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13章 情窦初开
    “嘿!”

    一个柔弱而清脆的声音。

    艾德慕抬起头。

    在摇曳的地牢火把的光芒下,一张俊俏的小脸在铁栏杆外显得怯生生的。

    一只雪白的小手从铁栏杆的缝隙里伸了进来,递进来一个酒皮囊。

    神情憔悴的艾德慕看见酒囊精神一震。

    他大步走过来,拿起酒皮囊,手伸出铁栏杆摸摸小可爱的头发:“艾琳妮亚,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从小侧门钻进来的。”艾琳妮亚略微兴奋的语气。她大大的眼睛看着艾德慕,眼神里有很多小情绪堆积。

    艾德慕拧开皮囊的塞子,仰头灌了一口酒,咕隆一声大响,他咽下好大一口酒,然而,皮囊里并不是酒:“牛奶?”

    “是的,姐姐说牛奶喝了对身体好,能让人更健康强壮。”

    “是简妮夫人叫你送来的?”

    “才不是呢,是姐姐吃早餐的时候对我说的,要我多喝牛奶,我就想到你了啊!你在地牢里,一定喝不到新鲜的牛奶,所以我就叫佣人们把牛奶灌进酒囊里。要是用其他的东西装,递不进来这栏杆的。”

    “你以前来过地牢?”

    小姑娘点点头:“峭岩城的很多荒废的地方我都去过呢。不过”

    艾德慕心中涌起小小的感动,他可是玷污了这个小姑娘。这件事情,说实话,他非常羞愧,也对艾琳妮亚很愧疚!

    他了解自己,喝醉酒后的确会做出一些荒唐的事情,河间地的很多贵妇和他都有过酒后一夜,这也是父亲霍斯特公爵对他非常不喜欢的地方。

    父亲霍斯特认为,一个像艾德慕这样风花雪的男人,难成大器。

    “不过什么呢?”艾德慕心里盘算如何向艾琳妮亚开口说一声对不起。可是,这有任何意思么?会不会反而对小姑娘并不好!这种事情,不说应该比说好吧!

    小姑娘对他有些小孩对大人的那一丝丝的畏惧,还有一点好奇,毕竟他是河间地人,还有大部分的好感,看不见她眼里对自己的憎恨、厌恶、也看不见艾德慕带给她的屈辱,更看不见那件事情后小女孩子的自卑情绪。

    小姑娘看起来阳光多于阴影!

    “不过,我给你的牛奶,不是给我们喝的牛奶呢?”艾琳妮亚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非常好看。她的笑容也很美,就好像一个小天使。

    “哦,那是什么呢?”

    “我有一只里斯猫。”

    “嗯哼,我看见过,非常漂亮。”

    “我想给你拿牛奶,可是怕姐姐发现,她很聪明的,她很多时候看我一眼就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我就不敢问仆人拿新鲜好喝的牛奶,我就说我的里斯猫要喝牛奶我的猫是姐姐给我的,姐姐的猫呢,是姐夫在凯岩城订婚的时候送给她的,泰温公爵是我姐姐的养父呢我叫女佣们用酒囊给我灌最好喝的牛奶喂猫,而且呢,还要加热保温的,要加糖的,她们就给了我这个皮囊牛奶呢,好喝吗?”

    这些话的信息量实在是有些大。艾德慕第一次得知简妮是泰温的养女。

    “非常甜,也很好喝,你真聪明!虽然是酒囊,牛奶里却没有一丝的酒气。”艾德慕由衷赞美。同时心想,等这个天真的小姑娘长大懂事后,不知道会多么痛恨我夺去了她的贞操。这是她未来的丈夫很看重的一点,这也是一个名门淑女的污点,有损荣誉。

    “只要你喜欢我就很开心噢!我的佣人都知道我的里斯猫的嘴很馋也很挑,她们用热水洗这酒囊洗了好多遍,如果有一点的酒气,里斯猫是嗅一下就走掉的。姐姐说,为心爱的男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艾琳妮亚小脸红了,羞涩的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她的两只小手扭在一起,显示出内心的纠结和不安。

    艾德慕听得胸膛如中闷击!

    这个小姑娘是在说什么?

    为心爱的男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

    她在想什么呢?

    她不过还是个孩子!艾德慕难以置信!

