就安排上了,想必太子也不会反对。

    现在东宫六个男孩,太子妃生了仨,侍妾李氏也生了仨,郭良娣一直无孕,现在她的亲弟弟郭玹跟随御驾亲征,是朱瞻基侍卫团的成员,太子妃觉得是时候要郭良娣加油生个一男半女了。

    太子是个快三百斤的胖子,又瘸,行动不便。郭良娣将门虎女,既然太子妃诚意邀请,郭良娣就不客气了,狠狠的要了太子三回,初夜雨露全归她一人。

    次日,太子早朝,差点起不了床,还是坐着肩與抬进大殿的。

    早朝的时候,睡眠不足的太子频频打瞌睡,犹如一只肥企鹅在御座上摇摇晃晃。

    到了处理政务的时候,太子强打精神,中午实在熬不住了,歇了个午觉,一觉睡到黄昏才醒。

    这些都被汉王记在小本本上,给父皇打小报告

    “太子身体不好,还不知保养,一晚上宠幸两个女人。”

    “太子飘了,白天睡觉。”

    “太子对臣子不尊重,折辱重臣,听着臣子议事,还当面打呵欠。”

    正好这时彭城伯府为预备太子妃省亲之用的园子大功告成,太子游兴大发,出宫去了老婆的省亲别墅先去逛一圈。

    彭城伯府两个小舅子战战兢兢迎接身份贵重的大姐夫,把省亲别墅的匾额什么都空出来,等着太子亲笔御题。

    一路上仪仗自不必提,太子邀请了京城诸多文人墨客,去省亲别墅聚会,开起了文会,大明诗词大赛,并当场点评,分出排名,给予赏赐,甚至当场给予官职,场面煞是热闹。

    汉王兴奋得打小报告的手都开始颤抖了

    “太子劳民伤财,随意出宫。”

    “太子借着诗会文会结党营私。”

    “太子任人唯亲,随意赐给官职。”

    如此等等,小报告如雪片般飞到北方,永乐帝看了,写信大骂太子荒唐,私生活混乱,不知检点,不知爱惜身体,沉迷美色云云。

    看到永乐帝指责自己的私生活,太子反而放下心来。比起上次画重点,心平和气的要他“虽有小过勿需折辱,亦不可偏听以为好恶”,令他毛骨悚然,压力大增,这种酣畅淋漓的大骂反而让他觉得安全。

    太子明知故犯,当晚搂着两个美人共赴罗账本想宣郭良娣侍寝的,被郭氏拒绝了,说这个癸水没来,八成有孕。

    太子身体不好,但是生育能力惊人,汉王和赵王两个弟弟的孩子们加在一起只能和东宫打成平手。

    东宫即将迎来新生命,太子心情渐渐好转,私生活不检点,顶多被骂父皇几句,但不会让父皇怀疑他染指皇权,两害取其轻,骂就骂吧,挨骂又不会少块肉。

    后宫有彤史女官,东宫也有女官记录妃嫔的经期和太子的性生活,以保证皇室血统的纯净。

    太子妃看着东宫记录密密麻麻的小本本,女医前来复命,“微臣刚才给郭良娣把脉,是喜脉,只是月份尚浅,不是很明显。”

    太子妃大喜,简直比自己怀孕还高兴郭氏侍寝没几天就怀上了,这说明太子除了双足病变,不良于行,但身体其他功能还是不错的嘛。

    太子妃去了张贵妃的延禧宫打招呼,张贵妃是后宫之主,不过她一个庶母,管不到太子房里去,但东宫要添丁,张贵妃不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张贵妃听了,说道“这是好事,只是郭良娣月份尚浅,不易声张,等过了四个月,胎儿稳当了,皇上必有赏赐。”

    太子妃应下了。张贵妃和太子妃一直都这样不咸不淡,有事说事,无事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张贵妃的兄长英国公张辅是汉王派系的大人物,曾经上书“废太子”,但是太子妃曾经出手为张贵妃解围,压住两个小姑子永成公主和安成公主。

    两人要避嫌,不能走近。

    一旁胡善围听到东宫喜事,知道太子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并身体力行。

    此时汉王这个熊孩子一定高兴得不得了,写小报告写到手软吧。

    其实到最后,每一个小报告都是一支插在汉王自己身上的箭。

    胡善围有些同情对此毫不知情的汉王了。

    永乐帝亲征,不在家,后宫至少少了一半事情,此时天色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