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大闹养心殿
    张致远见孙胜如此的不好糊弄,索性便开门见山道:“老夫问你,乾清宫里那些劝谏陛下的奏折,可是你焚毁的?”

    “什么奏折?咱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张致远提起奏折,孙胜不由一紧,随即醒悟过来,开口狡辩道。

    “满口的胡言乱语!”张致远深吸一口气,盯着孙胜冷冷道:“孙胜,老夫警告你,你别以为此事做的隐秘,老夫就不知道了?”

    孙胜却依旧笑眯眯道:“张阁老严重了,咱家是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再说,即便咱家焚毁了那些奏折,可张阁老也不想想,没有万岁爷的命令,咱家敢焚毁吗?”

    孙胜的这句话倒是实情。

    可再是实情,也得有人相信不是?

    “那也是你们这些阉宦从中作梗!”听完孙胜的话,刑部尚书陈一鸣看着孙胜,咬牙切齿的说道,显然是不相信孙胜。

    孙胜感觉自己十分的委屈,仿若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心里吐槽不已:“怎么什么错事都推到我们太监身上?太监难道就不是人了?”

    还别说,在这些大臣眼里,太监还真的就不是正常人。

    在文臣一惯的印象中,太监都是一些搬弄是非、愚弄皇帝、祸国殃民的小人,根本就配不上一个‘人’字。

    孙胜的耐心似乎因为陈一鸣的一句话而消耗光了,脸上的笑容淡去,眼神开始变得有几分冰冷,盯着陈一鸣道:“陈尚书这话可有真凭实据?要不然咱家可要向万岁爷告你一个诬陷之罪了!”

    “哼!老夫手中即便没有证据,但你们这些阉宦平日里在陛下面前搬弄是非的事情,也是莫须有的。”

    “呵呵!莫须有?”孙胜冷笑一声,扫过张致远三人,眼神变得愈发的冰冷,说道:“咱家不想跟你们多做辩驳,陛下已经歇息,三位还是请回吧!”

    “今天老夫还非得见上陛下一面不可!”张致远直视孙胜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

    孙胜不甘自弱,亦盯着张致远的眼睛,也一字一字的说道:“咱家已经告诉了三位,陛下已经歇息,三位还是明天再来吧!”

    “哼!”张致远冷哼一声,道:“如果今日老夫非要见陛下不可呢?”

    “那你就试试?”孙胜讥笑一声,头也不回,就对养心殿外的小太监下令道:“来人啊,请三位大人出宫!”

    “是!”小太监得令,向张致远三人身边走去。

    “哼!老夫乃是内阁首辅张致远,何人敢阻老夫?”见几名小太监到来,张致远丝毫不以为惧,大步向前迈去。

    后面的周善宁、陈一鸣二人对视一眼,亦跟上张致远的步伐。

    一众小太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又不约而同的看向孙胜。

    孙胜冷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阻止他们。万岁爷正在殿内歇息,一旦被惊醒,咱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孙胜到底在太监中积威多年,小太监们见孙胜真的有发火的迹象,哪还敢犹豫?急忙上前阻止张致远三人向前。

    “都给老夫滚开!”张致远见几个小太监围了过来,也不再估计什么形象,当即便对小太监拳打脚踢起来。

    张致远可是内阁首辅,文臣第一人,更是当朝的辅政大臣。面对张致远的拳打脚踢,这些小太监哪敢反抗,只得生生受着。

    不一会儿,这些小太监便一个个的鼻青脸肿起来。

    张致远大口喘着气,似乎宝刀未老,依旧对前面的小太监拳打脚踢。

    而后面,孙胜见此情形,暴跳如雷的吼叫道:“反了天了!真真是反了天了!”

    可孙胜即便再暴跳如雷,也不敢拿张致远怎样。要不然,他的老命可也就没了。

    后面的周善宁见张致远已经力有不逮,对陈一鸣说道:“陈尚书,咱们去拖出这些阉宦,让张阁老入殿!”

    “老夫也正有此意!”陈一鸣点头附和。

    说着,二人便一把扑向前面拦路的小太监。

    “张阁老,您先进去觐见陛下,我和陈尚书拖住这帮砸碎!”周善宁大喝一声,便向太监那里横冲直撞起来。

    此时周善宁宛如武魂附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在其手下,竟无一合之敌。

    这主要归功于周善宁超乎常人的体重。

    只要周善宁向前一扑,铁定要压倒两三名小太监。

    很快,周善宁便冲开了一条道路,回头对张致远喊道:“张阁老,快进殿!”

    张致远一听,哪还犹豫?顾不得向周善宁透露感激之情,便迈动老迈的步伐,飞快的向养心殿内闯了进去。

    见张致远进殿,周善宁长出一口气,气喘吁吁的堵在了养心殿的门前,不使后面的小太监上前一步。

    此时,陈一鸣也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满头大汗、一瘸一拐的来到了周善宁面前。

    “陈尚书,您的脚怎么了?”见陈一鸣一瘸一拐的,周善宁急忙上前问道。

    “刚刚用力过猛,崴了一下!”陈一鸣苦笑一声,而后摆了摆手,拒绝了周善宁的搀扶,一屁股瘫软到了地上。

    陈一鸣可没有周善宁那般的体格,再加上又一向养尊处优,久不活动身子,这猛然一做剧烈运动,便将脚给崴了。

    瘫坐在地上的陈一鸣抬头,看着周善宁,口干舌燥的说道:“老夫……老夫已经……不行了,周尚书,这会儿就看你的了!”

    “陈尚书放心,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让这帮砸碎上前一步!”周善宁回了一声,用衣袖胡乱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又扭头看向已经不敢上前半步的小太监们。

    后面,孙胜见张致远进了养心殿,一下子便面若死灰,瘫软到了地上,口中喃喃道:“完了!完了!……”

    果不其然,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张致远便黑着脸从养心殿内走了出来,远远的看着孙胜,冷喝道:“陛下呢?”

    “什么?”听了张致远的话,首先呆愣住的是周善宁、陈一鸣两人。

    周善宁、陈一鸣两人回头,亦或的看向张致远。

    张致远说了一声“陛下不在殿内!”而后便直接向孙胜走去。

    周善宁、陈一鸣二人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