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煮熟的鸭子飞了
    秦慕云见张婶抹泪,走上前抱住了她的胳膊,依偎着她跟着流泪。

    张父含泪安慰媳妇道:“傻婆娘,咱儿子有好前程是多大的福气?你不该挡着不让走。哭啥呢,咱家里不是还有一个儿呢?”

    “我也要去!我要跟他们一起去!”大儿子张永江挤到人前跺脚叫喊。

    张婶拉过大儿子安慰道:“你别闹,不是什么人都能修道的,得先看看有没灵根。”她心里清楚大儿子跟小儿子不一样,应该不会有灵根。

    谢璟问言看了张永江一眼道:“你娘说得不错,你过来我帮你看看。”

    然后把手搭在他的头上测了一会,确定他没有灵根就摇摇头说:“还是安心在家守着父母吧,修道是件很苦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就有灵根?”张永江不甘心地嘀咕着,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弟弟道:“算你小子命好,你可要记得常回来看我们啊。”

    张永清笑着应道:“嗯,我当然记得。”

    “现在能走了吗?”

    “可以!能走!”两个孩子声音里显然透着极大的兴奋。

    张婶一听着急了,拽住小儿子的胳膊道:“等等、等等,我给永清带几件换洗衣服!”

    谢璟道:“不用带,宗门会给新弟子发衣服、被褥,山上什么都不缺。”然后伸手捏了个诀,凭空出现一叶乳白色的小舟,周围立刻响起一片惊叹声。

    “诶?这是哪儿来的船?”

    “天哪,小船能上天啊?”

    “是船从天而降!”旁边的人纠正道。

    “哎呦,神仙果然跟咱们不一样呐!”众人见状纷纷跪倒,连连磕头念叨不止。

    “你们两个都赶紧上来吧,”谢璟带头上了小船招呼着,待俩孩子正要往上走,就听得有人大声尖叫:“不成!快停下!不许走!”

    众人不用回头看,听声音就知道叫喊之人,是秦慕云的大妈孙氏。她原本只想独占院子,巴不得这小丫头赶紧离开自家,可当得知彩礼的数目,贪婪之心开始滋长,心思马上有了改变。

    刚才回到自己院子她却没进屋,一直贴在大门后听外面的动静,当听到侄女就要跟着人家走,她再也忍不住跑出来制止。

    那可是一大笔银子,怎么能让煮熟的鸭子飞掉?

    “慕云你站住!”孙氏跑到侄女面前,指着她大声说道:“给你娘买棺材又请人帮忙下葬,花了那么多钱,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旁边的乡亲见此情景,纷纷指责孙氏。

    “哎,这话说得可滑稽,你们不是一家人啊?”

    “就是,她这么小的孩子,上哪儿给你弄钱去?”

    “真要把这丫头给钱家老大?心也太狠了就不怕遭报应?”

    堂姐秦思楠抱着哭闹的弟弟出来,不敢责怪娘的不是,用弟弟的身体靠着娘道:“娘,子耀要你抱呢!咱们回去吧。”说罢皱着眉头看向堂妹,一脸的无能为力又有几分不舍。

    秦慕云毫不示弱,直视着孙氏的眼睛,也不叫大妈反问道:“你想怎样?要我卖了抵钱吗?我家的几亩地不全归你了?”

    孙氏偷瞟了谢璟一眼,降低了声音道:“不管咋样,得等她大伯回来再说,反正不能不明不白地走。”

    有人见此情景明白了,戏谑地笑着问:“这是想在仙人口袋里弄银子?就不怕仙人怪罪?”

    “他说是仙人就是仙人?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他跟咱们不一样?”孙氏被人点破了心思,脸上一红嗔怒道:“我不管,得等我家掌柜的回来,不然我死都不让她走!”说罢推开儿子,上前挡住了上船的路。

    “看,她大伯回来了!”有人看到秦浩天从村头小跑过来,黑色的薄棉袄领口敞得大大的,脸色通红淌着一头热汗。

    “浩天,你快点啊!”孙氏一看救星来了,连忙叫着男人的名字迎上去,到了跟前低声说:“那人要带慕云走,得跟他要点银子!”

    “……”秦浩天大口地喘着粗气,大睁着双眼看着媳妇,心说我哪儿有那个能耐啊?

    谢璟看着两夫妻走过来,问道:“她大伯,这孩子我能带走吗?”

    以前只要他看中的孩子,哪家的家长不是欢天喜地感恩戴德的?还真没有遇到过挡在不让走的情况。

    秦浩天走过来,看看侄女又看看谢璟,挠了挠头说:“那个~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你...带她走吧。”

    孙氏一听马上急了,上前一推男人道:“诶,你怎么不听我的?咱们好不容养这么大的孩子,说走就走怎么行?!”

    秦浩天脸色尴尬地说道:“你怎么不明白?慕云跟着仙人修仙是好事,将来能耐指不定多大呢,你...就别舍不得啦。”

    这话说得十分巧妙,孙氏听明白男人拦不住,就借坡下驴红了眼睛道:“我就是舍不得慕云走,慕云你可千万记着,你娘是我跟你大伯埋的。”

    “真是舍不得啊!”见孙氏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人群中有个小媳妇蹦不住,捂着嘴笑出了声。

    秦浩天瞪了那人一眼,对侄女叮咛道:“慕云,跟着仙人去吧,不用惦记家里的事。”

    秦慕云抬起头,用怨毒的眼神看着大伯说:“我肯定会惦记的!你们等着!”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秦浩天干笑一声给自己解围。

    谢璟催促道:“那就都上船吧。”

    “你们俩相互照应啊,”张婶连忙上前用力抱一下儿子,又转身抱住秦慕云在她耳边低语:“别想那么多,好好修炼长本事要紧!”

    “嗯,”秦慕云松开张婶,低着头跟着上了船。

    飞船上升到半空时,她能看到娘的新坟,在心里默默地说:“娘啊我走了,将来慕云一定会回来给你报仇!”

    张永清站在她的前面,风吹得他头发乱舞。看着往后移动的山岭,他眯着眼睛兴奋地问:“仙人,咱们要的地方叫紫霄宗吧?还要飞多久才能到?”

    “去宜屏山,咱们的紫霄宗就在那里,到不了天黑就能到了。”谢璟十分愉悦答道。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