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五章 洪荒之西方开光佛
    轰隆隆———

    轰隆巨响,整个世界都像地震来袭般疯狂震动,始球空间的地面不断崩塌。弥漫的烟尘伴随着无数巨大岩石,一同飞上高空,一颗庞大无比的卫星正在逐渐成型。

    被‘六道·地爆天星’吸引至高空的辉夜,仍在垂死挣扎,试图摆脱聚拢来的岩块。可轮回写轮眼被封印,即便她显露本体十尾,她已无力撼动封印形成的囚笼。

    大局已定,佐助和鸣人抱着放松的心态,瞻仰人造月亮的形成。

    “哦,对了,差点忘了你这个恋一母一癖!”

    突然间鸣人想到了什么,露出荡漾且不失变态的笑容,抬脚踢了踢正在装死的黑绝,在对方惊怒的眼神下,抄起辉夜的断臂,连同他一起扔向地爆天星。

    天空中,辉夜所化的十尾挣扎力度渐弱,或许是封印的必要过程,又或许是辉夜给自己留下复活的退路,尾兽们从她体内分离了出来。同时被吐出来的还有斑,作为人柱力,他被抽取了尾兽,现已气息奄奄。

    随着辉夜被封印,始球空间多出一个月亮,她制造出的膨胀求道玉也逐渐石化,被风一吹,散落成黑色细沙,消失在空气中。

    尘埃落定,地爆天星的月球彻底成型,意味着第四次忍界大战宣告落幕,忍者联军获得了最终胜利。事实再一次证明,外星人降临地球妥妥悲剧收场,即便战争发生的地点不是纽约。

    “全都结束了……”杜克懒洋洋躺在地上,感觉身体被掏空,散乱的长发盖住眼睛,他却一下也不想动。

    “杜克叔,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赶紧使用时空间忍术把我们带回忍界啊!”鸣人蹲在杜克身边大喊大叫,佐助也在边上皱着眉头,无限月读需要他们二人联手才能解开。

    尾兽们围在角落里嘀嘀咕咕,始球空间是辉夜的地盘,猛虎虽死余威犹在,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停留。可没哪个敢出来和鸣人一起催促杜克,他们在十尾体内的时候,亲眼看到杜克把查克拉之祖按在地上摩擦,交流过眼神后,觉得有时候怂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六道仙人会把我们通灵回去,你现在只要闭嘴安心等待……哦,对了,提前通知你们,我可能要结婚了。”杜克以手扶额,这一仗打完,貌似没有理由继续拖下去了。

    要不……告诉照美冥,大约十五年后,忍界又会大乱,等解决了那次危机,再接不迟!

    “!”x2

    听到杜克结婚的消息,鸣人和佐助皆是一脸震惊。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表情?”

    鸣人轻咳一声:“呃,杜克叔,恕我直言……你不是一直单身吗?”

    “呵呵,少年,你看到天空那颗闪耀的死兆星了没?”

    鸣人抬抬头,乐呵呵道:“杜克叔别说笑了,这里是始球空间,哪来的星星,月亮倒是有一个。”

    “正是因为你看不见,我才告诉你它在闪!”

    “……”

    ————————————————————————————————

    未知空间!

    火影杜克火急火燎走了进来,前几天忍界大战,他请假没有值班,现在火影世界推平,赶紧过来融合一下记忆,看看有没有出现艾薇阿世界的自己。

    没错,辉夜姬就是火影的最后boss,哪怕这个结局有点烂尾,还向广大青少年揭露了‘再怎么努力,也不如有个好爹’的残酷现实,也是唯一的结局。

    没有黄毛二代,没有戴眼镜的宇智波少女,也没有独居寡妇大蛇丸,那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顺带着,火影杜克还想收收份子钱,毕竟结婚是人生大事,就算自己人该收钱还是要收钱。结果刚进来,就看到五个面生的新人推推搡搡,一副‘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横眉冷眼。

    现场的气氛有点火爆,瞪眼环节变为脱口秀,各式各样有辱斯文的街骂不绝于耳,放任下去,很可能会演变成肢体冲突,甚至升级成自杀现场。

    火影杜克傻眼,这是什么情况,再一看边上蹲着看热闹的西游世界鸟妖杜克,绕过炸药包似的五人组,凑过去也蹲了下来。

    “这五个人什么来头,怎么一见面就吵起来了?”

