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第22章
    南辞坐上车回南家时,还有些心绪不宁。

    她不停想着霍临挂断电话之前的话,情绪也控制不住外露。

    南老爷子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却也以为她还在想刚刚在周家的事情,也没在意,甚至还和颜悦色的安慰她几句。

    “小辞啊,爷爷知道你受苦了,刘家那丫头太蛮横无理,你委屈。不过爷爷也在她父亲面前,帮你讨回了公道,他们刘家也给咱们让了许多项目,所以这次的事情就别再想了。”

    南辞心底冷嘲,帮她讨回公道?帮她讨回了什么公道?

    就算知道她被刘琳琳“欺负”,他们秘密谈完之后,不也重拿轻放了吗?

    幸好她今天提前教训了刘琳琳,不然再忍下去,估计又是要被白白欺负一回。

    不过,看她爷爷这副神情,不难猜出,他和刘琳琳的父亲一定谈得不错,肯定从他手里抠出了不少利益。

    想了想,她朝南老爷子的方向转过去,一脸委屈却又强颜欢笑的样子。

    “没关系的爷爷,我知道轻重,也知道不能给南家惹麻烦。”

    南老爷子其实能看出她表情的不自然,也明白她肯定心里不是这么大方的想法,但是没关系,她这个孩子自打来了就一向讨他喜欢,也是个知道分寸的人,所以就算她觉得自己委屈,也不会做太出格的事。

    毕竟,他一直给她灌输的观念,都是一切以南家为主,她的利益和南家的利益,也是互相牵连的。

    于是,他慈爱的又对她一笑:“你明白就好,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今天我带你去的宴会,几乎北城大半的名流都在场,明天起,大家都会知道你是南家的二小姐了,所以你人若在外,要更注意自己的言行,知道吗?”

    南辞乖巧点头。

    ——

    隔天去舞蹈教室的时候,老师们看着南辞的目光都多了一分重视。

    以往南家没公开她的身份时,她们只觉得南辞是借住在南家的什么穷亲戚,没怎么在意。

    毕竟……她们也没见过,哪位名流小姐会在20岁才来开蒙学舞蹈。

    虽然该教的东西她们都尽职尽责教了,可态度上却少了一分恭敬。

    可昨晚她们就听到了南辞其实是南家走失的二小姐的消息,一时之间在她们之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大多数人也在庆幸,幸好之前对她没有言语上的嘲讽和明显的轻蔑,不然还真是因为无知而得罪了南家啊。

    同样的,她们也听说了刘琳琳的情况。

    原本就对她很不满意的老师们,今天更是表现出明显的轻待,而同班的受过她欺负的女孩子,更是有直接言语冷嘲热讽的,将刘琳琳暗讽的火气高涨。

    但她不敢再惹那些知道背景的人,昨天爸爸已经警告过她不要再惹事,所以她就算生气想欺负人,也要挑个软柿子捏。

    她转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在一个一直在旁边喝水的姑娘身上。

    她“啪”一下对方手里的水杯拍到了地板上,霎时地板上水渍一片,有几颗红枣和桂圆涌出。

    气氛一时紧张起来,而那个掉了水杯的女孩子平静的抬了抬眼,身上散着冷然的气质。

    “你什么意思?”

    刘琳琳没听过她说家里的事,所以这会儿笃定了她只是个小门户的,也不虚,梗着脖子,说:“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不顺眼。”

    南辞原本不想搀和,但刘琳琳这无理取闹的太过了,而且她对那个姑娘印象还挺好的,所以想了想,走上前。

    “刘琳琳,适可而止吧。”

    刘琳琳对她翻了个白眼,“关你屁事?”

    南辞还欲说些什么,却被那个受欺负的姑娘一个手势阻止了。

    她静静看着刘琳琳,面无表情的说:“看着不顺眼的,就可以随意对待是吗?”

    说完,“啪”的一下,狠狠给了刘琳琳一个耳光!

    刘琳琳被打得向后退了两下,险些摔倒。

    在场的大部分人还没反应过来,仅有两个在角落里看戏的女孩子,这会儿嘲讽的笑了笑,扫了眼刘琳琳,像是打量一只不自量力的蚂蚁一样。

    而那个面容冷淡,打人的女孩子,这会儿打完人,只是轻描淡写的轻甩了下手,说:“我打你也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你不顺眼而已。”

    南辞在这一刻顿时对这位姑娘肃然起敬,她觉得自己之前背着别人收拾刘琳琳已经算够可以了,结果今天居然碰到了一位女战士。

    ……莫名奇妙就想和她做朋友啊!

    而刘琳琳在经历了短暂的怔愣时间后,也反应过来,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

    “你神经病啊,你什么身份?敢打我?!”