    艾德慕抓起酒囊给自己狠狠的灌了几口牛奶,就好像喝下去的是酒。然后他感觉全身发热,鼻尖和额头冒汗,牛奶的确还是温热的,但并不是烈酒。

    “听我说,艾琳妮亚我们之间的呃那件事情对吧”他说不下去了,只好又举起皮囊。他发觉自己无法面对艾琳妮亚的忽闪忽闪的带着一丝畏怯的大眼睛。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会长大的,艾德慕大人。”艾琳妮亚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最多再等我一年。”

    “不,不是这样的”艾德慕觉得这件事情好麻烦,比决斗还更令人难以面对。

    “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我的家庭。我的妈妈是香料商人的女儿,这我知道,但我不是,我是伯爵夫人的女儿。我的姐姐的养父是泰温公爵,如果,如果你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也可以请求我的姐姐和姐夫去给泰温公爵求情,请求他也收我做养女。艾德慕大人,我希望我能配得上你,我会好好学习淑女礼仪,不会让你的荣誉受损的!”

    艾德慕的眼睛瞪圆,嘴巴张大,看着一脸稚气的小姑娘一本正经的给他上课,他突然发觉自己无言以对。

    “我其实什么都知道”艾琳妮亚突然声音放低,脸色绯红,“我常常在白天趴在门缝看我爸爸和妈妈在房间里亲热呢。我的姐姐和姐夫结婚后从凯岩城回来,那天晚上的声音好大,我趴在窗口边看他们呢我什么都知道,艾德慕大人。”

    艾德慕目瞪口呆!

    没有什么人生经历的小姑娘以为她什么都知道?她还是好稚嫩啊!

    真正什么都知道的艾德慕发觉自己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一般。

    “是你想还是你的父母教你的”

    “你是河间地徒利家族的继承人呢,谁不想嫁给你这样的大贵族呢?未来的你是河间地的大领主,和泰温公爵的地位一样。我嫁给你,我就超过了姐姐简妮和哥哥雷纳德,我说得对吗?如果你娶我,今后,我就是尊敬的艾德慕公爵大人的夫人呢。除了国王,谁的地位也大不过我,爸爸也不行!他只是个伯爵。姐夫就更不行了啊,他连伯爵都不是!姐姐呢,最多就是个公爵的养女,而我会是公爵的夫人啊!”

    艾德慕吃惊的看着艾琳妮亚,他不敢相信一个小姑娘竟然如此世事洞明,这些世俗的话从她的小嘴里吐出来,偏偏又是那么天真无邪的样子,他感觉一颗巨大的鹅蛋塞住了自己的喉咙,他呼吸困难,脸上的热汗更是流得厉害了。

    “你很热?”艾琳妮亚关切的眼神,“我会去找我的姐姐,我去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先放你出来。”

    “那个魔山关押我的,没有人敢放我出来吧!”

    “姐夫已经不在峭岩城。”

    “他干什么去了?”

    “他去迎接你的三十万金龙币了,西境多山,很多山脉里的金矿都挖光了,一些矿工和雇佣兵就成了山贼。姐夫怕山贼万一知道了风声抢走了你的金龙,他带了一百多个士兵,我的舅舅罗佛也跟着去了,还有那个克里冈村的大秃子也去了,就是那个脸老是一抽一抽的家伙,我很不喜欢他。他把达蒙伯爵的右手泡酒,装在大玻璃瓶里,没事就拿出来强迫别人欣赏,他头脑不太清楚,看人的眼神像钉子,有点可怕!”

    然而艾德慕看出小姑娘并不那么害怕波利佛克里冈,从她的眼神里能看出来这一点。

    “你好像并不特别的怕他。”

    “对,他是我姐夫的一条狗啊,再凶恶也不会咬我的啊!我只是有点小怕他。”艾琳妮亚坦然道。

    艾德慕发觉小姑娘变得镇定,话语也更流利,对他的生分和那一丝畏惧在她的大眼睛里看不见了。

    “艾琳妮亚,你能帮我出去吗?我的父亲生病了,我得回去看他。”

    “我有个办法能让你回去,但是我知道你回去后就不会来看我了,你觉得我是个小孩,什么都不懂,你很快就会和你的朋友们混在一起,喝酒打猎逛妓院,对吧,男人都这样的。你还会去君临城参与比武大会,君临的妓院、贵妇和仕女很多,以你的家族地位,她们都会愿意和你好上的,然后你就会把我彻底忘记,忘记得干干净净,是不是?”

    艾德慕看着艾琳妮亚的开开合合的小红嘴,对她后面的话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只关心艾琳妮亚说的第一句话:我有个办法能让你回去!

    “嘿,美丽的艾琳妮亚,你说你有个办法能让我回去?”

    “是啊!”

    “什么办法?”

    “你回去了就会忘记我的,是不是?就再也不会想起我了。就算今后我长大,你也单身,但你还是不会想起我的,更不会来这里看我的,我知道的。”小姑娘抿紧嘴嘴唇,好像内心在挣扎。

    “不,绝对不会!”艾德慕决定说谎,“如果你今后长大,我还单身,我一定会来娶你,我保证!”

    “你说真的?”艾琳妮亚的大眼睛满是闪亮的晶光,“你发誓!”