    鸟妖杜克看热闹正看得开心,当即眉飞色舞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五个人都穿越到了洪荒世界,虽然不是同一个世界,阵营却彼此对立。他们穿越的时间太久,代入了太多感情色彩,所以看对方都不顺眼,哪怕融合完记忆知道大家是自己人。”

    火影杜克挑挑眉毛,指着五人组中间的彪形大汉:“休要骗我,他的画风和洪荒完全不搭!”

    光头、肌肉大汉、皮肤灰白、红色纹身、满身伤疤!

    这造型再来两把混沌之刃,就能去奥林匹斯屠神了,你居然跟我说他是混洪荒的?

    鸟妖杜克阴仄仄一笑:“这个大脑中空的新人,穿越成了巫族。怕熬不过巫妖大战,特意给自己整了个奎爷的造型,想沾沾欧气。”

    杜克闻言一愣,如果是巫族,这造型也不算出格,毕竟还有胯下长蟒蛇的……不对,奎爷一生都在被人利用,哪来的欧气分给你?

    心中默默吐了槽,火影杜克看向鸟妖杜克:“听你这口气,那个巫族新人得罪你了?还有,其他几个人又是谁?这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你也不拦着点!”

    “截教!阐教!西方教!天庭!巫族!这堆人凑起来,你让我怎么拦?”鸟妖杜克摊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我去,要不要这么巧……”

    火影杜克说完,伸手按在鸟妖肩上,开始融合有关洪荒五人组的记忆。记忆有点长,尤其是巫族和天庭的两个新人,他们穿越的年代很久远。

    火影杜克将其打包压缩成zip文件,分别标记上《洪荒1:巫族第十三位纯爷们》、《洪荒2:截教大主管的日常》、《洪荒3:阐教之相亲相爱一家人》、《洪荒4:天庭之官运亨通》、《洪荒5:西方开光佛》的备注名,扔到边上回家慢慢看。

    等等,其他几个槽我就不吐了,这个西方开光佛是什么鬼,欢喜佛的升级版吗?

    火影杜克打包完毕傻眼了,简略翻看了一下西方教杜克道人的记忆,然后就看到了后者的口头禅:女施主,你与我佛有缘,待贫僧给你开个光,好与我共去西方极乐世界!

    嗯……这段记忆果然适合夜深人静时,一个人静静品味!

    至于现在,当然是五人撕逼了,这五大势力间互有龌龊,矛盾几乎不可协调。可惜的是,五个新人虽看对方不顺眼,但也都知道大家不在一个世界,而且本质上都是自己人,战斗仅停留在嘴上,各自喷完之后气呼呼离开了。

    “这就结束了,我才刚来好吧!”火影杜克咂咂嘴,颇有些意犹未尽。

    鸟妖白了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火影杜克:“看自己和自己吵架,居然还幸灾乐祸,你已经没救了。”

    “哈!?”

    火影杜克回以鄙夷的眼神:“呵呵,你怕不是忘了,最先蹲在角落里看热闹的人是谁,我依稀记得那是一张面目可憎的无耻鸟脸。”

    明明所有的杜克都没救了,凭什么把我火影杜克单独拉出来说事!

    鸟妖杜克冷哼一声:“哼,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愿闻其详!”

    “你自己翻看记忆不就知道了,都已经交换过了。”

    “记忆太多了,我打算回去之后慢慢追!”

    鸟妖杜克白眼一翻:“事情是这样的,刚刚交换完记忆,五个家伙就因为彼此身份的缘故,开始吹胡子瞪眼。我本打算做和事佬劝架,结果他们非说我是妖族,和天庭的新人是一伙的……”

    “尤其是那个大脑中空的巫族,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当场弄死我,真是日了狗了,巫妖之战和我有半毛钱关系!热脸贴冷屁股上,我索性站边上看他们吵吵!”

    火影杜克连连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是你这张鸟脸太拉仇恨了。”

    鸟妖杜克表示,不想对自己英俊的面容多做辩解,扯开话题:“上一次值班你没来,给你代岗的型月杜克遇到了新人,这段记忆你别忽略了,挺有意思的。”

    火影杜克闻言,当即静下心来,绕过五个打包压缩的备注名,浏览起型月杜克的记忆,看完之后,当即喷出一口老血。

    “这厮好生无耻,洗劫了间桐家,殴打精通奇淫技巧的老爷爷不说,还把人家小萝莉掳走,是准备玩大胸+女徒弟+魔法少女の养成游戏吗?”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