    说着,就想上前动手。南辞在一旁想帮忙,却又被那位姑娘挡住。

    只见她拽着刘琳琳的手腕,狠狠向下一折,像甩垃圾一样,猛地又将她甩到地上。

    这次刘琳琳没有刚刚运气好,直接摔倒在地,过程中脚踝也狠狠崴了一下,一下子疼出冷汗。

    那姑娘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淡淡地说:“刘氏最近生意不怎么好吧?如果出不起医药费的话,可以去唐家找我。”

    刘琳琳和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愣了愣,除了老师们和角落里看戏的两个姑娘没吃惊以外,其余人都吓了一跳。

    她们还以为这姑娘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呢,没想到居然是唐家!要知道,这全国的地产产业,唐家垄断了近四分之一!单北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界,就有一大半是他们家的楼盘。

    南辞倒对唐家了解不深,但也能从语气中猜出对方不是个小角色。一时之间,又有些退缩了想结交的心思。

    但她没料到,课程结束后,那位唐家小姐倒主动和她说了话。

    “我知道你叫南辞,我叫唐婉。”

    南辞愣了愣,片刻后,点点头,“你好。”

    “以后我罩着你,刘琳琳再欺负你就来找我,不过经过这次,她应该不会再怎么明目张胆的找你不痛快了。”

    南辞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帮自己。

    像是读懂了她的表情,唐婉声音清清冷冷地说:“陈进,知道吧?”

    南辞仔细回忆了一下,摇摇头。

    唐婉见状,不由皱起眉头,“搞什么,他都不认识你,叫我照顾你做什么?”

    说着,又补充句:“算了,回头我再问问他吧。”

    说完唐婉就想走,南辞思考大概一秒,就叫住了她。

    “那个……能加个微信吗?”

    唐婉没什么异议,直接拿出手机调出自己的微信名片,叫她自己扫。

    加上唐婉的微信后,南辞没敢再浪费她的时间,直接和她一起出了舞蹈教室。

    而不远处一瘸一拐走出来的刘琳琳,正巧看到两人一起离开的画面,又开始咬牙切齿。

    她刚刚已经知道唐婉的身份了,也知道唐家的势力和南家差不多,同样不好惹。

    但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以前都是被所有人捧着宠着,怎么遇到南辞之后,她的世界就变了!

    对!都是南辞那个扫把星!

    如果不是南辞,南珠姐姐也不会去南非那种破地方。

    如果不是南辞,她也不会当众出丑,还被白打了一顿。

    更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她越想越生气,回家的路上,她也没能让自己消气。

    于是回家的第一件事,她就给南珠打了电话。

    南珠对她的态度依然如旧,温温和和的语气。

    “琳琳。”

    她一听,鼻头一酸,一阵委屈的模样,“南珠姐姐,我……我最近好惨啊,呜呜……”

    南珠虽然远在南非,但对国内的事情,尤其是南珠的事情,还是多留心了的,所以刘琳琳发生什么,她大概也都清楚。

    不过她依旧装傻,问:“怎么啦,琳琳,谁欺负你了?”

    “还不是你那个烦人精妹妹!南珠姐姐,她真的好烦,不仅把你害去了南非,又把我欺负成这样!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些照片……我不想忍了,我想发出去!我想教训她!”

    其实上次把南辞弄晕脱掉她的衣服放在男厕后,她还拍过几张南辞当时的照片。

    但她当时对南辞还没像现在恨得牙痒痒,那几张照片也被她用来讨好南珠了,但现在不一样,她已经被欺负的这么惨,她不想再忍了。

    南珠在那头听完,眉头皱了皱。

    南辞那几张照片她看过,但却有自己的打算。

    南辞现在还没有真正涉及到她的利益,她虽然看南辞不顺眼,但却也知道轻重。

    她会收下那些照片,也是为了以后留个后路,一旦南辞脱离掌控,那她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了。

    爷爷的意愿和南家的名声固然重要,但却也没有自己的利益重要。

    可现在刘琳琳却因为一点小事,就想把照片发出去?这岂不是要连累南家?

    而且现在南家和霍家的婚约还在,如果南辞真的毁了,那不还是要她嫁给那个病秧子?

    想到这,她又好声好气劝着刘琳琳,叫她不要冲动,一切等自己回来再说。

    刘琳琳听出她语气的敷衍,心里凉了半截,最后也没多说什么,也随便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她瞬间泛起冷笑。

    “南珠啊,你是不是觉得我真傻到听你的话,没留备份?呵,你这次不帮我,那也别怪我不顾咱们之间以前的关系了。”

    她自顾低声说出这些后,眼神越来越冷。

    南辞,你等着身败名裂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