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二章
    等源稚生从警局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脑无现在也算是重点调查对象,要见到他需要走不少程序。源稚生离开警局的时候,冢内正直警官还曾想送他一程,但是被源稚生婉拒了。

    源稚生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警局后伸了个懒腰,‘警局的氛围果然太严肃了,在里面待着真不自在。’

    拿出手机,点开相泽消太的对话框。

    「消太叔叔,我已经从警局离开了,事情也都处理好了。」

    「我先去幸平老板的店里等你,这个是班里新建的群。」给相泽消太发了一个班级邀请,源稚生等了一小会看没有消息回复就关上手机,然后出发去幸平老板的定食屋。不会做饭的相泽消太和有时候也不想做饭的源稚生是幸平老板的定食屋的忠实顾客。

    源稚生拉开定食屋的门,店里已经有两三个食客了,幸平老板已经在操作台旁边工作了,幸平老板做的饭在附近也是小有名气。

    “稚生来了?创真还没放学,你先坐下吧。”幸平城一郎看见源稚生进来,打了一声招呼。源稚生点了点头,然后在以往常坐的地方坐下。

    “在雄英生活学习的怎么样?我在电视上看到前两天的报道了,你的胳膊还好吧。”幸平老板忙完手中的活计,站在源稚生面前。

    “我的胳膊没什么大碍,叔叔他受伤比较严重,不过这两天也在逐渐恢复,没什么可担心的。”源稚生将大概情况说了一下。“对了幸平叔叔,创真明年也要初中毕业了,你打算让他报考哪所学校?”

    “我打算让他去远月学园,不过那个臭小子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稚生先别告诉他。”幸平打开旁边的小橱柜拿出一瓶饮料放在源稚生面前,“喝吧。”

    “谢谢幸平叔叔。”接过饮料,源稚生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手机是相泽消太的短信。

    「今天我就不去幸平的店里了,你带份天罗妇给我吧,我现在这个形象不适合在公众场合吃饭,我在家等你。」

    “消太叔叔今天晚上可能来不了了,他让我给他带一份天罗妇回去。”看完短信,源稚生将内容告诉在一旁的幸平老板,“我的话,和叔叔一样要一份天罗妇带走吧。”

    “今天不吃拉面了?”幸平老板笑着打趣道。

    “啊,拉面打包回去就不好吃了。”源稚生无奈的说。

    半晌后,提着两份外卖,源稚生从幸平老板的店离开。

    回到家,打开灯,源稚生发现相泽消太已经在沙发上平躺着睡着了。

    ‘刚刚恢复的身体还是需要好好休息。’源稚生轻手轻脚的将外卖放在茶几上,从相泽消太的房间里取了一床被子盖在相泽消太的身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坐在座位上,打开灯,将手臂上的绷带一圈一圈的去掉,露出完好无损的胳膊,然后拿起一旁的画符工具,开始制作符咒,usj事件让源稚生明白危险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

    开学第一个周末,源稚生穿上简单的浴衣,带上东西准备前往彼世。上次源稚生离开彼世的时候,源父源母好像有事情要说的,但是直到源稚生离开也没有开口,还有为什么召唤御灵会失败,原因是什么源稚生一直没找到。

    和死去的人不同,活着的人想要去彼世需要有鬼怪来领路,否则很容易在三途川迷失。

    源稚生拿出一张蓝符唤出青行灯:“这次也要拜托你了。”

    “请随我来吧。”青行灯是在地狱的小鬼,她常常徘徊于地狱边缘,源稚生第一次跟随鬼灯去地狱的时候,在地狱门口碰见了她。因为源稚生是少数能够来往于两界的人,青行灯与他签订了契约,她成为源稚生去往地狱的引路人,而源稚生则答应她偶尔将她唤来现世,让她能够在现世逛一逛。

    给相泽消太留下字条,汇报一下行踪,然后源稚生就随着青行灯踏上彼世的路。

    “阎魔大王,今天的审判就先到这里吧。”鬼灯看着又一个被拖下去的亡灵,然后将一杯用啤酒杯装着的红色饮料放在阎魔大王面前。

    “这是什么?”阎魔看着眼前的饮料保持着警惕,因为鬼灯总是会用各种奇怪的东西做成饮料来给阎魔大王尝试。

    “浓缩加强版金鱼草汁。”鬼灯保持着一贯的语气说出饮料的名字,仿佛是回应鬼灯的话一样,一只迷你型金鱼草在杯子里跳动。

    “鬼灯,我忍你很久了!简直太过分了。”看着这杯奇怪的饮料,阎魔大王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阎魔大王,还有鬼灯老师。”刚进入阎魔殿,源稚生就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紧张的气氛。