    “我发誓!”艾德慕发觉自己的心肠突然之间硬如铁石。

    希蓓尔夫人已经检查过艾琳妮亚的身体,并无明显的伤痕。

    这几天的时间也令她冷静下来,艾琳妮亚的情绪也很稳定,并且明确表示今后长大了会嫁给艾德慕。想想以艾德慕的家世,艾琳妮亚嫁给他是真真正正的高攀了,就好像她当年宁愿赔钱也要嫁给加文伯爵一样。

    艾德慕今年二十五岁,比艾琳妮亚仅仅大一十四岁,这点年龄差距并不算什么,有的贵族老爷娶的新夫人,年龄上大三十岁的都不少。

    只是,艾德慕不是个轻易屈就的贵族少爷,他的脾气很大,并不肯答应和艾琳妮亚订婚,他只肯答应接受赔偿。要不是魔山一定要把他关起来,希蓓尔夫人觉得接受赔偿也是可以接受的,比如,十万金龙币?或者五十万?这要价好像有点高,但艾德慕是金主。

    可可可!

    有仆人在敲门。

    “进来!”

    进来的是监狱的牢头:“夫人,艾德慕大人请求能见你一面。”

    魔山不在,加文伯爵去巡视南边的领地了,简妮在忙着接待来自西境各地的陆陆续续到来的贵族,卖给他们温度计、沙漏、收取他们的金龙,传授给他们牛奶消毒法。

    这是泰温公爵的政令,虽然有点强人所难,剥夺了峭岩城靠牛奶大赚一笔的机会,但魔山表示应该坚决执行,不要和泰温公爵讨价还价。

    简妮和亚萨学士也仅仅传授给这些西境贵族一种牛奶消毒法,能保鲜时间长的,不会说。亚萨学士也在帮着简妮做事。

    “艾德慕有说过想说什么吗?”

    “艾德慕好像想通了,他可能会向夫人提出订婚!”狱卒队长恭恭敬敬的说道。

    “哦!”希蓓尔夫人有反应迟钝的迟疑,随后心中大喜起来。

    她笑了,忍不住心中的喜悦,这惊喜来得有些突然:“赶紧先放了艾德慕大人,安排他好好的梳洗打扮,我也需要时间化妆!”

    “是,夫人!”

    艾德慕换了一身亮金色条纹的礼服,腰间拴了一条有蓝宝石点缀的腰带,肩膀上用银色鳟鱼的别针夹了一条华丽丝绸的披风,头发梳得很整齐,满口的大络腮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眼神中的凌厉消失,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仿佛从一个粗豪的青年变身成了一个棱角分明的坚毅少年。

    房间里有打扮得非常高贵典雅的希蓓尔夫人,简妮夫人,还有一脸随和笑容的亚萨学士。

    “艾德慕伯爵,你说有事找我。”希蓓尔夫人开门见山。她收起了笑容和喜悦,脸色又冷又硬,对艾德慕保持着伯爵夫人的淡漠和疏远感。

    “夫人事已至此我愿意承担那晚的责任艾琳妮亚马上十二岁了天真甜美,身材苗条,发育很好,就好像是十五岁的少女,我希望能和她先订婚,等她来了月事,我们再完婚。我要为维斯特林家族和徒利家族的荣誉负责。”艾德慕结结巴巴的语气开口,坚定干脆的言辞完结。

    希蓓尔夫人亲耳听见艾德慕的话,亲眼看见艾德慕的人,她的内心喜悦充溢了她的心灵,然而她淡淡说道:“艾德慕大人,这件事情,我会和加文伯爵,格雷果爵士说的。加文伯爵也许两天后就会回来吧,格雷果爵士大约要三天时间,你能给我们几天时间吗?”

    “如您所愿,夫人!”艾德慕欠身,半鞠躬,优雅礼貌。

    希蓓尔夫人看向简妮和亚萨学士,简妮和亚萨学士点了点头。

    简妮说道:“艾德慕大人,请原谅格雷果爵士的粗暴和鲁莽,我在这里替他向你道歉,很抱歉,他不该把你关进地牢的,这不是待客的礼节。”

    “是我自己有错在先,夫人,在地牢的时间里,七神提醒我,让我及时的修正我的错误,让一切回归祥和喜悦。维斯特林家族的荣誉,声望,古老,和徒利家族相比毫不逊色。我相信艾琳妮亚是七神送到我身边的美丽精灵,我愿意娶她!”艾德慕彬彬有礼,尽显大贵族的底蕴。

    三天后,魔山和加文伯爵一起回来,简妮和希蓓尔夫人在城外去迎接,同行的还有把面修得干净整洁的艾德慕伯爵。

    ps今天有事,更新晚点,歉意,还好赶在零点之前发一章。1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