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 10 章
    一阵兵荒马乱,伊恩总算把逃出来的鸟蛇装进了茶杯里。

    他带着杯子跳进箱子,阿比盖尔环视了一圈屋子,整个人斯巴达了。

    西里斯懒洋洋地靠在窗台边,扫了几眼在一片狼藉的屋子,不甚在意地挥挥手:“不就是点破家具吗,我看这个沙发也不怎么样嘛。”他拍拍阿比盖尔的肩膀:“别伤心了,回头我送你一个真皮的。”

    洛基抱着胳膊,面无表情看着那条狗,听到他这话,嗤笑一声。

    西里斯在作为一条狗的时候就看这个人不爽,听到他嘲讽的声音,他扬着下巴哼了一声。

    洛基勾勾手指,西里斯眯眯眼睛,把头凑过去。

    “咣”的一声,洛基使劲把窗户关上,玻璃窗直接拍上西里斯的鼻子。

    他捂着脸跳起来,阿比盖尔见状也来不及哀悼自己的家具了,赶紧走过来,扶着西里斯的头让他脸朝上,又急匆匆去拿纸巾。

    伊恩总算好好地从手提箱里爬出来了,他一出来就被倒在地上的椅子绊了一跤。

    阿比盖尔手忙脚乱,刚刚给西里斯止住鼻血,又赶紧起身去扶伊恩,虽然她刚刚准备过去,伊恩就直接用屁股往后退了一米远。

    她尴尬地动动手指,退回到另一边,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伊恩这才爬起来,他原地转了转,看了看客厅里的惨状,揉了揉鼻子,手伸到口袋里掏了掏,哗啦啦抱出一小摞鸟蛇的蛋壳。

    他一股脑全部塞给西里斯,快速指了一下阿比盖尔。西里斯点点头,把蛋壳交给阿比盖尔:“他赔给你的。”

    “全部给我?”阿比盖尔莫名其妙就收获了一怀抱的银子,她有些懵:“这么多?”

    “反正这对他来说也没用。”西里斯鼻子里塞着一个纸团,几缕头发有些长,搭在额头上,配着堵鼻孔的纸团居然也不影响帅气:“拿着吧。”

    阿比盖尔犹豫了0.1秒,在金钱面前屈服了。

    “天快亮了,我得回家了。”伊恩看了看时间,一咕溜爬起来,抓起手提箱:“埃琳娜查岗发现我不见了就糟了!”

    他拉开门就跑出去,显然已经忘了还有一个神奇动物忘了带走。

    小树枝小心翼翼趴在玻璃窗上,看着伊恩离开,然后放心地跳回了洛基的口袋里。

    西里斯鼻子不流血了,他手指一弹,精确地把那坨纸丢到垃圾桶里,恢复成神气的样子,拉着阿比盖尔在小屋里巡视:“这房子真的太小了,以前还不觉得,现在变成人……人……现在看真小!”

    那你赶紧出去,我好收拾屋子。阿比盖尔被他拉着在屋子里转了三圈,不知道怎么开口把人请走。

    “我可以帮你把所有垃圾都清理掉!”西里斯打了个响指:“等我拿回自己的魔杖!”

    不用,你走了之后我可以把这些东西都丢给系统换钱。阿比盖尔求助地看了一眼房间,可洛基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关着窗户就是不出来。

    “那个……”扭捏半天,她终于开口了:“天都快亮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回去?回哪儿去?西里斯才不想回家,他的纽约之行才刚刚开始呢。

    阿比盖尔见他一点也不动,也没有办法,她看了一圈屋子:“咦,我的狗呢?”

    西里斯一下子僵住了,她趁机挣脱他,几步跑到房间的窗前,使劲叩着窗户玻璃,瞪着背对着自己的洛基。

    小树枝从洛基的口袋里伸出脑袋,用叶子碰了碰洛基的脸。

    他拿着那本莎士比亚集,从一开始到现在一页都没翻过,直到听到阿比盖尔在敲窗户,才十分刻意地翻过一页。

    都看了一百遍了,书都翻烂了!阿比盖尔腹诽,更加使劲敲窗户。

    “……你的狗虽然很帅,但是有些事不能强求。我可以给你买一只猫头鹰,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我,我带你去英国……”西里斯又凑过来,叽叽呱呱。

    屋里的洛基猛地合上书站起来,阿比盖尔瞬间立正站好,他将书放到架子上,微微侧过身。

    “我怎么觉得他朝我翻了个白眼?”阿比盖尔委屈。

    不,不是对你,是对我。西里斯一点也不在乎这个男人,腿长有什么用,窗户都跨不出来,有什么可在意的。他继续晃着阿比盖尔的手指:“你知道魁地奇吗,我有一把最新的光轮1001,我保证整个英国我是第一个拿到的,我可以……”

    “啪”的一声,窗户突然被打开,一个东西被丢出来,直接扒在了西里斯脸上,他被吓得跳起来,惊叫一声,松开阿比盖尔两只手摸着脸想把东西弄下来。

    小树枝用叶子抽了一把西里斯的脸,回头哀怨地看向洛基,好像在看一个负心汉。

    负心汉踱到窗边,冷眼看着阿比盖尔。

    这么多天的同居生活,阿比盖尔一秒get到洛基的意思,他很不喜欢有外人,今晚莫名其妙出现两个人,估计已经到他忍耐的极限了。她使劲推着西里斯的背把他往门外推:“你快回家吧!”