    “啊,是小稚生。”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座敷童子站在鬼灯面前,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

    “啊,你来的正好,这个是唐瓜和茄子昨天整理卷轴时发现的百鬼纪事遗失的部分,关于鬼切的。”看到源稚生,鬼切从身后一堆东西中抽出一个老旧的卷轴递给源稚生,“当初你很好奇鬼切过去的故事,却没有找到,这个卷轴你可以带回去,特批。”

    “好的。”源稚生接过卷轴放好,然后说:“其实我这次来除了看望父母以外,还因为我无法召唤出御灵。我仔细检查过了,哪一个步骤都没有问题,甚至阵法都已经成功启动了,但是我还是没有看见有任何的御灵出现在我的面前。”

    “还有这样的事情吗?”鬼灯摸了摸下巴。“术法这种东西我虽然会一点,但其实并不是特别精通,像这种有些高深的问题,还是要找那个性格轻浮的家伙。”

    “鬼灯老师,是说桃源乡的白泽大人吧?”能得到鬼灯的这种评价,除了桃源乡的白泽,源稚生想不到其他人。源稚生来过好几次地狱,但是并没有同鬼灯去过桃源乡,对于白泽的影响和他跟鬼灯之间的恩怨情仇都来源于鬼灯的老朋友阿香那里听来的。

    “是他,虽然是个性格轻浮的人,但是不可否认他对术法方面还是很精通的。”鬼灯点点头,提上自己的狼牙棒,睁着吊三角的眼睛看了源稚生一眼,“跟上。”

    “鬼灯大人把重要的卷轴给了源君没什么问题吗?”看着走远的两个人,唐瓜和茄子回头问阎魔大人。

    “没有问题,因为那本来就是源君的东西。”阎魔大人笑呵呵的回答。

    桃源乡,白泽的住处。

    “啊嘞嘞,没想到鬼灯你也有碰到问题的一天。”听了桃太郎的转述,白泽脸上浮出一丝笑容。“这种事必须凑个热闹。”

    “术法成功运行了,但是却没有召唤出御灵吗?没有亲眼看一遍我也无法确定你在召唤的过程里出了什么问题呢,据我所知还从来没有阴阳师出过和你一样的问题。”听了源稚生的问题,白泽摸了摸下巴,然后问源稚生:“你有没有带召唤用的东西呢?不如我们来现场试试吧。”

    源稚生点点头,然后拿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金色符咒和工具开始再一次尝试,结果和以往一样,术法成功了,但是却依旧没有御灵出现。

    “你的施术过程并没有什么问题,只可能是没有御灵愿意响应你的召唤。”面对术法没有错误却几次都唤不出御灵,白泽只能下出这种结论。“好久没遇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那么让我看看吧。”

    白泽是万妖之首,能够通晓万物情理,他睁开了自己头上的眼睛看向源稚生。庞大的妖力缠绕在源稚生的身上以他右手上的契约为媒介与源稚生体内的灵力和谐相处,而妖力的来源正是源稚生手上的鬼切。

    “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将灵力和妖力能够和谐相处。”白泽闭上额头上的眼睛说。

    “妖力有什么不妥之处吗?”听了白泽的话,源稚生有些不太明白。和鬼切签下契约以后源稚生能感觉到鬼切的力量总是在自己身上环绕着,但是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就没有在意。

    “看来你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缠绕着妖力的事情,一般来说被妖力缠身会感受到不舒服的感觉,即使是阴阳师也是这样。”白泽开始有些对源稚生的情况有些好奇。“看来你知道自己被妖力缠身,却并不明白自己这种情况并不正常。”

    “即使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也不会让妖怪的力量缠绕在自己的灵魂上,不舒服是一回事,还因为妖力和灵力无法和平相处。”白泽给源稚生科普了一下基础,然后好奇的问:“所以你是怎么做到妖力和灵力和平共处的呢?”

    “我是让你来解决他无法召唤御灵的事情。”鬼切拦下白泽的话,“不是让你来研究的。”

    “看来,你是知道他的情况,他无法召唤御灵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被这么庞大的妖力缠绕着,没有御灵会愿意回应他的。”白泽摊摊手。“不过解决的办法很简单,解除契约就行了。”

    闻言,源稚生握了握手中的鬼切,比起未曾见过一面的御灵,源稚生更在乎自己手上的这把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