    咣得一声关掉大门,她背靠着门松口气,来不及处理客厅的一片狼藉,吧嗒吧嗒跑到窗户边:“洛基?”

    洛基总算给了她一个正脸。

    阿比盖尔眨眨眼,伸出手往他的方向捞了捞。

    捞啊捞,也没把洛基捞过来,阿比盖尔嘴角垂下来,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她都准备哄哄他了,可是不让自己说话,要怎么哄嘛!

    她缩回爪子,看了一圈客厅,又回头看了看臭着脸的洛基。脚上有个东西在动,她低头把小树枝捞起来,放到窗台上,看着它欢乐地朝洛基奔去。

    自己也想奔过去。阿比盖尔眼巴巴看着小树枝跳到洛基肩膀上,可是自己这么奔过去,可能会被一脚踩在地上。她叹口气,让系统把一客厅的垃圾收走。

    “你真怂。”系统恨铁不成钢:“这是你家!是你养着他!你怕他做什么!”

    “怕他生气啊。”阿比盖尔没觉得哪里有问题:“他一生气,好感度降了怎么办,我好不容易刷到30呢!”

    “反正他也出不去,你有的是时间刷好感度。”系统看看人物关系界面,“噫”了一声:“哎哟,哎哟!艾比啊,有个人好感度都快到50了诶!”

    “西里斯吧。”阿比盖尔没有系统想象中的那么兴奋:“他好像很喜欢我,不过这是为什么?”

    “你漂亮又可爱,不喜欢你是瞎了。”系统无脑吹:“我看这家伙长得也很好看啊,对你又不错,不如换成他吧!”

    “你以为是换沙发吗!”用卖垃圾的钱买了一个更柔软的新沙发,阿比盖尔坐在上面颠了颠,感觉还不赖:“再说了,他看起来还很小呢,好像还是高中生。”

    “养成嘛!”系统很豪迈:“反正跟养洛基差不多,给吃给喝陪着玩玩不就行了。”

    “那是养狗!”阿比盖尔拿出鸟蛇的蛋壳,想了想,留下一半:“话说我的狗子呢?”

    她换完钱,咬着手指想了想,捂着心口给洛基的房间加了一个书柜,然后又凑过去,半个身子趴在窗台上,手一点点往洛基的方向伸。

    她十分心机地把新书柜放在了窗户边,系统家具很神奇,买了床自带三件套,买了书柜也自带一柜子书。洛基早就对阿比盖尔凭空造房子的本事见怪不怪了,他走到自己的新家具跟前,修长的手指划过一本本暂新的书。

    啊!摸到洛基小臂了!阿比盖尔一把抓住不放:“那个,鸟蛇没吓到你吧……”

    这种低等生物,我一只手可以杀两个。失去法力的洛基显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高傲地冷哼一声。

    有反应了就行。阿比盖尔松口气:“那个,你看到那条狗了吗?它是不是又自己跑出去了……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洛基挑挑眉,眼神飘到大门口,又移到阿比盖尔脸上。

    “不会被鸟蛇吃了吧!”阿比盖尔一口气梗到嗓子眼,眼圈都红了,只要洛基点个头,她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没有。”洛基无语脸。

    “真的没有?”阿比盖尔把泪花花收回去,红着眼眶狐疑地看着洛基。

    “真没有,它自己跑了。”洛基干巴巴说道,心想自己说得也没错。

    她抹了把脸,这才高兴起来:“它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被吃掉呢,一定是第一时间就跑了,我就说嘛,如果被吃了,怎么可能连一根毛都不剩下呢!”

    洛基回忆了一下西里斯的头顶,黑色微卷,和狗毛真像。

    “对了!我的电脑!”阿比盖尔脚下踩着一堆木头渣子,是之前摆在窗前的书桌:“完了,电脑连渣都不剩了,我的稿子还没上传呢!”她惨叫一声,开始揪自己的头发:“完蛋了,我写了8000多个字,这下全完了。”

    瞬间,阿比盖尔对伊恩赔偿给自己的银蛋毫无愧疚感了,银子算什么!钱算什么!这些俗物买得到自己的脑洞和时间吗!她辛辛苦苦写了两个晚上才凑出来的8000字!全!没!了!

    马尾都被她揪散了,龇牙咧嘴的模样真难看。洛基觉得辣眼睛,他顺手从窗台底下抽出阿比盖尔的笔记本拍在她身上。

    阿比盖尔手忙脚乱拿稳笔记本,第一时间打开文档检查,然后迅速上传到邮箱里,这才舒口气:“还好有你在……”

    她真诚地抬起头,把手轻轻搭在洛基的手背上:“你可真好。”

    她眼圈还有点红,头发乱糟糟的,由于一晚上没睡,脸色有些发白,可是她还是把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仰头看着自己,说“你真好”。

    “哎呀!哎呀!”系统叫起来:“又涨好感度啦!33点啦!”

    阿比盖尔一秒把头低下来,偷偷撇撇嘴,什么嘛,这么贵的书柜,才涨3点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